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的第一个婚外情人,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尽管不是同一个导师,但英语等基础课还是在一起上的,是远近闻名的美人,我一直暗恋她,但苦于一直没有机会。直到毕业8年后,我才通过一定的渠道与已经为人妻人母的她取得了联系。那时她的儿子已经3、4岁了,因为老公在上海攻读博士学位,再加上她自己工作也忙,所以孩子一直在她父母老家由她母亲带着。
  我记得那是一个金色的秋天,我们再一次见面了。那个秋天,其实是很萧瑟的,我生意失利,心情苦闷,情绪极为低落。
  那天我们一起吃晚饭,就在她家附近的餐厅,只有我们两个人,是她请我,喝北京的56度二锅头。我的酒量很一般,一斤二锅头,她喝了6两,我喝了3两,剩了1两,很尽兴。她那天好像也是心情不好,也想喝酒,而且酒量了得。
  吃完饭,我想反正她家里就她一个人,就要求去她家坐坐,她同意了。她家是一套120平米左右的三室两厅,单位分的,装修得也不错,有一个书房,书房里还有一张单人床。看了一会儿电视,我脑袋实在有点疼,就说今晚不想走了,能不能在她家书房住,她开始不同意,最拗不过我的坚持,最后只能点头。因为都喝了酒,于是大家也没洗澡,各自关门安寝。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其实头疼,也睡不着,于是我就悄悄摸进她的卧室,钻进她的被窝,从后面抱住她。她已经有点醉意了,正睡得迷迷糊糊,被我一抱就惊醒了,一把推开我。但在这种时候,哪个男人会退缩呢?这样折腾了有十几分钟,她说在卧室不合适(看来是大多数女人的心理障碍啊),一起去书房吧。
  我心中暗喜。
  在书房的单人床上,她进行了不懈的反抗,但经过我艰苦的努力,终于把她的秋裤和内裤脱了,把手伸到她的阴部,发现她的阴毛极其茂盛,而且比较硬,两片阴唇间已经一片泛滥。我迫不及待地脱光自己的下身,趴在她身上把JJ插进了她的YD。尽管她已经生过孩子,但毕竟是剖腹产,所以我感觉她的YD还是比较紧,尤其是YD口比较窄,但阴道里面比较宽敞,很深很温暖。我感觉自己的JJ是被她的YD吸进去的一样,JJ根部被她的YD口紧紧卡住。这样的YD我真的是第一次碰到(后来查资料才知道,这种类型的YD是不多的,母狗的YD就是这样的。)。
  我开始在她温暖的YD里慢慢抽插,因为是我的第一次外遇(干小姐不算外遇吧?),再加上她的YD口真的卡得我的JJ很爽,所以还是担心自己的耐力,怕自己太激动过早射出来了被她笑话。但她好像很担心,在我温柔干她的过程中,问了我两遍会不会怀孕,我说不会的,一会儿戴TT(后来才知道,她有强烈的妊娠反应症,所以对怀孕有比较严重的心理障碍)。
  就这样,我们慢慢抽插了10分钟左右,她起来去卧室拿了她老公用剩的TT,我套上后,再次进入她的YD深处。因为双方心情都比较紧张,也没换姿势,她在我下面好像也没进入状态,只是催我别做了,所以我只能草草射了。但在射给她的时候,我还是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做完后,她就匆匆回她的卧室休息,我紧跟过去,也钻进了她的被窝,这次她没反对,我们很快入睡,但没抱在一起。我半夜醒来,再次抱住她,在她迷迷糊糊之中把我自己和她脱得干干净净,慢慢的吻她的脖子、耳根,用舌头舔她的乳房、小腹,最后把舌头伸到她的大腿根部,舔她的阴唇。她在我的爱抚中渐渐进入状态,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但还是很清醒地问我TT戴上没有。我知道她想要了,赶紧戴上TT,趴在她身上把JJ深深插进了她的YD。
  因为毕竟是8年后的重逢,我也不能显得太淫荡,所以就用这个姿势干了15分钟左右,她突然翻身把我按在床上,跃身坐到我的身上,把我的JJ一下子吞进了她的YD,还急促地说:不要动!你不要动!然后她在我身上开始疯狂干我!
  我努力把臀部抬起来,挺起JJ,让她在我身上疯狂享受,大概不到3分钟,她一下子就瘫倒在我的身上,嘴里不断地说:不要动不要动,到了到了。就这样歇了几分钟,她缓和了许多,我翻身把她压在我的身下,继续干她,干10分钟左右,她又继续主动翻身到我的上面,又一次主动到达高潮。这样来回了3次,她实在累了,跟我说想要了,还提醒我看看TT会不会破。我告诉她别担心,让她趴在床上,我整个趴在她身上,JJ从后面以极快的速度抽插她的YD,一会儿我就猛烈地射了。我射的时候,她的身体绷得非常紧,尽情享受男人射精带给她的瞬间高潮。
  早上9点才醒来,阳光已经照到窗帘上,暖暖的,很舒服。光线明亮了,我看着她的阴部,肥厚的阴唇被黑黑、浓浓的阴毛虚掩着,真的很喜欢。我们再次抱在一起,又疯狂地干了一次。一直睡到12点,起来后她说,你很棒!毕竟,他老公在外地求学,半年才回来一次,她是需要性爱的。那些美好的回忆,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更加深刻,像冬天里的阳光一样,让人心里很温暖。现在我们还经常在一起,但只是偶尔做爱了。其实,我后来感受到做爱可以让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产生亲情!
  你相信吗?我们真的像亲戚一样,很温暖的情怀,和做爱一样的美好。
  【全文完】
  字节数:4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