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 > 奇遇上海奇葩一家人(之二) 小丫头妈妈 > 正文      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奇遇上海奇葩一家人(之二) 小丫头妈妈  后来我就成了她家的常客了,也经常留宿在她家。她的爸爸仍然对我很热情,有时候也在她家吃饭,一起喝个酒,就是她爸爸喜欢黄酒,我实在对黄酒不感冒,上海人称喝“老酒”。
    她妈妈我也见到了,有资本保养,有幸福的家庭,有足够精液的温润,所以44岁的女人看上去像三十刚出头。小丫头长的不像她的妈妈,像她爸爸,但是其实小丫头没有她妈妈长的好看。
    小丫头妈妈更丰润一些,更富态一些;     小丫头脸瘦,属于瓜子脸,小丫头妈妈脸型是鹅蛋型的;     小丫头是头发刚刚及肩,丫头妈妈是长发,马尾、发髻、披散开,各有各的味道;     皮肤虽然没有小丫头的白,但是细嫩处比小丫头有过之而无不及;     特别是一双大眼睛,会勾人的。     小丫头是含苞欲放的花苞,小丫头妈妈是盛开的牡丹;     小丫头的乳房size不算大,但是胜在弹性,胜在挺拔,小丫头妈妈size大,由于地球引力的原因略显下垂,一只手绝对握不过来,每次都得两手捧着;     小丫头的乳头小巧,小丫头妈妈的乳头性感,大,手捂在上边,乳头给手心的感觉是那么的美好,满足;
    啊?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呵呵,要不怎么说奇葩呢。
    后来熟了后,也不光跟小丫头窝在房间里腻歪了,也在客厅里聊聊天,跟她爸爸聊一些时事,聊一些科技,因为我也是在科技公司上班的,年轻人总是接触新东西快一些。跟她妈妈聊一些中国式教育和西方式教育的弊端和优点。他们一家人都喜欢音乐,楼下客厅里有一架钢琴,他们一家三口的手指都能在黑白键上飞上一气,特别是小丫头的妈妈,在弹“献给爱丽丝”的时候,那种指尖的跳跃,那种含蓄活泼的神态,真是太美了。小丫头除了钢琴,古筝也弹得非常好,她有一身演出用的汉服,坐在那里,瘦肖的身材穿着汉服,弹着古筝,表情淡雅宁静。我赛,忍不住了,爆个粗口,真想推到正在弹古筝的小丫头,粗暴的掀起她的汉服,狠狠的插进去……
    上海的大都市处于西方文明跟中华文明的爱情交汇处,到处流荡着靡靡的淫液。大环境下,小丫头的爸爸妈妈,对于西方文化文学研究的相当有深度,对古代文化的精华也相当推崇,我虽然对西方文化除了几首英文歌和开放的性观念文化外,研究并不多,对于传统文化,包括近代文化略有研究,才不至于丢丑。但是咱的过人之处是对各种文化的评论和独到的见解,常有让丫头爸妈陷入沉思的时候,也经常有对我的看法表示惊奇与新奇的神态。有时也搭配着开一些荤一点的玩笑,大家也会心笑笑。所以跟她爸妈也越来越熟了起来。
    小丫头的假期虽然长,但是也有结束的时候。那天丫头走的时候,我特意请假跟她妈妈去浦东机场送她,她爸?忙!小丫头仍然一身“破烂”,除了太阳帽是新的外。仍然是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样子,用她的话来讲,还是可以天天聊天挨我骂的。至于香肠?全世界五十亿,有二十五亿香肠,又不差那么一根。
    我只能无语……
    小丫头走了后我去她家就少多了,偶尔也去她家蹭个饭,有时长时间不去了,她妈妈也会给我电话去她家喝茶。
    了解了丫头家的文化背景后,她爸爸的女人我也碰到过好几个,她妈妈的几个男人我也认识了,有几个甚至也成为了我的朋友。当然,也有或许不是他们家的男人或者女人,因为从表面上看,大家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阶层,我总不能问问,你跟丫头爸爸搞的时候爽不爽?你跟丫头妈妈插的时候浪不浪?虽然观念开放,但是毕竟屈居于这个大环境下边,再说了,这种观念即便在西方社会,应该也是毕竟前卫的,也是会被很大一部分人所诟病的,什么叫做不妨碍人呢?你的私密事情玷污了别人的眼镜和耳朵,这也是一种妨碍。所以明面上大家都是彬彬有礼,热情有度,就像一些普通的朋友聚会,一块吃吃饭,喝喝酒,泡泡茶,聊聊天,开开玩笑。而不是像有些人想象的那种,很多人面前就淫心四起,丑态百出,至于爱爱,那毕竟是一种感觉好了顺便的一种私下里的行为。
     废话不多讲了,继续下边的情节。
     有一次周末,我被丫头爸爸喊过去吃饭,在**路一家有名的徽菜馆。我去的雅间里已有3个人了,丫头的爸爸妈妈和三十七八岁的女人,叫D吧,名字代码,不会被人肉。D我也见过几面,其中一次是在他们家里,我也看到过丫头爸爸在厨房里抚摸D的屁股。
    我们俩男人一个喝老酒,一个喝啤酒,俩女人喝红酒。D是北方人,嘲笑我们喝酒不够味,被激之下,我们要了一瓶五粮液。丫头妈妈坚持红酒,我们三个人换了白的,刚喝还没几杯,D接了个电话,她的一朋友出了紧急状况,丫头爸爸主动陪D去处理事情。只剩下我和丫头妈妈,丫头妈妈酒量很一般,偶尔喝点红酒,在上海没有陪酒灌酒这一说,就剩我们俩了,我喝酒的性质也缺缺。丫头妈妈说:“我陪你喝点白酒吧。”我想起我跟丫头的第一次,你说这万一酒后再大了胆子,虽然不太用担心丫头爸爸和丫头,但是从心理上来讲,既然跟丫头上了床,再跟丫头妈妈发生点什么,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是丫头妈妈的眼睛会说话,勾人的眼睛弯了两下,我就不知道自己姓啥好了,几杯酒下肚后,丫头妈妈的脸上就升起了红晕,我们聊小丫头上学,聊她的那些同学、朋友,她还问到我跟丫头做爱时候的感觉,甚至问丫头的表情,说丫头对我跟对其他的那些朋友有些不一样,说他们全家人都很喜欢我。
    我们俩喝了也就半瓶多,她撑死了二两。我看她眼神迷离了,就买单走人。送她到了家里,她竟然跑到厕所抱着马桶开始干呕。我给她拍着背,让她能够吐出来,喝过酒的人都知道,如果喝多了,吐出来就会好很多。虽然干呕了半天,还是没吐出来。天地良心,我真是没有往歪里,你想一个喝多了在吐的人,即便没吐出来,口水站了一下巴,脸色潮红,再美的人也让人性欲全消。
    最后把她扶到房间里,帮她把高跟鞋和袜子脱下来,投了块毛巾,给她擦了下脸、脖子和手,给她盖上被子,又倒了杯水,放到她床头柜上。看和她平和下来,闭上了眼睛,刚要出去,她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怎么了?还想吐?”     她眼睛仍然闭着,“别走开,陪陪我!”     然后手突然用力,把我拉到了她身上,我措不及防,双手本能的往下按,按下去的位置正是她的两座双峰,丫头妈妈一声呻吟,加上绵软的手感,让我心头一荡,丫头妈妈两根胳膊搂着我的脖子,我半趴啊她的上身上,她的脸在我脸颊上上下蹭着。这真是亲生的母女俩,俩人亲热时候的习惯都很像。
    我也轻轻了搂着她,这时候考虑丫头,考虑乱伦,实在是一件很败兴的事情,但是又有种别样的刺激,身下的这个女人比我大15岁哦,还是我操过的小丫头的妈妈,从某种意义上讲,她算是我丈母娘哦,但是话说回来了,我跟丫头妈妈也没血缘关系,再说她女儿和丈夫估计都不会在意的,何况还是个美人呢,看上去三十出头,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几岁嘛。
    磨蹭了一阵后,丫头妈妈的嘴巴终于上来了,丫头妈妈的嘴唇略厚,特别是下嘴唇,含在嘴里特别性感。既然送上门了,干嘛不要,她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盛开的女人,一个有味道的女人,还是一个我心底也暗暗喜欢并意淫的女人。我也想过有上她的可能,但没想到这么快,丫头才走了几个月而已。我也很喜欢接吻,特别是跟这种性感嘴唇的女人接吻,女儿的吻带着一丝丝甜味,妈妈的吻带着一种暖暖的馨香的味道,搀着一股酒味,不知道是实际有那种味道还是感觉上的味道,我也抱着她的头,忘情的跟她吻了起来,摸着她的长发,其实我是喜欢长发女人的。跟丫头在开始在一起,其实我更多的是一种被动。跟丫头妈妈我是真心投入的,我们俩吻得天昏地暗,至少得吻了十几分钟,喘不动气了,松一下,马上再吻,丫头妈妈的睫毛也比丫头长,眼角的鱼尾非但没让我败兴,反而让我更加疯狂的吻她。
    后来我的身子侧着不得劲,我干脆甩掉拖鞋,趴在了她的身上,丫头妈妈的身上太舒服了,心理上不自觉做着比较,丫头瘦,这种体位趴在上面,稍微有点硌得慌,丫头妈妈的身上丰润,软绵绵的,并且随着我们的深吻,丫头妈妈的身子越来越软。终于我想起来一件事情,除了接吻,活还很多哦,读书是不能偏科的,身体的各部位也不能厚此薄彼。我的手从丫头妈妈衣服的下摆下伸了进去,丫头妈妈的乳罩竟然没有海绵,没有海绵还显得那么大。揉到乳房时,丫头妈妈的声音大了起来,但是隔了一层终究不舒服,我想掀起乳罩,但是她穿的是一件修身的上衣,乳房尺寸又大,乳罩越不过山峰,我想从上方突破,但是衣服里的空间实在限制着我的活动。我不得不停下接吻,直起身子,结她的上衣,最后还有俩扣子没解开,丫头妈妈一拉我,我又倒在她身上,她又开始了第二轮的索吻,我但是幸好,这两颗扣子已经不妨碍我对付她的胸罩了。立马两个乳白色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我说过我不能厚此薄彼了,所以没多一会,我就又中断了接吻,把嘴巴的战场挪到了两个大大的半球上,我也不管什么技巧了,直接一口直奔乳头而去,另一只手也立马空降到另一个山峰峰顶。
    丫头妈妈突然一声高亢的呻吟,吓了我一跳,性感的峰顶在我的拨弄下很快挺立了起来,两团乳白色的软肉在我的嘴巴和手下不停的变化着形状,丫头妈妈两手抱着我的头,不停的抚摸。身子也开始不停的左右扭来扭去。
    丫头的乳房挺翘,动一下晃半天,妈妈的乳房绵软,硕大,有种满满的丰收的喜悦,特别大大乳头,给人一种特别性感的感觉。没多一会,丫头妈妈的身子挺直了起来,让我大吃一惊,这么敏感?就吻了会嘴巴和奶,这么快就高潮了?!
    我抬起看看自己的成绩,丫头妈妈脸上酒后的潮红跟性爱后的潮红还是不太一样的,现在感觉脖子都有种红色要透出来了。一种满满的成就感充溢在我的心头,看着她半张的性感嘴唇,我忍不住继续吻了上去,侧一下身子,从下边把她的裙子撩到了腰部,虽然她臀部更是丰硕,好在裙子是那种宽松的,同时把手伸进了内裤里。
    晕倒,长江流域连日暴雨嘛这是,黑色林子都被淹没了,内裤的裆部,全部湿透,整个胯部,一片汪洋。小兄弟实在受不了了,扯下丫头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扔到地上。
    什么?地上?人家里地上比你家床上都干净,湿透了,甚至要滴水的内裤丢床上,弄湿了床单呢,这还没开始干活呢。
    站在床上三下两下脱光了自己,低头看着挂在丫头妈妈身上凌乱歪斜的衣服,床上的女人,一条腿半曲,遮挡着私处,一条胳膊半遮着胸部
    唉,知道你是老师,虽然不是上语文课的,但是也不用我诠释这犹抱琵琶半遮面吧。这样会更让人有种流鼻血的冲动的。
    眼睛半眯着,眼神带着一种魔力,让男人为之向往甚至疯狂的魔力。我已经没有精力再去细细照顾这第三极了,因为小兄弟着急了,口那里都已经开始流水了。我直接顺着河流,一杆到底。
    是的,一杆到底,又让我想起了丫头,丫头的那种紧握感,不好意思,没有,不是紧握感差点,而是就是没有。好在阴唇肥厚,森林茂密。到底了,她身子才突然一紧。我靠,这是么回事,里边一阵蠕动,这里还会动的嘛。
    抽刀断水水更流,抽出来,带出一些透明的液体,继续势大力沉一杆到底,鹅考,真的会动,并且里边好烫。刚高潮完的状况吧。
    什么九浅一深,什么神龙摆尾,什么技巧,去他妈的吧,我不停的像个刚经人事的傻小子一样,不停的大开大合,速度越来越快,不停的体会着她里边那种会蠕动的包裹感,虽然没有那种紧握,但是那种内部软软的蠕动太爽了。
    小兄弟虽然兴奋,但那天敏感度并不高,主要是空间宽阔,直接高速驰骋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射的感觉。到了后来丫头妈妈像疯了一样,脑袋左右摇摆着,身子像波浪一样不停的晃动,我俩浑身都是汗,泛滥的洪水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丫头妈妈来了几次高潮都记不清了。    
    后来丫头妈妈嘱咐我,这事别让丫头知道。我还奇怪,丫头不是连你的好男人都用嘛,你用用她的又能怎么样呢,再说她大大咧咧的性子,不像会因为妈妈用了她的男人就会跟她妈妈急吧?丫头妈妈笑了,告诉我反正先别让她知道,要是万一不小心知道就知道了,反正别故意让小丫头知道。后来我们“交流更加深入后”,在一次事后聊天时才说出原因,丫头妈妈和她爸爸都感觉丫头对我和对别人有点不太一样,怕丫头真对我认真起来,而丫头妈妈与我床上的交流会多少影响我们俩的正常发展。我说我比丫头大十岁哦,明显不是一代人。丫头妈妈说我和丫头妈妈还差15岁呢,不一样跟她上床。再说她和丫头爸爸都不太介意我比丫头大这么多的。并且还笑展望未来,如果我们俩成了,她和我也就更方便了。
    直接晕倒!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