雯雅婷在這間破舊的民房里被殘忍的折磨了十幾個小時之后,被巡邏的警察帶上了手铐,抓進了警車。雯雅婷全身上下只穿著一件絲襪和十幾厘米的高跟鞋,而絲襪和高跟鞋上都沾滿了精液。此刻的她只能滿是委屈的問警察叔叔:我沒有犯罪,是他們,那幫魔鬼,輪,輪奸了我,爲什麽要抓我啊?我是受害者!雯雅婷一邊哭著一邊說。這時警車里坐在她旁邊的一個高個子警察一邊摸著雯雅婷大腿的絲襪一邊說:哼,你是受害者,我看你是妓女!“我不是妓女,我是來應聘的大學……”雯雅婷還沒說完。那個高個子警察一把抓起她的絲襪腳:“瞧,你這絲襪腳,還有這雙騷腿上全是精液,半夜穿這麽性感的絲襪和高跟鞋出來溜達不是賣淫是什麽?!”“不,不是的警察叔叔,這絲,絲襪是他們幫我穿上的。”“好吧,那這雙淫蕩的絲襪是不是你的?”雯雅婷不敢撒謊,因爲這雙絲襪本來是她裝在提包里以防勾絲備用的,沒想到卻被那幫惡魔拿出來穿在自己腿上,因此她只得對高個子警察說:是,是我的絲襪。“哈哈哈哈……,還說你不是婊子,別人替你穿什麽絲襪,分明就是你穿這雙淫蕩的絲襪勾引別人”大個子警察劉二揉搓著雯雅婷的大腿故意淫蕩的說。雯雅婷見到劉二看自己色迷迷的只得害羞的低下頭去,這時坐在雯雅婷右邊的一個警察叫胖三,解下腰里的電棍對著雯雅婷說:小騷貨,你堅稱說自己不是妓女,那就讓我考驗一下吧。雯雅婷害怕的問:你,你要怎麽考驗?“哈哈哈哈…,小妓女,你馬上就知道了”胖三說著就把電棍往雯雅婷紅腫的小穴里頂,雯雅婷雙手被帶著手铐,況且被那一群人輪奸了十幾個小時根本沒有余力反抗,只得任由胖三的電棍在自己小穴里亂頂,不時發出幾聲呻吟:啊,啊,…,啊不要啊,快放,放了我吧。啊,啊不要碰我那里啊…。胖三哪里肯聽,不斷加大力度把雯雅婷的兩片陰唇都電的翻了過來,奇怪的是雯雅婷的小穴里卻逐漸流出濃濃的精液和自己分泌的淫水,順著大腿的絲襪流到自己的腳面上。“小騷貨,你把我的電棍都弄髒了,精液都把自己的絲襪弄濕了,真淫蕩啊,小穴被我插的這麽爽還說不是妓女,看老子怎麽懲罰你!那就先享用你這雙絲襪美腿吧,真他媽的極品,哈哈哈哈……”雯雅婷不斷的哀求著:不要,不要碰我的腿啊,求你了…。快把電棍拿出去啊,啊…,啊好痛。胖三都是平時對著beautyleg里美女模特圖片將絲襪套在JJ上打飛機,如今看到雯雅婷這雙修長的絲襪美腿咽了下口水,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象發了瘋似的將自己幾吧放在雯雅婷膝蓋后的腿腋里磨蹭。“不要啊,這樣好癢,啊…” 雯雅婷不斷哀求著。“小騷貨,你越叫,老子越要爽死你,哈哈,讓你騙我不是妓女,老子要把精液全射在你的絲襪美腿上,哈哈。。。”胖三發出淫蕩的笑聲,覺得不過瘾,突然一把抓起雯雅婷

修長的美腿將自己的幾吧夾在她的腿腋里不斷摩擦著,胖三做夢都沒想到這種奇妙的感受,幾吧被雯雅婷的絲襪美腿緊緊包裹著,龜頭被絲襪磨的酥麻。“小妓女,婊子,我要干死你,尤其是,是,這雙美腿,啊,要射了,小妓女,準備好了嗎,啊,好爽,你的絲襪太騷了,腿上都是別人的精液,要,要有我的,啊……”隨著胖三一陣抖動,一股濃濃的精液射在了雯雅婷腿腋里的絲襪上,胖三這才停手放下雯雅婷的美腿和手中的電棍,雯雅婷伸直了腿才發現胖三的精液象一道弧線粘連在自己后面的腿腋上,和著自己的絲襪發出淫糜的光。“哈哈哈哈……,小妓女你這雙美腿真是天生的淫蕩,不過現在上面已經有了老子的精液,哈哈…”胖三意尤未禁的將精液往雯雅婷的絲襪上塗抹著。“你們這群臭流氓,變態,你們不配做警察,快放開你的臭手,不要碰我的腿。”“哈哈哈,小妞,算你不幸,就給各位大爺爽爽吧,誰叫你是個大美人,還要穿這樣性感的絲襪和高跟鞋勾引我們”胖三一邊說一邊傻笑著。雯雅婷本來想自己被那幫人在工地上輪奸被警察叔叔救了出來,沒想到…,眼前一暗,昏了過去。“這小妞,怎麽這麽經不起嚇,不過兄弟門不會虧待你的,哈哈…”胖三說著又在雯雅婷的腿上射了一發。雯雅婷本來穿的是閃光肉色絲襪,此時上面布滿精液,好象將絲襪洗了一遍,絲襪已然變得透明,成了雯雅婷第二道完美的肌膚。在警車里開車的司機是個侏儒,叫王大,剛才開車時候不時從鏡子里看雯雅婷被胖三淫樂過程,如今幾吧早已脹的不行,于是也加入到遊戲中來,王大似乎對雯雅婷的絲襪腳特別感興趣,于是抓住雯雅婷穿這高跟鞋的絲襪腳放在自己的幾吧上,“親愛的小妓女,趁著你暈過去,讓我嘗嘗你的騷蹄子吧,靠,腳面上全是精液,真他媽的性感啊。媽的穿這麽性感的高跟鞋,這麽高,讓我看看你這雙騷鞋”王大將雯雅婷的高跟鞋脫下,發現鞋里面已經積滿了精液。“哈哈哈哈,這小騷貨的腳不知被那幫家夥干了多少次,果真淫蕩啊。”“咦,這妓女腳上的絲襪怎麽有個洞?哦,哈哈,一定是等著我讓你爽吧”。王大將他黑乎乎的幾吧從這個洞里插了進去,一邊是雯雅婷溫柔細滑的美腳,一面是絲襪緊緊的勒緊幾吧,王大每朝洞里插進一寸就多一份興奮。“小騷貨,你的絲襪勒著我的幾吧好爽,啊,不好,快射了,啊,啊,你想要,老子全給你…”。噗嗤,噗嗤,王大將憋了一個月的精液全灌進了雯雅婷的絲襪腳。坐在后面的劉二早已按耐不住了,早就把雯雅婷的魚嘴高根鞋套在了自己幾吧上,不到一分鍾就把精液射在了雯雅婷的美鞋里。而胖三在雯雅婷的腿上連射兩發后忍不住將幾吧又插進了雯雅婷的嘴中,用幾吧不斷攪動著雯雅婷的香舌,“這婊子的舌頭真滑,暈了還會亂動,把我的幾吧都添麻了。哦,哦,啊,射啦…”胖三的精液灌滿了雯雅婷整個小嘴。這時雯雅婷似乎被胖三的精液噎到,打個噴嚏醒了過來,發覺自己的嘴里又腥又粘,腿上,絲襪上,全是精液,尤其感覺到自己腳上的絲襪滾燙,才發現腳底下的絲襪里包著大團精液。“小美女醒了,讓我幫你把鞋穿上吧,哈哈”劉二對著雯雅婷淫笑著。“不要,我不要你的髒東西,不要,不,請不要玷汙我的腳…”雯雅婷乞求著。劉二將手里射滿精液的高跟鞋穿在了雯雅婷的美腳上,高跟鞋和絲襪里的精液一經擠壓全溢了出來,流的美腳滿腳都是,使雯雅婷穿著高跟鞋的絲襪腳更加淫蕩。雯雅婷無力的看著自己的美腳被糟蹋,粘滿精子的絲襪腳穿在滿是精液的高跟鞋里變得十分粘滑,讓他很是惡心。“哈哈哈,小妓女,穿這樣的高跟鞋走路才不會滑到哦,你應該感謝我啊,哈哈……”一群人對雯雅婷猥亵的笑著。雯雅婷再次昏了過去。

王大一邊享用著雯雅婷的美腿將車開進了警局。“好了,終于到了,我們要好好招待小妓女了”三人迫不及待的將雯雅婷擡進了看守所,將她烤在冰冷的水管上,其實看守所就是一間調教室,是他們三人專門用來逼供女犯人設的,里面各種刑具一應俱全。“這小妓女暈過去了,聽不到叫聲,玩起來不爽,要不我們先把她弄醒再說”,“不急,我們還有事情要做”王大淫笑著。二人都問王大:大哥,我們還要做什麽,我都等不及了。只見王大從一個箱子里取出來一雙嶄新的絲襪和一雙15厘米高的性感魚嘴高跟鞋。“哈哈…,還是大哥想的周到,這小妓女的絲襪和高跟鞋都被干的不成樣子,不如趁著暈了聽話給他換上新的吧。”于是三人將雯雅婷滿是精液的絲襪脫下來塞到她嘴里,然后小心爲她穿上新的絲襪,高跟鞋。“可以了,現在我們可以叫醒他了”王大命令道。只見胖三將雯雅婷嘴里的絲襪不斷往里塞,旁邊的劉二見了急忙說;“你小子注意點,別讓這騷貨咽氣了。”果然雯雅婷被絲襪上精液散發的腥臭熏醒了,不斷發出“嗚,嗚”的叫聲。胖三突然慢慢的將絲襪從雯雅婷嘴里抽出“小妓女,你盡情的叫吧,這里就我們三人,只是精液要流在你的嘴里了,呵呵…”雯雅婷大聲叫著:來人,救命啊,快來人……。雯雅婷虛弱的呼救聲被三人的淫笑淹沒了。“大哥,這小妓女的美腿穿上你這雙絲襪真是絕配啊”。廢話,那雙絲襪要植好幾百美圓,是我從一個盜匪手里繳獲的,還有這高跟鞋都是頂級模特才穿的,平時一直沒舍得用它打飛機,沒想到今天派上用場了,呵呵……。雯雅婷穿上這雙水晶連褲襪和高跟鞋果然襯托得更加性感,雙腿筆直修長,腿上的絲襪在陰暗的燈光下發出熒熒淫糜白光。雯雅婷不停的哀求著:“警察叔叔,求求你放過我吧,我會報答你的,求求你們……啊,不要過來啊…不要碰我…啊,我的腿…好癢。”原來胖三已經忍不住掏出老二從后面插到了雯雅婷的屁股縫里在她的兩腿之間摩擦,雯雅婷本能的叉開雙腿不讓自己接觸到胖三的幾吧。“臭婊子,老子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麽是用你的絲襪美腿夾緊我的命根子;要麽是叉開雙腿等著我操你的小穴,你選吧。”雯雅婷的小穴早就充血,疼痛難忍,怎麽還能讓他們操自己的小穴,不得不屈辱地將自己的絲襪美腿夾緊了胖三的幾吧,害怕他進攻自己的小穴。胖三的幾吧在雯雅婷兩腿之間快速的摩擦著,龜頭上分泌出的黏液已經滲透到絲襪上。“小美女,老二被你絲襪摩擦的感覺真爽啊,我一定要操爛你這雙美腿。”與此同時,王大強行和雯雅婷舌吻並不斷揉搓著她的乳頭,劉二也沒閑著,透過魚嘴高跟鞋前面的洞又干起了雯雅婷的美腳。雯雅婷只能站在他們三人中無力的呻吟著。胖三的龜頭在絲襪腿之間不斷的進進出出,被雯雅婷雙腿夾的酥麻,“啊,啊,好燙。”雯雅婷尖叫著,原來胖三龜頭突然一挺,射在了雯雅婷大腿根部,精液順著高級絲襪一直流到了腳上。雯雅婷本能的擡起腳,不料卻踢到了劉二碩大的幾吧。“啊,騷貨踢到了我的命根子了,老子要懲罰你。”抓起雯雅婷的美腳摩擦著自己的龜頭,射了滿腳全是精液。雯雅婷哭著說:不要懲罰我啊,我不是故意的,放了我吧。“大哥,雖然這騷貨帶了手铐,可是腿沒帶腳鏈,老是踢人可不行,而且你看她還老是不聽話,私自就脫了這高根鞋。”王大聽了若有所悟,又再箱子里取出一雙性感的黑色連褲襪:小妓女,你的鞋子和絲襪是我們兄弟幾個幫你穿的,怎麽能輕易讓你脫掉。“你,你要干什麽,不要碰我,你們這群色狼,不要過來,啊,啊。。。原來劉大將黑色絲襪直接從高跟鞋下套了上去,這樣雯雅婷被穿了兩層絲襪,而高根鞋也被包裹在黑絲襪里再也脫不掉了。“哈哈,小美女,這次還看你怎麽脫,高跟鞋和美腳都沒絲襪包裹起來真他媽的性感,騷貨,這次給你穿上兩層絲襪保險了吧,呵呵……”于是雯雅婷的美腿被他們以各種姿勢操弄著。

雯雅婷被王大他們穿上兩層絲襪,其中第二層直接從她性感的高跟鞋上套了上去,這樣她的美腿和腳都被束縛住了不能動彈。劉大突然若有所思的說:這騷貨的小穴我們還沒嘗過,就光干她的美腿了。于是拿出一個剪刀將雯雅婷的檔部絲襪剪出一個小洞,剛好容納陰莖進去。王大剛要剪開雯雅婷里面那層薄薄的水晶連褲襪,這時胖三趕緊阻止道:老大,不如我們隔著絲襪爽爽吧,看看是啥感覺,哈哈。王大覺得有理,“小騷貨,那我們就給你留層“安全套”吧,哈哈哈……”王大淫笑著。“不要啊,各位警察叔叔,求求你放過我吧,你們要什麽我都給你…”“哈哈…好啊,我們就要你給我爽幾下,哥幾個我等不及了,先上了這騷貨再說”于是胖三將他黑黑的龜頭隔著一層絲襪往雯雅婷小穴里面死命一頂。雯雅婷痛的尖聲高叫,先前她就被一幫民工輪奸過,小穴又紅又腫,怎麽還經得起胖三這樣的橫沖直撞,不停的呻吟著……。旁邊王大和劉二眼睛都看直了,趕緊問胖三:“感覺怎麽樣?”胖三一邊喘著粗氣說:“老大,這妞的絲襪把我龜頭磨的酥麻,小穴又緊又濕,我用我的雞巴都可以感覺到她心跳,哈哈……小騷貨,你再叫啊,大聲點,老子爽死你,哈哈……。”王大和劉二哪里還能忍住,王大從后面將絲襪頂到了雯雅婷肛門里,形成一個誘人的絲襪洞。“不要,不要碰我后面啊,好痛啊,求你了…” 雯雅婷越是哀求,王大越是將絲襪往肛門里頂的更深些,直到絲襪被頂到最深處再也帶不出來。“這騷貨的絲襪和肛門真下賤,一緊一緊的夾著我的雞巴好舒服”。“你們都有洞了我怎麽辦,媽的本來想讓她給我口交的,你們把她手都拷起來,這也碰不到小騷貨的嘴啊。”劉二抱怨著,這時他看到雯雅婷腿上的絲襪有個洞:“小妞,真不巧,那我就爽一下這個洞吧”。于是劉二將雞巴插進了這兒絲襪洞,由于雯雅婷穿了兩層絲襪,劉二的龜頭被這兩層絲襪夾的緊緊的,“他媽的真爽,操過這妞真值了,絲襪把我的龜頭都磨紅了,不過很過瘾,呵呵…”雯雅婷被他們三人夾在中間根本無法動彈,只能任憑他們淩辱自己。“啊,不好,我要射了”原來胖三光是視覺的沖擊就已經忍不住了,所以在雯雅婷小穴里抽查十幾下就射了,精液經過絲襪的阻隔又兜了出來,流淌到雯雅婷的腿上,腳上。與此同時,王大這邊也將熱乎乎的精液射的雯雅婷滿屁股都是。王大似乎還不過瘾,將雯雅婷像把尿一樣的抱起,手指插在雯雅婷肛門的絲襪洞里不停得攪動著:小騷貨,看你的肛門里還有沒有老子的精液,趕快噴出來哦,哈哈哈…。雯雅婷看到自己這樣被王大淩辱,心理防線都要崩潰了,憑著微弱的意志罵道:你們這群流氓,我不會放過你們的,啊……啊…啊…好疼,快拿出你的手指,啊啊…救命啊…。可是大量的精液卻從她的肛門中不斷噴出來,絲襪卻緊緊的夾在了肛門里。“哈哈,小妓女,你要感謝我哦,幸虧你有這層“安全套”,不然老子把精液全灌在你肛門里。”這時胖三躺在地上,黑黑的雞巴又豎著筆直,嚷著道:老大,你就幫幫我吧,咱來個“泰山壓頂”,哈哈……。于是王大抱著雯雅婷將她的小穴對準胖三的雞巴放了下去,雯雅婷掙扎著搖頭:不要啊,不要放我下去啊…。王大哪里肯聽,將她的小穴對準胖三的雞巴狠狠的放了下去,胖三淫笑著說:小騷貨,我可沒動哦,是你自己想我的雞巴了,哈哈。就這樣雯雅婷被王大抱上來又放下去的折騰了好多次,雯雅婷的小穴都干出了白漿,突然胖三龜頭一抖:啊,騷貨,射了,都給你…。王大索性將雯雅婷抱著坐在胖三的雞把上,淫笑著說:小妓女,你就坐在雞巴上多歇會吧,精液可不能浪費哦,呵呵……。隨著雯雅婷呻吟著:不要,好燙啊!胖三將所有精液都射在了雯雅婷的陰道里,精液又順著陰道從雯雅婷小穴里回流出來,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淫靡畫面。雯雅婷剛要喘口氣休息一會,卻感覺自己腿上熱熱的,低頭一看,原來劉二將以大團精液射在自己腿上的絲襪里,精液順著絲襪一直流到自己的腳后跟,在她的高跟鞋里淤積起來。此時的雯雅婷已筋疲力盡,體力透支的她已昏睡了過去。“媽的。這小妞又暈過去了,操的真爽,不過我的腰都直不起來了”胖三有氣無力的說著。“恩,誰讓這妞這麽性感,不過這樣就讓他睡,太便宜她了”王大淫笑著。原來王大又想出了新的淩辱方法,她將雯雅婷外面的一層絲襪褪到膝蓋上,從地上撿起雯雅婷本來穿的一雙高跟鞋,將長長的鞋跟分別插進了雯雅婷的小穴和肛門,然后再將絲襪提上去重新穿好,這樣兩只高跟鞋就緊緊的插在雯雅婷的小穴和肛門里,保證不會掉下來。劉二一邊留著口水說:哈哈,還是老大會玩啊,就讓這妞做夢也在爽吧,哈哈哈哈…,昏暗的房間里傳出三人的陣陣淫笑聲。

雯雅婷清晨醒來,原本以爲噩夢結束了,卻發現自己的手仍被拷在水管上不能動彈,而更可怕的是自己的小穴和肛門里都被插了一只高跟鞋,長長的鞋跟都插了進去,雯雅婷是多麽想把鞋取出來啊,可是無奈雙手不能動彈,只能不斷扭著腰肢想讓高跟鞋滑落出來,誰料高跟鞋被外面的一層絲襪緊緊的包住,無論自己怎麽用力,高跟鞋就是紋絲不動的插在自己小穴和肛門里。而且越陷越深,鞋跟頂著絲襪在她的陰道里磨來磨去,不斷刺激自己敏感部位,雯雅婷意識逐漸模糊,雙腿夾緊,不斷呻吟著,不一會,小穴里已經流出了淫水。雯雅婷怎麽都想不到還有這樣的變態來淩辱自己,突然王大他們三人打開房門出現在她面前,打開她前面的電視機,只見里面正播放著自己剛才不斷扭動腰肢想掙脫高跟鞋的全過程,原來雯雅婷前面有個隱秘的攝像頭,她的一舉一動都被記錄其中。雯雅婷看到自己在畫面中不斷夾緊雙腿,似乎達到高潮的過程,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真的很淫蕩,她不斷問自己:是否真如他們所說天生就是妓女?

雯雅婷自從被劉大他們囚禁在監獄之后每天都被玩弄,調教,精神上和心理上備受摧殘,無時無刻不希望自己趕緊能逃出這個魔窟,可是令她羞恥的是自己的身體卻漸漸迎合劉大他們的調教,有時甚至無比渴望他們的肉棒。她知道或許已經陷入了萬劫不複的深淵。可是今天她鼓起勇氣和劉大說:叔叔,請你放了我吧,讓我自由吧,我會好好報答你的。但是低聲下氣的哀求卻換來了王二的一頓暴打,將自己身上的絲襪撕得粉碎,結果又被他們淫辱了一番,弄的身上,絲襪美腿,性感的高跟鞋上全是精液,雯雅婷只得蜷縮在角落里小聲的哭泣著。這時胖三湊到劉大的耳邊嘀咕了幾句,劉大聽的津津有味,原來一個新的淩辱計劃即將開始了。

劉大走到雯雅婷身邊,猥亵的笑著,用手不斷擦拭著雯雅婷腿上得精液,淫笑著說:“小騷貨,你不想要自由嗎,老子今天就帶你出去放風一天,讓你爽個夠”。雯雅婷每天待在著潮濕陰暗的牢房里受盡折磨,淩辱,她是多麽想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啊,焦急的說:叔叔,真的嗎?你真的願意放了我? “放了你?呸!想得美,兄弟們還沒爽夠呢,你可是天生的尤物哦。”劉大邊說邊摸著雯雅婷沾滿精液的絲襪腳。 “可是只要你聽話,叔叔答應你可以帶你出去透透空氣哦,小妓女,你想去嗎?” 雯雅婷不假思索的回答:“只要可以到外面,什麽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們”。可憐的雯雅婷不知道這樣的后果有多麽可怕。“那就好,如果你想試圖逃跑或者大喊的話,別忘記了自己的裸照哦,還有你自己自慰的視頻都會公之于衆,想清楚吧!”  雯雅婷雖然知道自己是被他們強迫服用了春藥才會自慰,結果被他們拍下來,可是別人看到那段視頻一定會認爲自己是妓女的啊,于是只能屈辱的答應了他們的條件。“胖三,快把家夥拿來”劉大向胖三嚷道。只見胖三拿了一個比較短小的按摩棒往這面走來。雯雅婷害怕的說:“你們又要干什麽?別碰我啊…… 可是誰會理會她,胖三慢慢的將按摩棒插入雯雅婷的小穴,對她淫蕩的說:小美女,還有更美妙的東西在等著你,盡情的享受吧… 原來胖三又拿來一瓶特制膠水和一只肉色絲光長筒襪,將長筒襪疊成衛生巾一樣大小,又再襪子上塗了一層特制膠水,將這個“衛生巾”正好封住了雯雅婷的小穴洞口,這樣按摩棒就被死死的封在了雯雅婷的小穴里。這時旁邊的王二看的眼直:哈哈,早就聽說有這款膠水,不是用男人的精液溶解,膠水就永遠黏住東西不放。原來這款膠水經過化學成分特制,必須經過大量的膠原蛋白才能溶解,而且對牛奶有排他性,而男人的精液中富含膠原蛋白,所以不能用牛奶,卻可以用精液慢慢的將膠水稀釋掉。雯雅婷不信會是這樣,雙手想把蓋在陰道口的長筒襪拿開,可是襪子一動不動,就像吸附在她的私處一樣,雯雅婷只得放棄了,任由他們擺布。于是三人將雯雅婷沐浴在玫瑰花中洗了澡,又讓她自己化了妝。劉大將一款嶄新的15D肉色閃光wolford連褲襪直接穿在雯雅婷修長的美腿上,再穿上一雙15cm的性感金屬跟裸色高跟鞋穿在她腳上,還有一件遮不住美臀的超短裙,以及半透明的深V上衣,使雯雅婷變得更加性感迷人,尤其是那雙泛著絲光的美腿,無論哪個男人見到都想把玩一番,恨不得吞下去。雯雅婷看到自己穿上這身淫賤的打扮又不失高雅,又是喜歡又是害怕,喜歡的是終于可以外出,害怕的是不知劉大他們又會想出什麽辦法折磨自己。就這樣,劉大他們拿出一件修身風衣穿在雯雅婷身上,帶著她出去了。路上的行人都很好奇,一個漂亮的女子穿上這樣性感的衣物,旁邊又跟著三個粗俗的男人,不知道會去做什麽。原來劉大將雯雅婷帶到了一間男士地鐵車廂里。今天車廂里的人很多,可是當雯雅婷出現在這間人擠人的車廂時候,所有的男人都目瞪口呆,口水直流,只聽旁邊有人悄悄議論著:看這姑娘,太漂亮了,尤其是那雙美腿,穿的一定是高級的絲襪吧,絲光閃的我老二好麻,要是能干上一炮,這輩子就值了。還有人說:哼,穿這麽淫賤的絲襪,裙子連屁股都包不住,我看就是欠操。總之周圍的男人都盯著雯雅婷的美腿絲襪議論紛紛,雯雅婷也感到自己很羞恥。這時劉大對她耳邊說:車后有個扶手架,快去用雙手扶住,沒有我的命令手不許拿下來,不然有你好受的。雯雅婷不敢反抗:因爲她的私處被插進了按摩棒,劉大萬一打開手里的遙控開關就遭了。雯雅婷只得擠到車廂最后面,雙手向上拉住扶手。雯雅婷心想這個動作好羞恥啊,因爲這樣只會讓她的胸更挺,臀更翹。然而不知是風吹還是別人故意把她身上的風衣拉了下去,掉在了地上。雯雅婷正要去撿,但看到劉大向她狠狠的瞪了一眼,只得聽從,不敢去撿。這樣雯雅婷的性感身材在衆人面前暴漏無余。豐滿挺拔的乳房似乎要戳穿她的透明上衣,超短裙下包裹著絲襪的翹臀也呼之欲出,更有那雙在高級絲襪和性感高跟鞋襯托下的修長美腿,無不讓旁邊的男人上火。這時旁邊有人小聲說:不知道誰的馬子,瞧,衣服掉了都不撿,故意想讓別人看的吧,媽的,我老二都腫的不行了,真想隔著絲襪插她。這時劉大按動手里的遙控器,雯雅婷突然感到不對,怎麽自己的小穴里:啊……好麻……不要…… 雯雅婷小聲的自言自語。按摩棒逐漸刺激著自己的小穴,似乎總在尋找自己的G點,她只得夾緊自己的雙腿,不斷扭動臀部,企圖這樣可以減少陰唇里的麻痹感,可是隨著自己的不斷晃動,她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小穴已經分泌出了大量淫水,黏在陰道口的絲襪以及濕了,隨著自己“啊呀……”一聲,淫水似乎從陰道口的絲襪滲透出來,流到自己大腿兩側的絲襪上。她剛才的叫聲顯然已經引起了旁邊男人的注意,于是有個高個子男人慢慢向她靠近。雯雅婷突然感覺到一只手正在她臀部的絲襪上亂摸,她想反抗,可是沒有劉大的命令,雙手不能離開頭頂的扶手架,只得低聲的說:不要這樣啊,不要…… 可是她越說就越勾起這個男人的欲火,雙手在她絲襪包裹的臀部亂摸,更可怕的是這個男人色膽包天,解開了她超短裙后排的扣子,裙子順著絲襪的柔滑掉到了地上。“啊,這個女人只穿了件連褲襪,竟然連內褲都不穿,可真騷啊……”。旁邊的男人起哄了。又有一個男人說:快看,她連褲襪里面還有“衛生巾”哦,只是這樣的“衛生巾”很奇怪啊,哈哈……。雯雅婷只能屈辱的閉上眼睛等待他們的猥亵。果然又有三四個男士圍了上來,將她團團圍住。最先來的那個男人已經掏出了老二在雯雅婷屁股的絲襪上磨來磨去,而她又倍受著小穴里按摩棒的刺激不斷扭著屁股,讓別人看來以爲她在迎合他們的侵犯,于是更加大膽。有的男人索性將她的上衣領口撕破,揉搓著她的乳頭,有得不斷撫摸她大腿上光滑的絲襪,還有的更是跪在地上舔起了她的絲襪美腳。站在她后面的男人將龜頭從她的裆部插了進去,雯雅婷本能的將雙腿夾緊,可是這樣更方便這個男人在她絲襪美腿間抽插:媽的,這妞穿的肯定是高級的絲襪,質地真滑,磨得我命根子好癢,哈哈……。雯雅婷不能反抗,只得不斷哀求著:不要啊……不要這樣啊,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放過你?你不就是等著男人操嘛,今天大爺就滿足你吧。站在她后面的男人在她的絲襪美腿的裆部之間抽插的更快,呼吸更加急促,龜頭上已經分泌出粘液浸到了她絲襪上,只聽這個男人“啊……”的一聲,龜頭里的精液不斷噴出,從雯雅婷裆部順著絲襪一直流到高跟鞋里。“呵呵,這小騷貨的絲襪真滑,精液射在上都粘不住啊,哈哈哈……”“嗯哼……哼啊……你們不要這樣啊,別射在絲襪上啊,那個……精液會……被別人看到的啊,放開我啊……”雯雅婷無力的呻吟著。 “誰讓你這雙腿這麽性感,還穿這欠操的透明絲襪,不射在上才怪”前面的一個男人說著就把一大團的精液射在雯雅婷的小腿上。“啊……好肮髒啊……”雯雅婷用腳去踢那個男人的命根子,可是自己的美腳卻被男人捉住:小騷貨,瞧你的這雙美腳,真是淫蕩,哇,絲襪腳上全是精液啊,老子又忍不住了,于是抓住雯雅婷滿是精液的美腳在自己龜頭上摩擦,套弄著,光是視角的沖擊,就又射在了這雙閃著淫淫白光的絲襪腳上。突然一個男人從前面抱住了雯雅婷,用手撐開她的連褲襪,看到小穴上粘著一層絲襪做的“衛生巾”。 “真淫蕩,難怪你這麽喜歡絲襪,原來你的“衛生巾”都用絲襪做啊,哈哈……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小穴長什麽樣吧,哈哈……”可是無論他怎麽用力絲襪就是黏在陰道口紋絲不動,隔著絲襪用手指往里插卻感受到里面正在的按摩棒。 “嘿,這小騷貨的小穴里還有一根假的大雞巴,哈哈,果真是妓女啊”。雯雅婷被他說的滿臉通紅,只有委屈的淚水。

突然這個猥瑣男從后面抱緊她,龜頭隔著連褲襪就往她的肛門里插:小妓女,既然不能爽你的淫穴,那你的菊花就欠爆,看老子插死你。陣陣劇痛從后面的肛門傳來,雯雅婷不斷的哀求著:不要這樣啊……那里……啊,不可以啊……快,快停下,啊……啊哼……好痛啊,呀……不要啊…… 可是猥瑣男卻變本加厲隔著連褲襪往她的菊花里插得更猛,絲襪被帶進去又帶出來,終于抽插了一百多下。雯雅婷感到這個男人的雞巴一陣抖動:啊,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啊……,好燙啊,你……啊……還有耶。。哦哼……額……好過分啊。原來猥瑣男在她的肛門里射了好幾發,終于才把軟了的龜頭拿出來,對雯雅婷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媽的,便宜你了,這麽快就射了,不過絲襪磨得我很舒服,哈哈…… 可是屁股縫上的絲襪卻被塞在雯雅婷的肛門里再也沒有帶出來,形成了一個誘人的絲襪洞。于是衆多男人紛紛把雞巴插了進去。此刻的雯雅婷正被人前后夾擊,誘人的雙腳也沒有逃出厄運,有的男人正在用她的絲襪腳來足交,有的用雞巴在她大腿絲襪上蹭來蹭去。雯雅婷只能屈辱的接受精液的洗禮。不多會,自己的腿上,腳上,甚至性感的高跟鞋上已經被一層白花花的精液糊著。而自己的肛門又腫又痛又熱,里面灌滿了男人的精液。列車終于到了終點站,雯雅婷看到劉大他們下車這才拾起地下的裙子趕緊往車外一瘸一拐的走,她現在就想著到洗手間里面清理絲襪上的精液。可是她會如願以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