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兩天,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我在公司的餐廳,看見了一對孿生姐妹,她們姐妹的身材、相貌幾乎一樣。聽說,雙胞胎之間具有超乎想像的聯繫,像一隻雁的兩翼,可以分兩左右,但沒辦法獨立作業,拍動左翼時,連右翼也會隨之舞動。

我叫心蘭去查詢一下,知道她們中,姐姐叫雲兒,妹妹叫冰兒,兩人都有模特兒般的身材,身高166cm,胸部雖然不大,但高挑苗條的優美線條,雪肌玉膚真如冰雪般的雪白晶瑩。

當天下午,這兩位長得差不多的女同事來到我的辦公室,異口同聲地,笑盈盈的說:「不如來玩玩我們這對雙生兒吧?看看你分不分得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我先介紹,我叫雲兒,我右手邊的是我的雙胞胎妹妹冰兒。」

我看看雲兒的,再瞧瞧冰兒︰「咦!你們兩個真的很像樣,而且都是赤裸,一樣大細的乳房,你叫我怎麼分得出?」

雲兒說:「哈哈!我早她三分鐘落地,所以算是姊姊。妹妹從小到大跟我身高一樣,體重一樣,成年以後連三圍也一樣,不過現在體重差了一公斤,你知道誰比較重嗎?」

我瞧瞧坐在另一頭的冰兒,瓜仔臉、星月眉、嘴角兩彎輕淺梨窩永遠帶著笑,跟雲兒可是百份之一百二十的相像,就算同一個模子鑄出來的也沒辦法如此唯妙唯肖的了。

「當然是你比較胖羅!」分辨不出,我只好隨便蒙。

「奇怪!你怎麼知道!」雲兒睜大眼睛。

「有一半機會答對,我亂猜中,也只是運氣。對了,你們雙胞胎姊妹一定發生過什麼心有靈犀的事吧?」我笑說。

雲兒回憶著:「有呀!平常一點的我不說,就說中學時候發生的事好了。那時候妹妹談戀愛認識了一位大學生,人家對她愛理不理,她卻是愛的死心塌地,書也念不下去,每天回家不是寫情書就是講電話,連帶我也遭到池魚之殃,情緒時喜時悲、起伏不定。離考試只剩下半年,其實她談戀愛關我屁事,只是我很怕這場無妄之災讓我也考差了。」

「有一天晚飯過後,冰兒溜出去約會,而我跟家人擠在沙發前看龍兄虎弟,當時音樂教室單元可是每個家庭必看的節目,沒想到當撥出菲哥訪問吳宗憲最爆笑的片段,我竟然心裡痛的要命,眼淚撲簌簌掉下來,恨不得馬上死去就好。那時全家人笑得人仰馬翻,而爸爸眼尖,發現我竟然在掉淚,詫異的問我哭些什麼?我實在解釋不出個所以然,只能說節目太好笑,一不小心笑出淚水來了。」

「晚一點冰兒紅著眼眶回來,一進門就直接躲到房間裡頭,好說歹說總算她讓我也進了房間,追問之下才知道她剛被男朋友甩了,難怪晚上我會莫名其妙的掉下眼淚。」

「冰兒說她失去了男朋友真不知道明天該怎麼過,一個人傷心的在台中公園池子旁晃蕩了半個小時,就想跳進池裡一了百了。你看,就連這種痛不欲生的感覺我也能感同身受!」雲兒對我笑了笑。

我心中卻轉起另一個念頭,問她︰「也不知姐姐發情時,妹妹會有何感受?」雙胞胎的妹妹冰兒馬上做了個鬼臉,說︰「不告訴你!色鬼!」

其實冰兒真的和雲兒有同樣性子,有相同興趣,連穿著打扮也屬於同一種風格。我打算好好的品嚐一下這對雙胞胎姊妹在情慾上,是不是真的有匪夷所思的心靈感應。

我說:「我房的床至少容得下5個人,你們兩姐妹都上床去吧!」

一式兩具玉體橫陳,我已經色慾大動。幸好她們都戴上了公司的工作證,讓我知道誰是雪兒,誰是冰兒。難得有機會碰上,我決定將以前想過各種3P的玩法,在雙胞胎姊妹上一一實現。

我一上到床,就一手捉著雪兒高聳的玉乳,雪兒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陣顫粟,嬌美如花的絕色麗靨脹得通紅,故作嬌羞地說:「不,……別……別這樣!」

聽著雪兒的央求聲,我更是興奮。我輕撫著她雪白嬌滑的身體。她不住地輕輕呻吟,我的雙手就隨著她呻吟聲,有節奏地在雪兒的玉乳上遊走,順道含住了雪兒的乳頭。

這時,旁邊的妹妹冰兒一邊淫蕩的自慰著,一邊說:「求求你,也來玩玩我的身體吧。」但我沒有理會,順手撫摸著雪兒的玉腿,嘴唇還是含著她的乳頭。冰兒就撲上來含住我的肉棒,不住吸啜。姐妹的雙重快感,令我舒服得任由冰兒擺佈我的肉棒。

在我的淫邪挑逗下,雪兒發出一聲短促而羞澀的歎息。我漸漸移向大腿根部,輕壓揉撫微隆的陰阜,手指在陰戶裡挑逗著。

雪兒開始蠕動起來,翹楚雪臀微妙地起伏。我只覺得玉溝已漸漸濕潤,嘴中本來嬌軟的乳頭也漸漸變硬。我壓向雪兒的下身,拉開玉腿,只見陰阜上芳草如茵,一點點乳白晶瑩的蜜液滲出了陰戶。我站起來,用雙手固定雪兒的纖纖細腰,讓她的陰戶對著我的嘴巴,方便我舔弄著雪兒的肉豆。當然冰兒也沒有閒著,不斷地用口舌刺激我。

我摟住她的雙腿,抽出已被冰兒弄得很硬的肉棒,直向雪兒的陰戶頂去,插進她的陰道內。一絲甜蜜而酸酥的疼痛使她柳眉輕皺,「啊……」隨著她一聲淒艷嬌婉的呻吟,陽具直挺進到雪兒的陰道深處。我感到自己的肉棍已完全進入了少女的陰道。一陣短暫的靜默後,我在窄小的陰道中抽動起來。「唔……唔…」雪兒只有無奈地呻吟嬌喘,身體火熱地蠕動。每一次頂入那緊窄的陰道,雪兒都熱烈地呻吟回應,我逐漸加快了節奏,讓肉棒緊緊地頂在雪兒的陰道中,用龜頭輕頂少女的陰核。我連連輕頂,雪兒就連連嬌喘。

我先停止抽插雪兒,雙腳穩穩的頂住床,上下抖動身軀,讓陰莖在的雪兒的小穴裡,上下撞擊,弄得雪兒是又痕又癢,渴望深深的插入。我示意冰兒跨蹲在我的頭上,把陰戶對著我的嘴,讓我的舌頭舔弄她比較敏感的陰蒂左側。一時之間,兩個形貌相似的女人,一個在上,一個在下,雙雙淫叫輕喘。我在腦海裡幻想已久的畫面終於實現。

看見冰兒的陰戶已經淫水氾濫成災,我就抽了出陰莖,在冰兒的陰蒂上磨來磨去,磨的冰兒搔癢難耐,癢的屁股不斷扭來扭去。接著一下子的,插進冰兒又嫩又緊的陰道。每一次都插到底再拔出來。深深插入慢慢拔出。其實這和剛才一樣,只是換了人,本來插著雪兒,變成坐在我的頭上,供我舔弄她的陰戶。老實說,我根本不分清楚她們的身體,因為她們兩姐妹,連陰戶的顏色和構造都幾乎一模一樣。

雙重的快感,令我不得不停下活塞運動,以免大快射精而掃興。我叫她們跪在床上,把臉藏在枕頭裡,擡高屁股,張開大腿,把陰戶極端誇張的打開在我眼前。果然,兩個一樣的嫩穴,我是分不出誰是誰的。

我用手指戳著其中一個陰戶,問:「這是不是雪兒的小穴?」猜對了,我就插進去,猜錯了,我便轉過身,讓她們調調位置,再猜過。

我一邊幹著冰兒的陰戶,一邊叫雪兒在冰兒前面,從乳房一路舔到陰蒂和嫩穴,同時用手指撥弄著冰兒肉豆。可能是都是女人,她們更懂怎樣讓女性高潮。似乎擁有著同樣身體的雙胞胎,連敏感帶都異樣的相似。

突然,一股陰精從陰道深處內激射而出,浸透我在陰道中的肉棍。冰兒兒的陰精流出陰道,流到大腿上,浸濕床單。她的胴體一陣痙攣,火熱的陰道內一陣收縮,為我的肉棍帶來無限快感,那緊緊纏繞在陽具上的粘膜嫩肉一陣火熱地緊夾,不由得全身一麻,我不禁展開快速凶狠的抽插,深深地頂入陰道內,在快感中射出了精液。

不過射了精後,我還是意猶未盡,總覺得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玩。於是,我一手一個的攬著,又再撫摸她們的身體,再來多次不同體位的三人大戰。

享受完雙胞胎之後,那麼,我現在的生活是到底變成怎樣呢?

因為無時無刻有美女在我身邊,每天起床,已經有美女在旁侍候。大小二便是由女同事解決,只要我感覺到陰莖被她暖暖的嘴巴包住,被她的舌頭輕輕觸碰著。我的陰莖就可以抽動了一下,順勢把尿了出來。就算尿得很急,她還是一滴不漏的接了下來,咽到肚子去。小便完了後,再由其他女同事用口舌頭進行清潔。

家裡和公司都有一個改造的馬桶,裡面可以放下一個女同事的頭部。有女同事在會在我大便前鑽進去。當我坐上「馬桶」,就感覺到有另一張溫暖的小嘴接上了我的肛門,就可以拉出的大便了。女同事會整條整條的吃掉又粗又長的大便,甚至一整根,不經咀嚼就吞入自己的食道。大便完了後,馬上會有另一位女同事用舌頭一點一點把肛門清理乾淨。

這樣一來,大小二便都可以隨時隨地解決,只要有幾位女同事在旁就行。有時怕半蹲著大便會跌到,就叫女同事扶著我好了。我也不擔心衛生問題,因為她們在馬桶服務後都要馬上去徹底清潔,才會為我進行其他服務。

早上起來,吃點早點,奶娘會自覺得把奶子送到我嘴邊,餵我新解的人奶。吃飽後,穿件外套,在30位女同事前呼後擁下,回到公司。

在性政策下,我身邊隨時隨地都會有30位女同事供我差遺,這30人稱為隨身美侍,當中包括我的秘書心蘭,我最愛的模特兒美女芳芳和名器美人清兒,還有12位奶娘。這是為了方便我口喝的時侯會有人奶可以飲,隨時示意身旁的奶娘,要她把奶子遞過來,讓我含著吃奶。12位奶娘,奶水一定不缺的。而這30位隨身美侍,可以每天更換人選。但不論是誰,一旦被我選為當天的隨身美侍,除非我支開她們,否則那天就必須要寸步不離我,隨時隨地為我提供性服務。

無論在公司還是在家,我都會光著身子,方便做愛,所以通常只會在室外穿件大衣,到了室內就脫掉,穿雙拖鞋走動就算了。

在公司內,因為不少女同事都會穿得十分暴露,甚至全裸,方便我可以自由撫摸。而在我的辦公室內,我訂立了兩條規則,一是所有女同事在我的辦公室內都必須完全裸體,連鞋子也要脫掉,二是所有在房間內的女同事都要盡情地放浪自己誘惑我。

反正我的房間很大,容納了二百人,也不會擠逼。另外,在辨公室的吧台,任何時候都會有30至50位女同事光著身子,靜靜地喝茶聊天翻雜誌,隨時準備到我的身邊服務。不過,這幾十位美女都不是我的隨身美侍,她們的人選都是心蘭決定的,如果她們有事,是可以隨時離開的。

通常我坐下的時候,不論是工作,或者休息,我都會叫兩個美女一左一右靠著我坐下,讓我的手可以繞過她們的脖頸搭在乳房上。我美其名是手掌的按摩,實情她們都知道我是在搓揉奶子。有時候,我的手更會在女同事間的胸脯和大腿間移動,享盡手足之慾。亦有兩個女同事跪在我前面,下面加塊墊子,把我的腳擡起來放在她們的胸部,讓我的腳掌踩踏著她們的奶球。另外,有幾個美女或脆或站在我的身邊,替我捶肩捏腿。

有時累了也會去按摩一下。如果有時間,就去公司的澡堂,因為那裡有幾十位專業的技師,可以一邊洗澡,一邊鬆弛全身,是最好的享受。如果工作多,我就好像現在一樣,讓圍著我的美女充當一下按摩女郎。

那麼,我就會示意她們,不要意淫,要正經一點的按摩。那兩個一左一右的跪在我身旁的美女,就馬上小心地一人一隻腳的捧起來,放到她們的膝蓋上,慢慢地按摩起來。她們柔軟嬌嫩的玉手撫在身上的感覺舒服極了,其他美女就從胸口慢慢到肩膀開始按摩,頓時雙肩就像沒了骨頭一樣軟綿綿的。

美女嫩手接著觸及我軟軟的陰囊,兩個拇指在陰囊根部和肛門上或輕或重地按壓,那可是男人最愜意的地方。我舒服得連眼睛都閉上,腳掌在乳房上不輕不重的摩擦著。軟中帶硬又很有彈性十分舒服。慢慢地,腳趾勾到乳峰,她們甚至把身體往前傾,一對飽滿的乳房擠壓在腳掌上。只覺腳掌心傳來一股麻痺的電流,很舒服。

兩個美女一臉媚笑的看著我,用一對乳房慢慢摩壓我的腳掌。隨著乳房不斷地摩挲,漸漸令我血脈賁漲。按摩的力度亦漸漸地加重了,當按摩的力道越來越大,到最後,一陣疼痛傳來,打通了肌肉筋骨,整個人都得到鬆弛了。往往我會舒服得想撒尿,幸好一早就有女同事含住我的陰莖,讓我可以一滴不剩地尿進她的口中。

當然閒著的女同事會替我沖奶茶擰毛巾剝水果,準備小食。看著這麼多麼多裸女服務,我本來還有點不好意思,不過見她們一個個都樂此不疲,我也欣然接受。

如果沒有工作,我有時會躺在沙發上,來個冰火。兩個女同事,一個含熱茶,另一個含碎冰。先後用冷冰冰的嘴或暖咩咩的小嘴含住我的陰莖,冷熱交替下的口交,不斷重複,感覺美妙,只是很容易就會射精。

又或者來個毒龍鑽,其實就是女同事用舌頭伸進我的肛門抽插和舔吸。一開始舌頭只是慢慢的在周邊打轉,漸漸的,她會把舌頭捲了起來,拚命的往裡面鑽去,一邊鑽,一邊還會喘著粗氣,淺吟低唱幾句。肛門會隨著舌頭又插又鑽而傳來一陣溫暖和一種獨特的刺激,使我忍不住想插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