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出差到原部队驻地所在城市,临行前一天晚上,跟几个战友一起去一个山脚下的农家乐饭庄,由于几个都是我好兄弟,原来在一起时就经常斗酒,今晚也不例外,从天蒙蒙黑一直喝道大月亮挂在天空,大家都喝的差不多了,我踉踉跄跄地出去上厕所,但是那里已经被一个大妈给捷足先登了,听到我晃门,大妈不耐烦地用当地方言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       我等了一会,但是尿急挡不住,于是我就顺着篱笆朝菜地深处走去,我走了几十米,认为不会被看到了,掏出JJ准备撒尿,可是刚转过身,从我左边的阴影里突然站起来一个人,我对着对着月光看了一下,是一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女人,样子挺好看,皮肤白净,中等身材,略显丰满,挺着个大肚子。       那女人看到我掏出来的JJ,张嘴要喊人,我当时虽然喝多了,但脑子还算清醒,心想:妈的!她这一喊,可是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万一被老乡们给抓住,搞不好是一顿乱棍,虽说那几个战友有的是警察,有的是部队的,这事能利用关系摆平,但这他妈也费事啊,关键是传出去我更丢不起这个脸!     这个想法也就是一瞬间在我脑海里闪过,那时我反应更快,一把就把那女的拉倒跟前,用胳膊夹紧她,用手捂住她的嘴,然后低声对她说:“别叫!我到这来撒泡尿的,别的没啥子事”,那女的听了我的话,用力地点了点头,我稍微松了一口气,侧着身子对着篱笆尿了起来,憋了这么久,真爽!       当我尿完甩甩JB准备收工的时候,突然那个孕妇突然回手一把抓住了我的JB,我也下了一跳,紧了紧夹着她的胳膊,低声说:“松手!放开!”,但那个女的好像丝毫不害怕,反倒握着我的JB来回撸动,还用大拇指在我龟头上轻轻地摩擦,我的小弟弟哪能受得了这个刺激,直接拔剑出鞘,斗志昂扬了。       这时候我才有机会仔细看清楚状况,原来这孕妇只穿了意见类似罩袍的薄睡衣,而且没带胸罩,我的胳膊就直接搂在她那双至少是F罩杯的奶子上,可能是刚才她站起来比较急,睡衣的后摆卡在了内裤的上面,小小的内裤根本盖不住她那雪白丰满的大屁股,在月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我侧过身,把像铁棒一样的大JB贴在她的大屁股上反复摩擦,同时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你想要了吗?”,她微微点点头,我松开胳膊,她低着头慢慢地往前走,但手里仍然抓着我的JB,我就这样被她牵着走了十几米,到了一排黄瓜架底下,这个发情的小孕妇立刻蹲在地上,一口就把我的JB吞了进去,她津津有味地吃着,像是饥渴了很久,JB上的快感一阵阵传来,让我舒服的不得了,我轻轻的说:“受不了,不行了~~”。小孕妇看到这个样子,站起来转过身去,撩起睡衣,双手扶着黄瓜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已经把内裤脱了,把整个白嫩的大屁股对着我,并左右的摇晃着,好像在招呼我进去。       我以前和老婆在孕期也做过,知道这时候要注意,不敢贸然提枪插入。于是我先是用手抚摸小孕妇的蜜穴,那里面早已经泛滥成灾,阴水都快流到腿上了!摸了一会,我用坚硬的大肉棒,伸到了她的淫水潺潺之处,在洞口反复磨蹭,倒是这个小孕妇,一把抓住了我的JB,直往她洞里塞。我受到了鼓励,哪里还客气,直接用九浅一深,轻柔地在她小逼里抽插起来。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小孕妇估计还不过瘾,拉起我的双手送到自己的奶子上,我抓起这双巨乳,轻轻地揉捏、挤压,同时也不断用大JB在她小逼里来回抽动。小孕妇咬着嘴唇,喘着粗气,不是发出低低的、细细的呻吟声。在这月光下,和着虫儿的鸣叫,简直是一首动人的交响曲。       接着,我把小孕妇扳过身来,她两手紧紧勾着我的脖子,我则双手轻轻托着她的大屁股,我用舌头在她的大奶子上游动,大肉棒在她蜜穴里轻查,她的头则往后仰,尽情的享受着这鱼水交欢的愉悦,过了一会,我感觉快要射了,加快了抽动的频率,小孕妇似乎也感觉到了,改用双手抓紧我的胳膊,使劲往我身下压,我也不舍得抽出JB,所以猛冲了几下,把满满一管全射到了小孕妇的蜜穴里。       我抱着她喘息了一阵,慢慢地松开了手,小孕妇很体贴地蹲了下去,亲了亲我的JB,然后用手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匆匆地消失在旁边的树影里。       我理好裤子,顺着原路返回吃饭的房间,正好看到一哥们在抱着树吐,我踢了他一脚,骂他太怂,然后拉着他回到酒桌上继续喝酒骂笑。       饭后,服务员大妈来收东西的时候,我假装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你们这是不是有个孕妇啊,刚才出去的时候差点撞到她!”,大妈说:“那是我们老板的儿媳妇,小两口原来在南方打工,春节后儿子回去了,媳妇怀孕就一直在家养胎”。       后来我虽然又去过那个城市,但是再也没去那家农家乐。现在想起来当天的情景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月光、那样一个没说过一句话,却被我干得高潮连连的丰臀巨乳的小孕妇,那样一段露水情缘。可以说是在我心底的一段美好的私密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