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gao三的最后半年了,一过年,我就住进了镇上的小姨家。
  原因其实很简单,小姨是学校的教师,家离学校只隔了两条小街,住进她家刚好对我这最后半年的冲刺起到帮助作用,至少那时大家都是这样想的。
  从小我就是年年都能拿到奖状的三好学生,在学校里边也一直没有给家人和小姨丢过脸,一提到我,学校的教师们都是夸个不停,小姨自然也很喜欢这种感觉, 所以是对我也一直很亲切的那种感觉。
  我上初中的那几年,姨父开始和别人在外地跑工程,经常都是个把月,甚至更长都不回家,她家里也就只有我小姨和我的小表弟俩人,那么大的院子人少了也是 很孤单的,所以,我妈一说起要我在学校住好准备功课,并要我姨多照顾和监督我,我姨就马上表态说我可以住进她家里,也刚好有个伴,大家都知道这是最好的方 法,也就这样执行了。
  因为我和小表弟玩的很好,而且她家正屋里边也只有两个卧室,我自然就入住了小表弟的屋,一张大床,我们哥俩没事了可以一起玩,一起睡,一起翻跟头都行 的。
  刚过了春节的那些天,和冬天其实是一样的,因为我晚上要上晚自习,往往我回来的时候,小表弟都已经让小姨哄睡着了,她等到我回来,叮嘱几句,便会起身 回她的卧室去睡的,被窝自然已经暧热了,我刚好趁了她给小表弟暧床的光,洗了脚就舒舒服服的去睡觉了。
  我的春天也就是从这里慢慢的开始了。
  对了,那年我19岁,我小姨39 岁了。
  日子慢慢的一天天过,我的功课也变得更繁重,有时下了晚自习,很多同学还要在一起做习题,讨论今天的重点,那时我回家就会晚了些,有时小姨等的时间久 了,就会在小表弟的旁边也睡着了,等我回来后,自已住里边挪挪,她也就懒得再回她自己屋了,就这样又睡着了,我自然也只有小心的钻进去睡觉了。当然如果我 姨父偶尔在家的话,她就肯定不会留到我们床上睡了,不过也有例外,那就是她们吵架的时候了。
  她留下来的时候,一般是她和小表弟睡一头,我自己睡另一头,开始的时候,她让小表弟睡在中间,后来发现我和小表弟都喜欢揣被子,所以她就又选择睡在中 间,好给我们俩都能压些被子,当然给小表弟压的多些,开始的很多天都很平静,除了我感觉睡觉不能任意移动以外,一切都是和平常一模一样的发展着。身体自然 有时会无意的碰触到对方,但只要没有睡着,我们马上都会分开去睡觉,井水不犯河水的坦然是保持的非常好的。
  慢慢的习惯了这种睡觉方式,我晚上也就自然能睡得比较好了,有时醒来,我也会发现原来我们俩的腿贴在了一起,更有几次竟然是压在了一起,刚开始自然是 不好意思了,醒来后自然就分开了,也都没有什么好说的,反正她晚上都是穿着秋衣裤睡觉的,我那时也没有什么别的感觉。现在想起来,那当然是不可原谅的错误 了。
  时间就是在这些小的接触中过去了半个多月,平静着前进。
  又是一个我回来很迟了的晚上,我进了里屋后,发现小姨和小表弟已经睡熟了,我在外屋洗了脚,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窝。因为今天的功课太难了没有完成,我 感觉头有些疼,动来动去的睡不着,这时我的手一不小心又挨着了小姨的腿,我突然发现和以前不同,因为我的手挨着的不是原来碰到过的秋裤,而是直接挨着了她 的肉,应该说是皮肤才对,我的心里一下子激动了一下,我故意又不小心的碰了一下,见她的呼吸依然是睡着后的稳定状态,我试着把手掌放上去轻轻的摸了一下, 她动了动就又睡着了。我没有再继续,胡思乱想的最后也睡着了,应该说一直想的问题,她腿上怎么脱光了,她晚上起夜不冷吗?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改穿的是睡衣 了,像大衣一样的那种,自然就不穿秋衣裤了。
  从这天开始,我再看我姨,我就感觉我的心里边有些莫名的小感觉了,具体什么,那时也说不上来,反正也不是真的要怎么怎么样,就是那种小动心的意思了。 包括白天在家里和学校碰面的时候,我开始有意识的想看她的腿到到底长得什么样呀。晚上在床上有机会的话,我也开始大着胆子假装自己睡着了,挨着她也不再分 开了。她要是醒了就自己挪挪,不醒也就刚好如了我的心意了。再说了,我也没有过分的动作,也就是揩点小腿的油罢了。
  到这里就需要介绍一下那时我姨情况了,那时她刚刚进入39 岁,身体已经发福了不少,但因为一直从事老师这个工作,在镇上看起来那是比和她年龄一样的女人 有气质和年轻许多的。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她的皮肤在女人中属于相当好的那种,在加上她的打扮比较应该说是职业女性化了吧,总之是一个算不上非常漂亮,但很有 韵味很有层次的女人了。
  事情终于在不经意间往前推动了一步。
  那是一个晚上,半夜我感觉到她下床到外屋小便,她家里外屋很大,我们晚上起夜用的便盆放在卧室门外边。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我突然有了想看一看的感觉,我故意把脸扭过去, 眯着眼睛,偷看着她从外边一边提裤子一边跑回来的情景,我感觉我的下边竟然小小的弹了一下,吓得我马上闭眼,不再看了。
  她睡下一会儿后,我也起身去尿尿,当我快速钻进去的时候,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她竟然问了我一句,你冷不冷呀?
  我一缩身子:姨,不冷,
  这时她的手过来摸到了我的脚说:看你凉的吧。
  然后她又问我:今天怎么感觉你睡的不好呀,是不是功课有压力?
  让我和她说了几句功课的事,
  她又问:我刚才起床时是不是惊醒你了,你才睡不着。
  我马上说:没有呀,我刚醒,自己想去小便的。
  她笑了笑,松开我的脚,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在我快要眯着的时候,她的手突然又放到了我的脚上,我心里一动,但我没有动,继续睡着的样子,这时她竟然也和我以前的小动作一样,见我睡 着了,轻轻的往我的腿上滑了过去,我一阵心里边的激动,果然,她点水一样的几下,在我的大腿侧停了一停,轻轻的放到我下身的内裤上按了一下,在感受到我那 里的弹性后,马上缩了回去。一夜无眠,我们都沉沉睡去,只是知道等我醒来的时候,我们的腿的的确确的压在了一起,而且是肉挨着肉的压在一起。
  第二晚以后,我们之间的小动作便开始多了起来。我们都心照不宣的假装对方睡着了,我们挨着以后也不再分开,但也都没有太过分的动作,最多我们在没有衣 服的地方轻轻逗弄些动作,在有衣服的地方,始终没有做进一步的动作。因为那时说实话,我还对女性的身体是什么都不懂,而后来我也知道,我姨那时也只是把我 当小 男生小游戏罢了,也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打算。她最多也就是在我的内裤上揉弄几下,就收手了。说实话,这种事情倒真是让我连着难受了好几天。我知道会难受 ,但我内心里还是想让她摸几下,这时我也可以大着胆子从她的小腿摸到大腿上去,但只要再一往上走,就会让她的手给打下来了。
  事情终于还是不经意间又往前推动了一步。
  又是一个半夜,我从外屋小便回来,睡下后,小姨的手又滑了过来,我也抱着了她的小腿,她的手在我的内裤上隔着又捏了几下,竟然没有回去,而是探了进去 ,握住了我的下边。第一次她的手直接和我的下边接触,我一下子僵到那了。她的手开始轻轻的套弄着,小腿一边压着我的胸口,感受我的心在砰砰的跳得变快。我 下边变得越来越硬,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在我最紧要的时候要来临之前,她突然松开了我,又把我扔到了那里。我很郁闷,很生气,也很无奈。我当时其实都有 了想强迫她的想法,但理智还是胆小占了上风,浑浑噩噩的又睡了一个夜晚,这个晚上,我梦遗了,很丢人,但我也做了一个决定,我再不让你摸了,我不要再难受 了。
  然后是好几天,我都不再怎么和她说话,晚上更是,再不会挨着她睡,也更不会再有什么接触,一有接触,我马上就躲的远远的到床边去,更不会再去摸她了。 她也意识到我生气了。白天故意找话我和我说,我也是爱理不理的样子,用现在的话,就是很叛逆的样子了。这种冷战持续了有一周左右。
  甚至于我妈过来看我的时候,都问我是不是在姨家住着不舒服,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呀,我都说是学习压力太大,所以才会有心事。我妈还拉着我姨,交待说, 要我姨一定多开导我,让我又不要压力太大又要多学好功课,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姨也只是笑着答应我妈。
  然后明显得我姨开始平时更关心我的生活和学习,主动的和我谈很多话题,但我老是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她恨的也批评了我几次,但我就是你说我听,我应该怎 么样还是怎么样,夜里有时她想和我示好,我也完全不搭理,更厉害的我马上去尿尿,她一动我就去尿,她也没办法。我和她的关系在继续冷淡下去。
  我的精神也开始变得不好,变得有气无力那种,反正我对学习我也不怕,但我现在想休息一下,不要她管那么多。
  应该是快到4月的样子了,我在学校和同学间发生了一起冲突,事不大,但在老师心中像我这从来不惹事的好学生有情况了,马上就通知了我姨。在学校当着老师 的面,我姨训了我一顿,我低着头什么也不说,就又回去上课了。
  晚自习后我回去后,她已经和小表弟睡了,她和我打招呼,我不理她,自已躺下就睡。不一会儿,她的手又摸了过来,很温柔的那种,但我马上起床到外间去尿 尿,但让我意外的是,她居然也起床跟了出来。
  我刚撒完尿,她就到了我的身后。我打算转身进去的时候,她从后边一把就抱住了我。我一下子呆住了。她抱的我很紧,她也没有动。我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和 她胸前的柔软。我无措的轻声叫了声,姨。她抱的更紧了,把她的脸也贴到了我的背上,她的右手从我的腰上划了下去,一把握住了我。
  我颤抖了。她开始一前一后的弄着,我感觉到她的身体也在发热,呼吸也重了起来,我想扭身,但她坚决不让,就这样,她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这确实是我的 第一次手淫,而且是这样很刺激的第一次,我很快的控制不住,一泄如注了。
  她等我射完,松开我,低着头用她睡衣的下摆给我擦拭干净下身, 我只能看到她披开的长发,我用手去抬起她的脸,这么近距的欣赏我这个可爱也可气的小姨。 外屋的灯没有开,但我也感觉到她脸红的厉害,是那种平时根本看不到的红,是那种我感觉很漂亮的红,我意识到小姨这时的表情是非常迷人的那种。
  我很绅士的抱住她的身子,仔细的欣赏她此时的表情,她不自然的低声,不生气了吧。我没有说话,轻声叫了姨后点了点头。我低下头学着去亲她的脸,她的眼 睛,她的嘴唇,她开始回吻我,接着就是传说中的湿吻了。我们挤压在一起,她感觉到我的下身又有了反应,她推开我,姨是为你好,不能一直来的,回去睡吧。我 很听话的就回去了。
  这晚,我好觉,她没有再回来,回她自己屋去了,这晚,她失眠了。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她的眼睛有些红,精神很不好的样子。
  她一见到我看她,脸一下子又红了,虽然没有昨天晚上红的那么妩媚,但也让我注意到了。她很不好意思的避过我的眼神,只是说着小表弟好好吃饭。
  这时,我自然不会再学二椤子的感觉了,虽然我不能在小表弟面前表现什么,但我自觉的很快吃完,主动的和她打招呼,自己先跑去上学了。
  那一天的精神也好的出奇,一点儿都不累。到学校后我也不乱扯淡了,玩的不错的朋友对我嘀咕,回家让K了吧,我笑笑,也不多说,就和他们一起玩去了。
  午饭和晚饭我都是在学校里边吃,其他时间一直呆在教室里做题,这一天我都没有见到小姨。
  晚上回去后,小姨没有在我们房间里睡,我也没有打扰她,就自己洗洗睡了,我能感觉到她的心里边很矛盾,想想也是,她昨晚的举动很是大胆了,竟然和我这 个外甥真的拥抱,爱抚,亲吻,做了这么多夫妻间才能做的事,而且最后又用手把我给弄了出来,就算是我,也知道这是不伦的事情。接着好几天,我们一直没有正 面的说过话,但她从我的任课老师那里和我平时的表现上已经知道了我几天的进步,因为我能感觉她看我的眼神慢慢的不一样了,我的心里边自然也不由得升起了说 不出来的期待。
  又是一个晚自习,天开始下起雨来,凉凉的,而且越下越大了。
  那天晚上刚好小姨也在学校值班,我知道她没有拿雨具,我就想着应该表现一下,铃声一响,我就借了两把我住校同学的伞,跑到她的办公室接她,这时,我想 的是给她一把,我自己留一把用,我也不想做的太明显了。
  她办公室里边的她和小王老师还在写着什么,我在门口叫她,她一看是我,我能感觉到她的脸又红了一下,但她马上就自然下来,让我进去。见到我拿着伞,她 对面的小王老师笑了,我和你姨正在说这雨下得这么大,也没伞,怎么回去呢。
  我说,姨,我习题还没做完呢,还要和几个同学做题,给你们送两把伞,你们先回去吧。
  小王老师自然愿意了,那谢了,今天得谢谢小锋了。
  这时我姨说,那好吧,你一会儿不下了也早点回去,小心些。
  我说,知道了,就又回去教室做我的习题了。
  题一会儿就做的差不多了,同学们都要回宿舍睡觉了,关系好的拉着我让我去宿舍和他们凑合一下,我说算了,我再做会儿题,一会儿不下了还回家睡,因为。 我不习惯在宿舍睡,乱的很,呵呵。而且我也想回家里睡,因为就算不能发生什么,至少也能做个好梦吧。
  谁知道雨下得更大了,正在我想着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教室的门让推开了,我姨走了进来。
  还不回家?
  我问她,姨,你不是回家了吗。
  她笑笑说,刚才和小王出去,忘记了拿手袋,又回来找,看下这么大,就随便来叫你一起走了。
  我看着她,自然不能说不走了。我们走出教学楼,她把伞交给我,你撑吧,我接过来,在很暗的路灯下走出了校园。
  路上很安静,我们慢慢的走在黑暗里。
  我感觉到伞有些小,我把它交到左手,右手从她的腰上环过去,把她往我身上拉了拉,让她往我这边来一些。
  我说,姨,近一些,别淋着了。
  小姨身子有些硬,低声说,把手拿回去。
  我胳膊就又收了回来,但她的身子没有再往外走,就这样紧挨着我继续往下走了。
  一路无语,一路温暖。
  雨竟然是下得更大了,在我们拐到我姨家的那个胡同的时候,因为天黑路滑,她一不小心踩空,身子往前抢去,我马上伸手去拉她,雨伞也歪了。
  一个小插曲,但我们的衣服马上湿得差不多了。
  这下我可就感觉到冷了,我一只手打着伞,一只手从腰上抱着她就不再松开了,她也没有拒绝,彼此感觉着对方的热度。很快我们到了她家的大门前。她开门, 我紧挨着她打着伞。
  门开了,我们俩人进去,关门。
  在门洞里,我放下了伞。两只手从后边紧紧的抱住了她,她也没有动,这样静静呆了几分钟。她说,快点回屋吧,衣服都湿了,得换下来,要不,会感冒的。
  我没有动,继续抱着她,感觉着她的身体,把头埋到她湿透了的秀发里亲吻着。
  我的身体也禁不住更挤向小姨,她穿的是上班时的穿的套裙,也差不多让雨淋的湿透了,都贴到身上,我感觉从后边抱着她很舒服,但我这时更想能挨着她的皮 肤,因为我知道那会更舒服的。
  我小声地问道:" 姨,我想再感受一下那晚,可以吗?" 小姨的身子轻轻的抖动了几下,等了大概有几秒钟,她才说:" 好吧。" 我试探着把用左手从她的 衣服里搭上了她的小腹,那里好软,那种丰腴的感觉真是妙极了。我抚弄了一会儿,我看小姨没什么反对的意思,就把手向她小腹的下边伸去,那里肉更多,衣服也 不怎么湿,我马上感觉到一种温馨。
  当我正在摸的时候,小姨把我的手按住了,说:" 放在那就可以了,别乱动。" 我乖乖的不动了,但我把身体更贴了上去,我的胸口挨着她的后背,一只手掀 起了她裙子的后摆,早已硬起来的下身顶在了小姨的屁股上。她的屁股好丰满,我挪动着身子让鸡巴尽量顶在她的屁股沟里,因为那里让我最舒服。
  我感到小姨的身子在发抖,我问:" 姨,你冷吗?""有点,你好好抱着姨就别乱动了,小锋。" 这时,我感觉下边很不舒服,我的一只手就想从她的裙子下面伸过去扯她的内裤,她似乎呻吟了一下,她一把拉住 了我的手,不让我动,但没有说什么。我把小姨抱得好紧,鸡巴就顶在下面不动,享受着。她也渐渐不抖了,身子也由刚才的僵硬慢慢变得软下来,任我紧紧地抱着 .
  两次被她拒绝,我有些急了,我在她的耳边。轻声的求着她,姨,我那难受,你刚才答应我像那晚一样的。
  这时,她突然吃吃的笑了,你个小坏蛋,今天晚上给我送伞是有企图的呀,她的屁股一沉,和我的身体就分开了。
  我一时又有些急了,一把把她的身子扳了过来,姨,你又不理我了。
  这时,我非常近的,正面的,和她贴到了一起。
  她一边拒绝,一边轻声的骂着我,你个小坏蛋,不是好东西,不理你了。
  我一边紧紧的抱着她,感受着我们身上的温度和湿滑,死不松手。
  她扭动了几下,两只手也紧紧抱住了我,不再反抗了,她的胸口也主动的贴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到她的动作以后,我的手也大胆起来,开始从她的背上滑了下 去,直插到她的裙下边,扣住了她的屁股上的肉,我们开始磨擦起来,她的手也开始在我身上动了起来。我低头盯着她,她似乎不敢和我对视,眼神躲着我,看着别 处。这时她的手隐隐碰到我那挺得高高的下身,她有点关心的问我:" 是不是胀得很难受?" 我彷佛是从心底呼喊出了:" 是啊!" 小姨坏坏的说:" 真是可怜。" 我急着说:" 小姨,我还要上次那样 ?" 小姨看着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 就知道你是小坏蛋。"这时她的手就滑了过去,按在了我的下身。她弄了几下,感觉到我实在难受,就把手探进到内裤里,放在我的分身上,她似乎也没估计到有那么烫,缩了一下手 ,但马上就抓着了它。轻轻的套弄起来,这时马上让我就有了飞上云霄的感觉。我忍不住把她抱得更紧,两手去扣住她的屁股就向嘴上吻去。她刚说了句:" 别乱摸 ." 她的嘴唇就被我堵上了。
  由于我们是面对面的挤在一起的,而小姨的左手在帮我手淫,我和她接吻时,我的手就差不多扳住她的屁股把她抱了起来,她站到了我的脚面上,她几乎是趴在 我的身上,我使劲将她搂向我,这时,她的乳房碰着了我的胸口。那一刻我几乎窒息,一种很有感觉的柔软从胸口迅速传遍全身。我乾脆直接把她搂得压在我身上, 让我的她的胸口紧压在一起。
  我上面和小姨亲吻着,中间被压着她的奶子,感觉甚至清晰到觉得那一对奶头在顶着我,下面被她的小手套弄着。这三管齐下的刺激让我有点坚持不住了。很快 ,我就到了临界点,小姨知道我要射了,她挣扎着从我的身上挣脱出来,随手抓着她的裙摆放在了我的下身上,她的手还是继续在帮我弄着。我觉得下身一麻,就有 好多东西噗噗的射了出来。
  当我从射精后强烈的刺激中回过神来,看见小姨又是用那种满是爱意的眼神看着我,但似乎和以前不同了,这种爱意有一点变化,但是什么变化,我还感觉不出 来。再一看,她的裙摆上有好多浓浓的精液,散发着强烈的味道,而小姨手上也有不少。
  她见我在看,笑着说:" 这下好了吧,看你,把小姨的裙子又弄得这样…" 我带着歉意说:" 小姨,对不起,我帮你洗吧。""谁说要你洗了,你回去睡吧, 你也换了衣服,我一会儿给你洗了。" 看着小姨说话的样子,我觉得那好像是一种和爱人说话的神态,有一种媚态。
  我到了屋里,小表弟已经在呼呼大睡中了。我换了衣服,给小姨送了过去,她也已经换过了,见我过来,说,你放下吧,回去睡,明天还要上学。我想再和她温 存一会儿,她低着声音骂我,回去睡吧,刚才都冻坏了,再不走,以后都不理你了。
  这时,我真的感觉到了她对我说话中的温柔和爱意。
  我说了声,姨,你也不要睡太晚了,谢谢你。
  她随手给了我一拳,谢谢你,哼,这样谢呀。然后自己笑了起来。
  我也笑了,她不理我,我也只好自己回去睡觉了。
  又是一夜好梦,因为我能感觉到这晚我们的关系确实更近了一步。
  好事后自然是一夜好梦。
  梦里边的情景现在确实记不起来,好像有我和小姨,还有好多人,甚至还有我们班的女同学,还有那个小王老师,乱七八糟的,大家在一起上学,一起做游戏, 一起洗澡,对了,竟然还有洗澡,到处都是白花花的人影,我姨的影子离我最近,我看的也最清楚,还有反正是很开心很荒唐的事,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情都让 梦到了。然后天突然 下雨了,水变得好冷,我和姨都让淋湿了,然后,……但梦醒后,我发现,好事变成坏事了。
  我感冒了。
  由于昨天晚上淋了雨,没有及时的换掉湿衣服,以及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的头疼得厉害,浑身烧的厉害。
  小表弟叫我起床的时候,发现我的难受劲头,马上告诉了我姨。
  我姨拿了温度计给我,量过后,也吓坏了,39度还要多,她一边手忙脚乱的给小表弟准备早饭打发他去上学,一边给我洗湿毛巾换着搭在我的头上降温。看着没 起什么作用,她让我不要动,她送和小表弟到学校后,自己调了课后就给我买药回来,也好给我请假,我硬着头皮说,没事,不要紧。但她还是风风火火的走了。又 过了一会儿,我的头更疼了,感觉快受不了迷糊状态下,感觉她和卫生所的一个医生进来了,给我打了针,听着她着急的询问医生我的情况,再以后,我就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夜里了。
  睁开眼睛,我自我感觉身体没那么烧了,手脚也有些力气动了,但,肚子在不停的叫着,我知道我是让饿醒了。我起身想看看能不能找些吃的。
  一扭头,我呆住了。
  我发现我姨就伏在我的床头睡着了。
  这时我突然有了种很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不自觉的伸手去抚弄她的披散开的头发,我一动,她也醒了。
  她马上坐起来,一边用手去摸我的额头,一边问:小锋,你醒了?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姨,几点了,你怎么不回去睡?
  她没有回答我,手又在她自己的额头上试了试,自己说着:你饿吗,姨给你把吃的拿过来。
  她出去的一会儿,我看了看表,晚上10点了,我不由得苦笑了,瞧我这病厉害的。
  她把饭热了给我端来后,催我快些吃,我也不客气,确实肚子空了。我一边吃,一边问,表弟呢?
  小姨坐到床边:在我屋里边睡了,你不舒服,我怕他影响你,也怕传染,让她去我屋里边睡了,你今晚自己好好休息吧。
  风卷残云一般,我把那些吃的都给消灭了。看着我把吃的喝的都给弄净了,小姨笑着说,姨做的有这么好吃呀?
  我接着说:当然了,姨做的当然好吃了,姨做的什么都好吃……姨笑了,以前让你在家里吃,你总不愿意,非得去学校吃,怪谁呀?
  她好像突然意识到了我的后一句话的意思,我看到她的脸上马上又是一红,她的手伸过来在我腿上狠狠的拧了一把,就你会学坏,活该你难受。
  我突然伸手搂住了她,把她拉到了我的怀里。
  我把头埋到她的发丝里,我轻轻的问她,以后还有好吃的吗?
  小姨抵抗了几下,就不再动了:你病好了就没事了,吓坏我了,要不你让我怎么和你妈交待呀?
  我的左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从她的腰上探了进去抚弄着,她很自然的依到我的身上,我的右手她拉着她的手放到了我下边的凸起上,她用手隔着裤子轻轻按了按 ,又揉了几下,就这样温存了几分钟……我正甜蜜的时候,她突然推开我:快松开,火上边我刚才浇了水……看着小姨匆忙跑了出去,我心里边有了一丝失落。
  但我同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应该去方便一下了。
  从厕所回来,我依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她在那里忙着灌水,换火,我突然感觉这个女人离我很近,很近,这好像应该算是我的女人了,能算吗?我自己在那发 呆,好像还不算吧?
  小姨知道到我站在那里,回过身来推着我:听话,回去躺着,我给你倒水再吃点药。
  就站了一会儿,我就感觉到身体好累,自然也就想着自己的心事回去了。
  小姨收拾好,拿了药和水进来坐到我的床沿上:来把药吃了,明天就好了。
  我起身吃了药,递给她杯子的时候,说了一句我刚才想了这么久的话:姨,晚上在这儿睡吧?
  听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姨的拳头已经砸到了我的肩膀上:小坏蛋,什么话?姨怎么能在这儿睡?
  我很委屈的去扯她的手:为什么不能呀,我们……她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再乱说话,以后没人管你了。
  她挣开我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不学好,就学坏,看你考不上学怎么办?
  我马上抢白她一句:我要考的上,你是不是就在这儿睡?
  小姨回头冲我把脸一沉:你这个样子?考的上才怪!
  她竟然不理我,心里边的感觉不爽到了极点。这时自然很是有点小郁闷,不过,身体确实没有恢复,一会儿就沉沉入睡了。
  可能是她认为我的这场病是她引起的,也可能是她意识到再和我保持这种亲密关系很不应该,从那天起,她对我都又开始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不再给我碰她的机 会。不过,这次我也没有闹小情绪,因为,我总有一种感觉,只要我功课好了,小姨是不会一直不理我的。
  时间继续,我和小姨的关系已经很正常化了。除了身体上的接触基本没有外,她对我在学习和生活上的关心是越来越多了,而且我们之间那种眼神之类意识上的 交流也变得多了起来,我们说话也开始随意起来,当然也默契起来,我甚至能从中感觉到她对我的喜欢和那种若有若无的爱昧。
  果然,4月份的二次摸底考试,我发挥的比自己想的还好,年纪3个班我拿了个前8,当我姨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讲给我家人听的时候,我能听出,她的高兴是出自 内心深处的。
  晚上破天荒的,在我妈电话里要求我姨做点好吃的前提下,在我们晚饭的时候,除了多了两个菜,桌上还多了两瓶啤酒,小姨还真打算给我小小的庆祝一下。我 自己一瓶,小姨和小表弟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