闷热的夏夜,被蝉鸣与夜色笼罩的校园里一派寂静.   不过,在校园的一角,还有一间屋子里亮着灯火。   离近一点就会发现,那是空手道社的活动室,而里面正一声一声的传来呼喝。   这声音来自在空手道场的榻榻米上那个正在一招一式演练不止的高挑女生— —高中女子空手道冠军,毛利兰.   「呼!——呀!——」   兰水灵的大眼睛直视前方,认真的挥舞着拳脚.   身着洁白道服的躯体矫健的闪动着,汗水随着她长长秀发的甩动洒落到草蓆 之上。   马上就是又一轮的全国大赛了,认真的兰想努力在赛前再提高一下自己的水 平。   「呵呀——!」   兰踢出一记高扫腿,修长的大腿、绷直的脚面、颀秀的脚趾在空气中划出一 道纯白的轨迹.   的确是标准而且充满了威力的一脚.   「哈……哈……」   这一击之后,兰俯下身喘息起来。   道服宽松的上衣前襟垂了下来,胸前隐约显露出一道圆润的乳沟。   原来因为天气实在太热,又加上只有自己一人在这里练习,兰索性脱掉了内 衣,在裸体上直接套上了道服。   不过,兰做到这个程度,真是只是因为想赢比赛吗?   还是说,她是在借助这种拚命的训练来排解心中的什么寂寞之情呢?   这种事情,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兰调整好呼吸,理好道服,发现自己的乳头烫了起来——没穿内衣就做出那些激烈的动作,粗布道服必然会一直刺激敏感的乳头和下 体.   虽然专心练习的时候没有感觉,可一旦松懈下来,刺激带来的情欲就会逐渐 显露了。   「啊……」   兰有些害羞的摀住胸口,两手不由自主得在胸前和胯间摩擦了几下,「新一 ……」。   默念道这个名字,兰俊俏的瓜子形脸庞上顿时浮现出寂寞的神情。   她咬了咬下唇,压下了情欲,准备换下道服回家。   而就在这时,空手道社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兰吃了一惊,身体自动回转,摆好了架势。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男子,因为站在门外的夜幕之中所以看不清面孔,只能看 出他身材很高大,而且并非自己认识的人。   「谁?」   兰警惕的问——   这个人不是校工,校工是个矮小的老人。   「大概……」   男子慢条斯理的回答道:「是可以被称为「坏人」的那一类人吧?」踏着这句话的尾音,男子猛冲向了毛利兰.   坏人!——   这个自我介绍对於兰来说已经足够了。   作为侦探和律师的女儿,兰从型被提醒、教导、警告过一次又一次对付坏 人的方法。那就是——这一身学来自卫的武艺!   兰出腿了,一如既往笔直的扫腿。   纯白的轨迹狠狠命中男子的脸,将他向冲来的高大身躯硬生生改变了方向, 向一旁摔倒下去。   头部受到这样的重击,一般人理应顿时昏迷过去。   可是,这男子并非是一般人,虽然仍不免失去平衡倒地,但他以一个漂亮的 受身就地一滚,在几步之外稳住了身形。   这个时候,如果毛利兰立刻转身逃跑的话,被踢得晕头转向的男人是肯定无 法追上她的。   可是,兰恰恰是个有点太过理想化的女生——   的确,之前有无数的所谓坏人被她这双腿踢翻在地而进了警局;的确,她跟着她父亲和男朋友经历过各种阴谋与恶行的考验——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她应该像现在这样站在一个明显图谋不轨的高大男人面 前,想要凭着一己之力将其降服。   没必要,而且……做不到。   「真是……够厉害的。看来我在号子里也是蹲的太久啦……」男子捂着头, 缓缓站了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是开玩笑的话,实在太过分了!」兰呵斥道。   「我是觉得你很漂亮,想要拉你去当偶像明星的星探……」男人撇了撇嘴。   「哈?」   兰诧异了……   一瞬间.   就在这个瞬间,男子闪到了她的面前——   「这句话才是开玩笑的。」   通的一下,兰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拉入到了地狱之中——那是因为小腹被重拳猛击而造成的巨大痛苦与窒息感。   「唔呃……」   兰急忙后撤出几步,胃里一阵翻腾,终於「哇」的一声吐出一股胃液。   「而我是要杀你的坏人这点,就不是开玩笑了。」男子冷笑着向兰靠近。   的确不是玩笑,兰已经通过这剧痛完全清楚了,於是她在男子踏入范围的刹 那以全力再度踢出她最得意的扫腿。   可这一次,以往战无不胜的扫腿被轻易的抓住了——并非男子在方才隐藏实力,而是因为腹部的疼痛使兰的动作变慢,这一击失 去了原本的威力。   一手抓住兰无力化的踢腿,男子的另一手顺着兰的大腿直击中了空手道女生 已经毫无防护的胯下。   「唔——!」   兰只觉得下身一麻,支撑身体的另一只腿顿时失去了力气,全身瘫软在地。   片刻之后,难以想像的剧痛便从下身蔓延到了全身。   在这剧痛的侵袭下,兰根本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双手摀住下身低声呻 吟着。   看着在自己身下作出一副手淫的动作,哀鸣不止的兰,男子的眼中闪现出骇 人的光芒。   那就如同是飢饿者见到美食、贪婪者见到财宝一般的神情。   他放下兰的腿,专注的看着面前小美人儿的挣扎。   「唔……救命……」   兰这时终於想到应该逃走与求救,她努力翻过身子向门口爬去。   可是,还没爬出两步,男子一把抓住了长发,使兰猛的仰起头来,露出白皙 的玉颈.   随后,男子骑上兰的后背,一把搂住兰的脖子,双腿死死环抱住兰的小蛮腰, 身体一扭将兰翻了过来。   男子躺在兰的身下,一手勒住她的脖子,两脚紧箍兰的腰肢,如同一个巨大 的龟壳依附在兰的身后。   兰的双脚使劲的踏着地面,想要鲤鱼打挺的站起来,但是身后男子的重量使 这个尝试完全徒劳;她又想掰开男子的双腿,但是一个纤细的女高中生无论如何武艺超群也不可 能用手掰开一个同样习武的高大男子的双腿吧;最后,兰尝试想要再翻回去,但身后的男子完美的把握了中心,任凭兰的腰 肢如何扭动也只能像不倒翁似的晃动几下,绝无翻身的希望。   身材修长的兰,此刻也就只能如同被掀翻的乌龟一样徒劳挣扎。   「来,请去死吧。」   男子狞笑着,他一边贪婪的嗅着兰的发香,一边收紧了勒住兰脖子的臂膀。   「咯啊……」   兰的喉咙里漏出窒息的哀鸣,挣扎也更加猛烈了起来。   她知道,必须依靠仅剩的这点氧气逃脱,如果做不到的话……做不到的话……   兰不敢往下想了。   赤裸的双足狠狠的蹬踏着地面,发出砰砰的闷响;双手也奋力的击打缠在腰部的男子的腿,啪啪啪啪……但是男子丝毫不为所动,他感受着兰的挣扎,阳具随着兰脊背扭来扭去的摩 擦,逐渐膨胀勃起来。   兰之前已经出了一身的汗,现在更是在惊恐的挣扎之下汗流浃背。   少女的香气混合这汗液越发的浓郁起来。   在因为无法呼吸而痛苦不已的兰的身后,男子则大口大口的吸着她青春活力 的生命芬芳。   而且因为兰努力想要抬起身子,於是后颈全部露了出来——顺着她脖子与道服后领之间空隙,洁白柔润的玉背被男子看了个一清二楚。   「唔……小美人儿,你真的好香啊。而且竟然没穿内衣吗?一个人在这里裸 体练习,你还真是够骚的啊……」看到小兰的后背没有乳罩的扣带,完全掌握了局势的男子在兰的耳旁低语起 了淫亵的言辞.   「咯……啊……啊……!」   窒息与羞怒的双重冲击下,兰白皙的俏脸涨得通红.   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似乎要喷出火来。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不能!——   小兰在窒息的痛苦与即将被杀的恐惧中振作起来。   她停下无用的多余动作,将全身的力气集中在双臂上,用力将一只手插进男 子手臂与自己的脖子之间.   兰的皮肤本来就很光滑,加上出了那么多汗水,所以即使男子用力箍筋手臂 也依然让兰阻挡之手插入了空隙。   之后,兰双臂交叉成十字,意图运用槓桿原理将男子的手臂撬开.   兰那双看似纤细的手臂就竟然有着如此的力量,这是凶手始料未及的。   「唔——嗯——!」   兰紧咬牙关,全身发力,果然使得男子施以窒息的毒手松开了一点.   珍贵的空气一下子流入了肺里,兰已经开始昏沉的头脑为止一亮。   「救命H命啊!」   少女奋力的呼喊起来。   在这个去哪里都能遇到杀人事件的世界,警察也是拼了命的加强巡逻戒备, 如果再喊几声的话,应该就有巡夜的民警前来相救了吧?   「不得了啊小美人儿……」   男子以猥亵的声音冷笑道:「不过,我可是还有另一只手哦?」男子说着,一把将闲置的手伸进了兰道服的领口之中,紧紧握住了兰翘翘的 乳房!   男子顿时感到了满把温香软玉的触感,而兰则只觉得一股噁心讨厌的刺激从 胸口袭来。   「咿呀——!不要!」   小兰惊叫着,连忙伸手去抵挡对自己私密部位的袭击。   可是,少女这基於羞耻心的选择,使得她同时放弃了支撑呼吸道的槓槓,男 子的胳膊又一次紧紧压迫住了她的气管。   「唔呃!」   窒息感在此袭来,小兰想要后悔已经晚了。   男子微妙的改变了锁颈的位置,小兰插进空隙的那只手也已经被牢牢锁住, 成为了窒息她自己的另一道枷锁.   「咯……咯……咿……呀……!」   兰绝望的想要发出声音,小小的舌头伸出了小嘴,声音确实一点也发不出来。   另一方面,男子的手仍在肆无忌惮的揉弄兰的乳房:   一下子握紧,一下子抚摸,一下子按揉,最后更用手指挑逗起兰的乳头来。   随着男子的威胁,兰刚才用意志压抑下去的性欲,竟然在这时又被挑动了起 来。   「嗯——!嗯——!」   少女皱起眉头,紧闭眼口,想要抵抗欲望的侵袭.   但窒息的痛苦与双乳传来的一阵阵的酥麻刺激,很快击溃了她的意志。   在绝望与羞怒的驱使下,少女使劲的击打、推扳着在她双乳上放肆不已的毒 手,啪、啪的声音回响在寂静的空手道场。   而在抵抗的同时,兰的双腿则紧贴在相互摩擦了起来。   兰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眼前惊醒乱舞,而股间则传来一阵阵麻痒的冲动, 自己小穴似乎在渴望着有什么粗大的东西往里狠狠的插上几下。   这种痛苦与渴求让小兰再次拚命的扭起腰来,脊背也一挺一挺的,拍打着男 人的小腹。   「你这小骚货……兴奋了吗?说来,你似乎从来没让你那个走哪哪死人的小 白脸情郎碰过你呢……哼哼,所以说,你真是个闷骚的女孩子啊,啊?」「唔……哇……啊……救…………新…一……救…我……」兰似乎已经听不见男子的猥亵话语了,她的表情开始松弛下来,口水沿着伸 出的舌头从嘴角滑落。   一双眼睛没有焦距的望着道场的天花板。   男子赶到兰的乳头突然变得更硬了,心知这孩子已经产生窒息的快感,就要 不行了。   果然,兰那只反抗的手失去了力气,只是无力的拍打、推蹭着男子的魔爪。   一双长腿的摩擦也缓慢了下来,渐渐伸直,无力的蹬着地面。   从领口与秀发间溢出的香气空前浓郁起来,随着少女生命的丧失,她身上青 春的芬芳也一股脑的发散了。   又过了一会儿,毛利兰的全身突然紧绷了起来:   她的小腰向上拱起,宛如一座小小的拱桥;   她的双腿则像之前提出扫腿一般,从大腿直到脚尖,绷的笔直笔直,直挺挺 微微抬了起来;她唯一自由的手臂向天上伸出去,纤细的手指在空中乱挥乱抓了几下。   然后,啪嗒一声,腰肢、双脚和手臂,重重的瘫软在了地面。   男子赶到身上的躯体在僵硬的挺了几下后,一下子沉了下来、软了下来。   随后,他听到一阵细弱的水流低落草蓆的声响——毛利兰失禁了,漏出膀胱的尿水将她心爱的洁白道服打湿的一塌糊涂.   男子再等了一会儿,方才放开手臂,从兰的身下爬出来。   他站起身,俯视着在他面前玉体横陈的美丽少女。   毛利兰面庞的表情已经松弛下来,满头秀发凌乱的铺散在脑后。   秀眉下,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睁着,眼角还挂着两行清泪,似乎是不明白为什 么自己会遭此厄运,又像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就这样死在这熟悉的道场里.   兰的小嘴微张,微露出小小的舌头,口水混同从小巧鼻子中流出的鼻涕与眼 泪,将秀丽的面庞弄得邋邋遢遢,却也显出一派可爱的淒美来。   兰道服的领口早被拉开了,从玉颈到前胸都露了出来。   一只梨子形的乳房也暴露在外。那如同羊脂玉一般洁白到透明的乳房上,勃 立着一颗鲜红的乳头.   乳头与乳房的大小都很适中,配上兰纤细健美的身材真是绝美。   兰的一双手臂,一只还放在脖子之上,一只则与身侧呈九十度,直直伸在一 旁,指尖还在微微的抽搐着。   细腰之下,兰的两条长腿直直的伸着。   洁白的道服裤子在股间的位置一片淫湿,打湿裤子的微微泛黄的液体在草蓆 上扩散开去,不但将裤腿也一并打湿,更发出阵阵骚味——平日里正经认真的毛利兰却像一只雌鹿一样,以自己的尿液来彰显着自身的 性感。   看着毛利兰这淒惨而性感的尸体,男子忍不住发自肺腑的快意与激动。   这么漂亮的大姑娘,这么好的武艺,如果再练上几年,在武术界成为一个美 丽无敌的传说也未尝不可能。   但是现在,这娇美的、充满生机的花朵,已经被自己狠狠折断、连根拔起了!   女子高中生空手道冠军毛利兰,已经被他亲手杀了死了——以这样羞耻而魅惑的姿态死在了他的面前!   「好啊……现在你已经完全属於我了……我要玩弄你,直达你彻底枯萎而被 我丢弃!」男子狞笑着,双手伸向了兰束在腰间的黑带。   「嗖」   黑带被解开了。   男人撩开兰的道服褂子,一片白花花的晶莹如碧的肌肤展露在他眼前。   因为持续锻炼而盈盈一握的蛮腰,竟然没有什么显着的肌肉——这孩子的肉体真是天生的美人坯子!   男子盯着兰圆而深的小肚脐,忍不住将头埋上去又闻又舔。   小兰的肚脐里比其他地方散发出更浓的香气,舔起来的味道鹹鹹的、涩涩的 ——如同青涩果实的味道。   男子疯狂的对兰的肚脐舔舐了着,另两只手则抓住兰的裤子一个劲儿往下扒。   在这无礼粗暴的动作中兰的下腹、胯部、大腿,逐一失去了保护,可是原来 那么保守矜持的女孩子现在只是茫然的望着天花板,身体随着男子的动作一晃、 一晃……终於吸够了兰的肚脐,男子抬起头来,意外的发现兰竟然没穿内裤,洁白的 肉鲍展露在眼前。   「小荡妇,没想到你竟然连内裤都没穿?」   男子笑着,抚摸起兰柔嫩的私处——   洁白的小丘上还沾着刚刚失禁的尿液,手感十分光滑。   小兰也是十八岁左右的年纪,私处竟然一根毛也没有,赫然是一个小白虎啊!   男子舔了舔沾在手上的尿水,仔细了品位了一会儿这矜持少女的骚媚。   之后,他一把将兰的裤子整个褪了下来。   两条顺溜修长的大白腿一览无余——   兰这双踢到了无数坏蛋的美腿,现在被战胜了她的男子肆意的摆弄起来。   男子一会儿将整根大腿紧紧抱住,如同弹奏琵琶似的摆弄,一会儿又张开嘴 吮吸那十根细长整齐的脚趾。   随着大腿的摆动,小兰木然的摇晃着玉琢般的身子,两只白梨肉似的乳房也 随之果冻般的抖动着。   玩了一会儿,男子又用手指在脚心上搔动几下,可爱的脚趾头似乎随之抽搐 了一下,但除此之外可怜的小兰已经没有任何反应了。   男人将小兰的两条玉腿抬来弯去,畅意的玩了个遍。   这时小兰的身体已经渐渐的凉的下来,正因为闷热和兽欲而燥热难耐的男子 摸到少女已经发凉的肌肤,再也按捺不住,脱了裤子,一把紧紧抱住了小兰的躯 体.   他伸出舌头探进少女微张的口中,西里咕噜的搜刮起来;而胯下火烫的铁棍 则一口气插进了小兰从没给男人碰过的私密之穴。   湿滑的口腔、紧实的肉壁,上下同时传来至高的快感。   男子一边继续搅动、嘬吸着兰无力的舌头,一边挺起腰来开始狠肏起身下的 娇躯.   正如男子预料的,兰在死前已经因为窒息和挑逗而动情,阴道里已经有一些 爱液分泌出来。   现在,爱液已经随着尸体体温的降低而变冷,对火烫的阳具来说真是最佳的 刺激!   插入的过程中,男子并没有感到处女膜的阻挡,但这肯定是因为长期剧烈的 锻炼使得处女膜提早破掉了。   为什么这么确定呢?   因为在死后也如此紧致细小的阴道本身,就足够证明兰无疑是个纯洁的处女。   男子抓着兰圆翘的屁股,一次次的再兰的体内冲锋着,并在狂吻下将快意的 吼叫全都呼进了兰的口中。   兰的胸膛因此开始再度起伏起来,说来着或许也算是一种人工呼吸吧。   男子干的兴起,将兰的双腿搭到自己肩上,又将她拦腰抱起,以更紧密的姿 势对她继续狂吻、奸淫。   兰离开地面的头颅随着男子的抽插一点一点的,无神的双眼在天花板与自己 的胸口之间来回扫视,满头长发也随之飘舞起来,煞是好看。   兰的体表虽然已经冰冷,但是阴道的深处仍然是温热的。   随着男子抽插的深入,这残余的温度开始温柔的包裹在他的阳具周围,使他 获得了更大的快感。   「唔!小骚货!小美人儿!我爱死了你了!爱死你了!」男子奋力的干着,将兰的身体整个抬了起来,以站立的姿势射精了。   浊白的精液充入了小兰尚温暖的体内,注入了她再无可能生育的子宫之中。   随着射精的冲动,男子将头埋进小兰跳动的乳房之中,一口咬住了姑娘的一 颗奶头.   鲜红的小樱桃已经冰凉,却依然硬梆梆的。   充满弹性的触感在牙齿间激荡,男人大叫一声,硬生生将那奶头咬了下来。   男子大叫着,将小兰的身体扔在了地上。啪嗒一声,小兰带着茫然的神情摔 在草蓆上,残损的双乳来回摇晃,体内的精液也被震出了一些。   男人一口气吞下那颗乳头,胯下又昂然勃起起来。再次朝兰扑去。   这次,男人用兰凉凉的乳房夹住了自己的傢伙。   一边揉搓,一边抽插。   兰已经死了,乳房的伤口里只是微微渗出一点点血迹.   她冰凉的乳房一开始颇为硬挺,再男子又揉又干了几下之后逐渐的回暖软化 了,成为了真正两团温香软玉。   男人的傢伙被这若有似无的温柔乡包裹着,有用双脚把兰的头抬起来,让她 的小嘴就过来含住自己的龟头.   兰的舌头柔柔的蹭着那红亮的丑物,满嘴的口水流下拉出了一条白线。   「哈哈哈!以前每人这么玩你,以后也不会有了!你彻底是我的东西啦!」男人大笑着,一把搂住兰的头,只听嘎啦一声——小兰细嫩的美颈便被残酷的折断了。   同时,男子在小兰的嘴里又一次射精。   精液从兰的小嘴里溢出后还在射个不停,随着那颗螓首无力的向后垂下,又 将兰的秀发、脸颊、甚至死不瞑目的双眼都沾染的一片白浊。   之后,男人心满意足的站起来。   「真是不错,也难怪把那男人迷得对其他人都看不上呢!」男子捡起兰的道服擦乾净下身,随手将那衣服扔到了姑娘那被糟蹋的惨不忍 睹的身子上。   「对了,末了还是得给人家也留份礼物……」   男人嘟囔着,在道场的木工箱里找出一把手锯。   转回来提起兰的头发,朝那断了的脖子上卡卡两下,将美人的一颗头颅给卸 了下来。   再将那身子再套上道服,摆了个姿势。   之后提着兰的滴着口水、精液和血滴,死不瞑目的首级消失在到场外的黑暗 中。   第二天,当阳光洒在道场的时候,帝丹高中的男女学生们看到了让他们永生 难忘的震骇情景——一个洁白美丽的无头女子躺在道场的中央,凌乱的道服下两只奶子仍然翘翘 的朝向上空;她的下身则一丝不挂,坐在一滩尿液上岔开大腿,似乎等待着有人来侵犯那 光滑的、挂着乾涸精液的私处……道服上书写的名字是——   毛利兰.   空手道女冠军、高中神探的女朋友、校花……   就已这样的姿态展露了她的死相。   在一片寂静的围观中,响起了一声拍照的声音——随后,手机的摄影头纷纷对准兰羞耻的尸体,以「保留证据」的名义拍摄不 止。   一些围观的学生不自觉的流下口水,发出了粗重的喘息。   盯着那具艳尸,直到警察前来驱散。   在另一处,堆满各种古怪仪器的实验室中——   「多谢了。那么按照说好的,新身份、钱以及那个药都放到指定地点了。」灰原哀挂上了电话。瞥了一眼的阿笠博士。   「小哀啊,没想到你真的这么狠。」博士说道。   「我才是没想到博士你居然会支持。」   「怎么说呐,我可是看好你和新一的啦。再者说……」老博士举起手里的东西,慈祥的淫笑道:「我早就幻想小兰帮我这么做了呢 ……」说着,他把做好防腐处理,上着淡妆、微睁双眼的小兰的头颅放到胯下,将 老屌插进了小兰的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