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第一次見到我的小姨子時,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後悔!後悔為什麼沒有先認識她,而先認識我老婆呢?”  

  我丈母娘共有三個女兒,三個女兒的樣貌姿色,不知為何,竟是愈小的愈漂亮。大姐的相貌及才智平平,而排行第二(我老婆),姿色屬中上,排第三的小姨子,就格外出眾。不僅樣貌酷似影星王馨平,身材更是凹凸有致,有過之而無不及,難得的是聰明慧黠,且極有女人的妩媚。  

  每當她親切的喚我:“姐夫”時,奇怪的是,語氣並不嗲,但往往就有讓我有一種陶醉的感覺!  

  當她從台北護理學院畢業後不久,就通過普考,分發在和平醫院擔任護士。但她仍不自滿於此,工作之余仍然勤奮進修,准備護理類的高考。但因為她出色的外表、火辣的身材,常有遭男病患性騷擾,吃豆腐的事發生,也有年輕的男醫師對其窮追不捨,苦苦糾纏……在在都令她困擾不已,無法專心讀書准備考試。  

  就在離考試只剩兩個多月時,她辭去了工作,搬離醫院宿捨,而在我家借住專心要准備考試。至於她為何要搬到我家借住呢?原因除了上述的騷擾外,還有幾點:  

 (1)她家住在花蓮,太遠!她每個禮拜有幾天要到南陽街補習,交通不方便。  

 (2)我家在板橋火車站附近,人口簡單,只有我,我老婆及三歲的兒子。  

 (3)她跟我老婆姐妹情深,感情最好,且無話不談。  

 (4)我們不但免費供住還供吃。   

 (5)我們家有干淨多余的房間。  

  綜合以上因素,所以,這個大美人,可愛的護士小姨子,就搬進我家了。  

  時值夏天,我那迷人的小姨子,平常的時候穿著就是輕便的T恤及短褲,那白晰修長的美腿,那隱藏在T恤裡胸罩的形狀,往往令我看得想入非非。  

  住在一起的生活中,常令我興奮不已,尤其是幾次她浴後忘記馬上收起的衣物,常使我有如獲至寶的感覺,愛不釋手的嗅聞著其殘留在內褲的少許異味、尿痕,輕撫那胸罩及內褲的花邊、蕾絲。那小小件的三角褲跟我那生產過的老婆因骨盆變大的內褲大不相同啊!由於老婆及小孩造成我想強奸她的阻礙與不便,讓我每天都在理性跟獸欲中掙扎。  

  就在一天夏夜,酷熱的天氣,老婆在半夜裡把冷氣關掉,只讓電扇吹著燠熱的風,令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睡,想起床到客廳的冰箱喝杯冰水。輕開房門後,看到黑暗的客廳冰箱前,小姨子上身穿著T恤,而下半身則僅穿著淡藍色的三角褲,在冰箱露出的微光中,將她修長的美腿照的格外誘人。  

  且因我悄立她的後方,細看了一下,哇!她沒戴胸罩!應該也是天氣太熱,她也正蹑手蹑腳的在喝冰水。我不動聲色的看了她美麗的背影一會兒,心裡只想著:“干她!我要干她!”卻礙於在房中睡覺的老婆,終未付諸行動。  

  怕嚇到她,我輕咳了一聲。她似未料到這半夜時分我會起來,驚慌得大口喝茶,邊羞赧的輕喚:“姐夫!”不料喝太猛又緊張,嗆了一大口,咳嗽不止。  

  我見狀忙趨前,手由上而下的拍著她的背,說:“別急,慢慢喝!”  

  慌亂中我看到她前面的T恤濕了一部份,看到她豐滿尖挺的乳房,乳頭淡黑色的一點,看的頗清楚。  

  她回氣後停止咳嗽,驚覺自己衣衫不整(我也只穿一條四角平口內褲),急急忙忙的說聲謝謝!沖回自己的房間,關上房門,留下我看著冰箱前的水漬,回味不已。自從美麗迷人的小姨子住進我家後,為准備護理類的高考,看得出她不惜辭去工作的決心,是勢在必得,所以多半的時間都窩在房中苦讀,十分認真,除了倒茶、吃飯、洗澡、上廁所外,幾乎都不出房門的,只有在一周兩天(周二、周五)必須搭車到北市南陽街的補習班上猜題總復習課程,當她出門後,我會乘著老婆也出門買菜時,拿復制鑰匙開啟她的房門,溜進去探索一番……輕手輕腳的四處瀏覽。  

  首先吸引我的注意的是,她掛在窗戶晾干的內衣褲,大部份在她浴後會取走隨手洗滌,用衣架晾在自己房間的窗戶,只有少數幾次忘記,跟著我們的衣物混著一起用洗衣機洗滌。我不禁貼近那正隨風輕輕搖動的美麗的胸罩和內褲,此際的我渾身發燙,我想當時的我應該是臉紅通通,十分緊張的。  

  我將之輕輕取下,拿到眼前細細觀賞,粉紅色的胸罩,質地細致輕柔,比我老婆的大,邊緣的花邊蕾絲,如此的誘人,內褲卻是那麼小件,難以想象如何裝的下那微翹渾圓的屁股。帶點半透明,微醺陶醉的氣氛中,我將她美麗的胸罩、三角褲擺放在床上,她放置在抽屜裡、衣櫃中的幾件不同顏色及式樣的,也被我輕巧取出,一並放置,像陳列展覽品般的擺放在床上。  

  我顫抖的脫下自身衣物,一絲不掛,赤裸裸的看著這些美麗的衣物,幻想著跟這些衣物的主人——我的小姨子,正在這房間做愛,我正在瘋狂的干著她、蹂躏她,而她正輕聲的痛苦呻吟:“噢!……噢!……”右手則輕握著我盛怒勃起的陰莖,不停的前後套弄。好爽啊!我陶醉著。  

  過了幾分钟吧,在劇烈的快感中,射出了精液……我的左手中。我沾粘了一點手中的精液,小心的點在我小姨子原先晾在窗戶半干的那件內褲陰部位置上,其余大半的精液均用面紙擦拭,丟到馬桶沖掉,接著小心奕奕的將取出的胸罩、三角褲依原樣折叠放回,完後再仔細巡查一遍,確保與原狀無誤後,我退出關上房門,心中卻已在盤算計劃實際強奸,蹂躏可愛小姨子的下一步……就在美麗動人的小姨子借住我家准備考試,日子天天的在養眼、熱血沸騰、理性與獸欲之間掙扎……中渡過。  

  轉眼間在心緒澎湃中過去一個多月,除了視覺上的享受--因夏天她的穿著都是輕涼的T恤,搭配著短裙或熱褲,有時在低頭或彎腰,從她的略寬松的領口中望去經常可看到她豐滿高挺的乳房大半及乳溝,穿戴胸罩的顏色款式,幾次難得的在客廳見她跟我老婆聊天至興高采烈,由斜對面的沙發看的見一點她白晰修長的雙腿間微露出的三角褲……都會讓我刻意伫足觀賞。  

  而當她出門後,我也都把握空檔時間,小心迅速地溜進她的房間,大肆地瀏覽、把玩她美麗的貼身衣物……翻看她的書籍、文件……希望能多知道些她的隱私,並多次在她房中進行幻想、自慰……這一切都在小心奕奕之下進行,所以她並不知道我這個斯文帥氣的姐夫黑暗的另一面。  

  我跟我老婆的性生活,其實是很狂野又頻繁的,因彼此身體都屬於高挑健美型,又正值壯年,所以勇於嘗試各種性交姿勢及新奇的花樣,每次作愛總把她干得氣喘吁吁、面容痛苦、滿身顫抖、呻吟連連。有時夜深人靜,真害怕她如此高分貝的呻吟聲會吵到別人,我想住隔壁房間的小姨子應該也會聽到,雖然是水泥混凝土的牆壁,但這麼大聲的忘情呻吟……  

  從老婆陰部流出的淫水,常常泛濫到弄髒床單。像情趣商品也都會搭配著使用,在作愛時,彼此也會吐露除了對方以外的性幻想對象,更增加心理的刺激。像她會跟我作愛時,想象著劉德華正在操她、干她;或者是我當少校營長的換帖兄弟跟我一起操她、玩弄她的乳房,用碩大的陰莖瘋狂的插她,她是我倆的性奴隸……等等之類的話。  

  這些話起初以她恬靜保守的個性,是絕對說不出口的,但在我陰莖的猛烈抽插下,及我引導勸說,她解除了心房,放開一切,像個截然不同的蕩婦,由她口中說出平常不敢說的性幻想,不僅增加了她的刺激,淫液不停流出,我也充份地享受到征服的快感。  

  我也跟老婆在激烈作愛中說出我性幻想的對象,其中有她美麗的小學同學、影星楊思敏、表妹……當我脫口而出說出:“我想干小姨子!”時,她似乎愣了一下,說:“是嗎?原來你想干她?”我正想不知她的心裡有甚麼想法時,雖然仍在抽插她的陰戶,心裡仍難免有些不安,畢竟小姨子跟距離遙遠的性幻想對象不同,她此刻就睡在我們的隔壁房間啊!  

  一會兒,老婆又恢復閉眼、口微開的發出呻吟,我將她屁股翻轉過來,已如同狗類的背對交媾姿勢,再次猛烈的抽插,她叫得更大聲了。我再問她:“給我干麗卿(我小姨子的名字)好不好?”她呻吟仍不響應,我不死心再問她:“好不好嗎?”  

  她終於回答:“噢……噢……好!……噢……看她自己……噢!如果她願意……噢……我就讓你……噢!……干她……”聽完後,我心裡一陣狂喜,有了老婆默許,奸淫那美麗小姨子的日子不遠了!隨著時光流逝,小姨子跟我愈來愈熟稔,已不似剛搬進來時的拘謹,不再只是會找我老婆聊天,在認真K書之余,也會找我談話,聊些生活上輕松的話題,或跟我三歲的小孩玩耍、逗弄他……  

  有多次晚上,我坐在客廳看電視新聞,我老婆則會在廚房煮菜准備晚餐,她剛洗完澡出來,身上還冒著熱氣,美麗的容顏有些紅通通的,烏黑亮麗的秀發沒完全吹干,一大半的發絲還是濕濕的,如平常一般穿著T恤及運動短褲,顯露出她姣好的身材、豐乳、細腰及美腿。  

  她也坐在斜對面的沙發上正以毛巾擦拭秀發,邊跟我一起看著晚間新聞,我則將目光由電視轉移到她身上游移探索。她似乎看得全神貫注,並未發覺我這色情的姐夫異樣的眼光,正在對她進行視覺上的強奸呢!  

  “噢!……麗卿……我想揉捏妳高挺柔軟的乳房……給姐夫干吧!噢……”這種類似的視奸、意淫常會讓我內心產生罪惡感,但我的身體那裡卻以勃起來回應。而這樣美好的生活及美麗的畫面,卻也因她考試考完後將結束,我知道再不付諸行動的話,不管她高等考試通過與否,她都會搬走,以後再難有機會得到她了。  

  欲念始終還是戰勝了理性!於是我根據朋友的介紹,經歷了一點瑣碎、麻煩……在桃園的一家西藥房買到了我想要的東西--FM2。那白色、小小粒的藥丸,號稱無色無味,藥效又強又迅速,事後又有失憶的效用,真的很難買到!  

  當晚約十一點後,我到外面買了三碗美味的藥炖排骨,在給我老婆及小姨子吃的排骨湯內,緊張顫抖著加入了搗成粉末的藥攪拌混合,當宵夜請她們姐妹食用,她們不疑有它的開心吃盡……吃完不久,小姨子就走回房間,說要再看一下書,而我跟老婆不久也回房睡覺。  

  約睡到半夜一點多時,只聽到枕邊老婆發出低沉熟睡的打呼聲……她除非很累,不然睡覺很少打呼。我當然不會睡著,知道是藥產生了效用,我不放心的搖老婆肩膀、拍她的臉頰,幾次試探性的想喚醒她,她酣睡如故,毫無反應,於是我放心的下床開門,走到隔著一間廁所的小姨子房間,試探的敲門……  

  敲了一會兒見沒有響應,就轉開手把開門,室內燈仍大放光明,只見我美麗的小姨子趴在書桌上,如同我老婆一般的酣睡著,我輕輕搖她的肩膀:“麗卿,起來!到床上去睡!”叫了幾次,確定她毫無反應的熟睡後,我也大著膽子將她從書桌椅上抱起,然後將她放在床上躺臥。此刻的我心跳得厲害,覺得好象快跳出來。  

  我轉身先將房門鎖上,再走回去將小姨子的T恤及短褲脫掉,邊脫衣物時,手不由自主微微顫抖,迫不及待的輕輕撫摸她尖挺的乳房、柔軟的臀部。雖然隔著美麗的胸罩、內褲,我只覺得好興奮啊!今晚她是屬於我的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脫光自身的衣物,走到我小姨子的身邊,仔細地貼近她欣賞每一寸的肌膚,右手忍不住伸進那絲質半透明、滿布花瓣蕾絲淡藍色的內褲裡摸索。柔柔的陰毛、軟軟的陰阜,噢!……我用三根手指輕輕來回撫弄碰觸她的陰唇,噢!……噢!……接著兩手齊用先解開她背後的胸罩鉤子,抬高她的臀部拉下內褲……噢!……哇!……噢!……太美了!  

  終於她美麗的身軀赤裸裸的一覽無遺,我無法形容此刻的興奮之情,我先以唯恐怕吵醒她的輕柔雙手,撫摸她白晰無暇的每一寸肌膚,雖然知道她不會這麼快醒來,但這日思夜想的夢,居然就這麼的真實呈現。噢!……那高聳的奶子上小小的兩粒乳頭,黑亮濃密的陰毛。噢!……噢!……我們現在正在赤裸相對,我的粗壯陰莖勃起已呈45度角般的聳立很久了。  

  我開始蹲在她的乳房上方,用長長粗壯的陰莖擺弄、碰觸她美麗沉睡中的臉龐、嘴唇,像是用陰莖幫她塗口紅一般。噢!……慢慢地由上而下碰觸乳房……噢!……乳頭……肚腹……陰部……噢!……我將臉貼近小姨子的陰部,用手指輕撥分開她的陰唇,濃密黑亮的陰毛已遮掩不住那肥美略粉紅色的私密處。  

  我細細的欣賞,她跟我老婆的色澤不同,我老婆因已生產過,加上經常跟我作愛,其陰唇是有點暗紅色的。噢!……我伸出舌頭,開始舔小姨子的陰唇、陰核……嗯!有點鹹鹹的尿味,舌頭來回擺弄吸吮。  

  小姨子此時似乎輕哼了一下:“嗯∼∼”嚇了我一跳!她仍酣睡中,此時應該也在做著春夢吧!我想。接著我以手指試探性的伸入她的陰道內,有點緊,有點溫溫潤潤的,我在考慮是否該刺穿她的處女膜……想了一下,如果流出血怎麼辦?隔天她覺得陰部有點疼痛怎麼辦?……  

  邊想著,右手兩根手指仍在陰道約三分之一的深度,不停來回作著穿插撫弄的動作,漸漸的從陰道內分泌出一些略黏滑的淫水。噢!……噢!……終於我將充血已久、聳立粗長的陰莖,慢慢的移動到小姨子的陰部邊緣。  

  不行!克制不住了!看著她赤裸裸的美麗身體,“插進去吧!”在我滾燙的心裡一再吶喊著。我跳下床,開門轉到浴室,拿來一條干毛巾,鋪在床上小姨子的臀部下方,抓著盛怒的陰莖,憑借潤滑插進了她陰道約四分之一深,“死就死吧!只要能干到她,死也值得!”臀部用力一挺,好緊啊!再用力!插進去了!噢!……噢!……完全進去了!  

  只見小姨子動了一下,眉目微皺,“嗯∼∼”的哼了一聲,依然躺著酣睡。我輕輕卻用力地插送,陰莖被包得緊緊的。噢!……噢!……爽死我了!意外的是沒有流血,這表示她的處女膜早已破了,她應該不是處女了。呼∼∼還好!  

  接著我開始了正式的動作,陰莖往復的抽插著,雙手也略用力地揉搓她柔軟高挺的一對奶子,時而抓捏玩弄奶頭。在睡夢中的她眉頭依然微皺,因抽插的快感,令附著陰莖上她所流出的淫水愈來愈多。噢!……噢!……如果她是清醒的話,應該正在痛苦又快樂的呻吟吧?!  

  由於我美麗的小姨子陰道真的很緊,她又是如此的美麗動人,在身心都得到極大的快感之下,約抽插十五至二十分钟吧,我把陰莖急忙拔出,一股濃稠乳白色的精液就噴出射在她的肚腹,靠近肚臍的地方!  

  事後我從容的擦拭她的身體,尤其陰部更是仔細擦拭,還拿剪刀剪了幾根她的陰毛收放在抽屜裡,以備日後回味作紀念。整理了現場一會兒,幫她穿好原來的衣物,蓋好棉被,確定巡視一遍與原來擺放無誤後,低頭如同親睡美人一般親吻了她,然後出房門繞到三歲的小孩房間看看他熟睡,天真無邪的臉蛋,最後回到主臥室上床陪老婆睡覺。  

  隔天早上,大家都起來得很晚,到十點多才起床刷牙洗臉,而小姨子果然沒有發覺我昨夜曾奸淫了她,並笑著和我打招呼:“姐夫早!好久沒睡這麼好的覺了。”而我也笑容滿面的響應她,心裡卻已在想著:是否要買個V8攝影機或是拍立得相機,以備下次幫她拍個全裸寫真呢?自從以FM2迷奸了美麗的小姨子後,她的身材已赤裸裸被我一覽無遺且細細地品評過……但她跟我老婆卻被蒙在鼓裡,毫不知情!之後小姨子在我家中的一舉一動,在我的眼中皆毫無秘密可言。  

  我的眼光,似乎已能穿透她的衣物,她的柔軟高聳的白晰乳房、周遭有細致小疙瘩凸起的淡黑色奶頭、渾圓性感的屁股、細柔黑亮的濃密陰毛,粉紅色濕潤溫暖的陰部、陰核、陰道……  

  噢!……噢!……姐夫曾經偷偷又真實的干了妳!麗卿,真想告訴妳,我已深深的迷戀著妳了!但已不想再用偷偷迷奸的方式,我要在妳清醒的時候干妳。對!當下我開始了新的計劃。  

  我開車至台北萬華的知名觀光夜市,在其中的一家情趣商品店花了2500元買到了小小一瓶的激情液,老板強烈的跟我保證無效退錢!貞節烈女也會變蕩婦!聽完心中不由的興奮起來。  

  隔天上午,剛好老婆帶著小孩要去附近的親戚家裡玩,我推說有些頭痛不想去,於是家裡就剩下我跟小姨子兩個人。小姨子依然在房間認真地看書,准備將至的護理類高考。我知道機會來了,將激情液准備帶在身上,裝作無聊的在客廳看著電視……  

  不久,小姨子開門上廁所,我已知道她的一些生活習慣:像是每天都會泡幾杯花茶飲用、洗澡的大概時間、上廁所的時間……等等,我知道只有幾分钟的時間可以利用,趕緊輕快安靜地溜進她的房間,緊張顫抖地將激情液倒了一半在她的花茶杯中,杯裡還有約七分滿的花茶,真是天助我也,再輕輕搖晃杯子使其溶解,接著又輕巧的快速溜回客廳,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覺。  

  過了兩,三分钟吧,小姨子上完廁所又回到房裡,關起門繼續看書。我在客廳看電視邊等待,經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吧,我起身敲著小姨子的門,小姨子開門微笑著說:“姐夫,有事嗎?”  

  我說:“麗卿,沒甚麼事啦。只是頭的兩邊有點痛,妳是學護理的,有沒有甚麼方法可以舒緩頭痛呢?”  

  麗卿聽完關心的說:“喔!姐夫,你可能有點感冒了,要多喝點水,多休息喔!”  

  我裝苦笑說:“水已喝很多,不過頭還是很痛。抱歉!打擾妳看書。”  

  小姨子想了一下,仍微笑回說:“沒關系啦!我正好也想休息一下。姐夫你要不要去看個醫生?”說完後,伸展著雙臂向上,並做了幾下簡單的體操活動,活動筋骨後端起茶杯,將花茶一飲而盡。  

  我看著她將花茶在我面前喝完,內心興奮不已,表面上仍不動聲色,回說:“一點小病痛,懶得看醫生了。”  

  她聽我這樣說完,沉思著說:“不然姐夫你坐在這裡,我幫你做一下頭部的指壓,看會不會舒服點。”手並指著床沿。  

  我應說:“喔!妳會指壓按摩?好啊!那……就麻煩妳啰!”接著我就坐在她床邊,她也走上床跪立在我身後,開始以雙手按摩我頭部的穴道,她確實懂一些,將我按摩得十分舒服。  

  過了幾分钟吧,我舒服得簡直坐不住,快要向後躺下了。她似乎看出我想躺下,且她雙手高舉著按摩,也有點酸,就拉來她的枕頭扶著讓我躺下,噢!我的頭現在是隔著枕頭頂著她的陰部了。  

  又按摩了幾分钟吧,我原本舒服得一直閉著眼睛,這時忍不住偷瞄看一下小姨子,她的臉龐有點潮紅,跟平常不太一樣,我心想:應該是藥效發作了!想到這點,我故意翻過身將仰臥著的姿態變成俯臥,小姨子似乎訝異了一下,但還是繼續指壓按摩著。我開始試探著假裝換舒服的姿勢,將雙手輕靠伸展圍著小姨子跪著的兩腿、臀部,並輕輕的碰觸她的腿。這時小姨子不安的問:“姐夫,好點了嗎?”  

  我回答:“好多了,真的好舒服!麗卿,謝謝妳!”  

  這時小姨子停止了動作,似乎要舉腳站起身來,我突然將她的小腿抱住,她立足不穩向後跌倒在床上,接著我向她撲去,將她的身體壓在下面,一起躺在床上。  

  她吃驚的驚叫:“姐夫!你……你做甚麼……”  

  我說:“麗卿,姐夫喜歡妳,給我抱一抱、親一親。麗卿……”嘴巴說著,邊強吻著她,手已不安份的脫去她的短褲。她掙扎著抵抗:“不行!不……不行吶!”我不理會她的抵抗,轉瞬間已將她的內褲扯脫到膝蓋處,左手揉搓壓制她的乳房,她仍叫著:“姐夫!不要這……樣……不要……”雙手緊按著我脫她內褲的手想要阻止。  

  雖然她的雙腳亂踢,並極力反抗,但終究比不上我的力氣,內褲被我脫到了腳踝,露出那黑色誘人的私處。我將她欲夾緊的雙腿用腳頂住,不讓她合攏,將右手指強行伸進她的陰道,並做前後反復的抽插動作。  

  持續做了一會兒……此時已可感覺她的反抗力道已減緩,不知是藥效發作,還是手指的抽插生效,她的淫水已流了一些出來,但她仍在喊著:“不要……啊……不要……嗯……不……要……嗯……”但聲音卻愈來愈小。  

  我也把握著她反抗減少的時間,將自己的短褲及內褲一並脫掉,露出昂揚鼓漲的陽具,此時,她的淫水已流滿我的右手掌,濕淋淋的。她見大勢已去,放棄了反抗,輕聲近似拜托的口吻說:“嗯……姐夫……嗯……你……噢……不要射……在裡面……我怕……會懷……嗯……懷孕……噢……我的……頭……好……像昏昏的……噢……嗯……”  

  我安撫著回答:“好!我知道了,讓我好好愛妳吧!”  

  收斂粗暴的壓制,我開始輕柔的脫掉小姨子僅存的T恤跟奶罩,她害羞地將頭別過旁邊,但已慢慢在配合我脫去她衣物的動作,兩手彎曲遮掩著胸部。噢!多美妙的身材啊!後來小姨子,事後告訴我說,她的三圍尺寸:33D.25.33。  

  我握著粗大的陰莖,將其對准了已泛濫成災的陰部,看似輕緩卻略用力的插入。噢!這次插入小姨子的陰道,還是那麼的緊,溫暖又濕潤,噢!但是這次更爽了,小姨子是那麼真實又清醒的被我干,身體是如此熱切的做響應。  

  “噢!……噢……姐夫……噢!……嗯……噢……”小姨子眉目微皺,輕哼著。我開始反復用力的做抽插動作,陰道裡的溫潤窒肉,將我的陰莖緊密地包裹住,噢!好爽!……噢!不行!這樣會太快射出來的!我自覺地放慢抽送動作,然後將陰莖先抽出來,停了一下,調勻了呼吸,只見小姨子失望似的哼了一聲:“啊……”  

  我的雙手仍搓揉玩弄著她的乳房,手指回轉著觸摸她的奶頭,但陰莖仍懸空停在她的陰部外,輕觸撥弄著黑亮柔細又濃密的陰毛,卻挑撥逗弄著不插進去。只見小姨子面頰潮紅,嬌喘吁吁,忘形的輕哼:“噢!……姐夫……噢!……我要……”  

  我裝作不解的逗弄她:“妳要甚麼啊?”她著急似急促輕聲哼道:“我……要你……插進……來……噢!……”  

  至此,我知道小姨子已完全被我征服,變成淫欲的蕩婦了,我回答說:“好喔!那我又插進來啰!”將臀部向前一頂,巨大的龜頭和陰莖又深入小姨子的體內,開始抽插著,她又喜又驚的輕哼:“啊!……噢!……噢!……姐夫……噢……噢!……”  

  經抽插狂干了約三十分钟,小姨子其間已忘形顫抖著洩了兩三次吧!我的陰莖跟她的陰部已是濕漉漉一片,我的手臂跟背上也留下她樂而忘形的指甲抓痕。我一直強忍著,克制住不射精,又變換了兩個性交姿勢。  

  “噢……麗卿,我好爽啊!妳舒服嗎?”  

  小姨子已被我干得欲仙欲死,輕輕呻吟著:“嗯……舒……服……噢!……噢!……”  

  我再問:“姐夫干得妳舒服吧?嗯?!”  

  她回答:“嗯……姐夫干得……我……好舒……服……噢……噢……”  

  我再問:“下次再讓姐夫干好不好?”  

  小姨子閉目輕哼,並不答話,我見她不響應,又更加速的抽插狂干她,她叫了一聲:“啊!好痛!姐夫……噢!……噢……嗯……噢……”我的手更是摸遍愛撫過她全身每一寸白晰的肌膚。  

  我又問:“下次再給姐夫干好不好?”  

  她終於回答:“嗯……好……可是……不能讓姐姐知……道……喔……”  

  聽她說完,我快感接近到要爆發的極限,更猛烈的作著抽插。只見她顫動身軀,接近歇斯底裡的大聲呻吟:“噢……噢……噢……姐夫……噢……我……不……行……噢……”  

  我終於將陰莖急促拔出,移到小姨子的臉上,一股濃稠的乳白色精液蓦然噴出,射到小姨子的嘴唇、臉龐上。只見她虛脫似的躺著一動也不動,美麗的臉上大半布滿著我的精液,我不由得滿足地微笑起來【動作】 nhpqj 清清嗓子唱起歌來:東方紅,太陽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