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 > 【腊肉西施(原文+续)】 > 正文      把H小说吧_H文_肉文_H小说在线阅读文库保存到桌面 【腊肉西施(原文+续)】  【腊肉西施(原文+续)】   「腊肉西施」
  作者:小墨
  字数:27219
  一、梦中仙子
  一九一二年的中国可以说是内忧外患,民不聊生。
  但是一九一二年中国也有一点点曙光,那就是民国成立了,辛亥革命成功了, 袁世凯成了大总统。
  不过所有的一切一切对于底层的民众来说,都无关紧要,他们想的只是自己 的温饱问题,奔腾的黄浦江不知道流淌了多少的岁月,也不知道哺育了多少代人, 上边的一个个破旧的渔船在午后的阳光下不知道疲倦的奔袭着。
  杨浦港不象是黄埔港那么大,很少有客船过来,行走的多事些杂货渔业之类 的船只,码头上的人们穿戴也和上海滩这个不夜城大相迳庭。
  可是就在这些穿的破破烂烂的人群中一个穿着米色西装,头戴一个黑色绅士 帽的年轻人,正向着江面上张望,因为年轻人穿的太干净,码头上的劳工都会远 远的绕开,生怕自己身上的灰尘弄脏了这个少爷光亮的尖头皮鞋。
  这个少爷穿戴一样的少年,大约二十出头,在码头上站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了, 眼中满是焦虑,却没有一点点不耐,他不时的看看自己的鞋子和衣服,生怕上边 有了一点灰尘,而影响自己的形象。
  就在这时,一个客船从远处的江面驶来,这是一个双层客轮,速度很快,江 上的小舢板见到早已经远远的避开,因为船上有着长鼻子黄头发拿着枪的人,还 有船上全是些洋文,这种全是洋文的船可是撞了小船都没人管的。
  很快客船靠了码头,有人栓了缆绳,船上伸出白色的船梯,那米色西装的年 轻人早已经三步两步跑到了船边,船上下来了几个船客。
  其中有四个年轻的女子,三个穿着白衣长裙,走在最前边的是一个短发女子, 穿了一套蓝色西服,手中一个皮箱,玉鼻挺直,双唇微薄,丹凤眼,英气十足。
  她的身后是一个穿着典型欧式长裙的女子,头戴贵妇帽,肤若羊脂,玉手中 一把花洋伞,伞下是一张天仙一样的面孔,只要看上一眼,都会让着炎热的阳光 多上几分清凉。
  米色西装男子见到这第二个少女早已经目不转睛:
  「穆雪!」米色西装男子喊道。
  「少聪!你果然来了,姐姐呢?」少女说道,声音带着天然的娃娃音,让男 子浑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服。
  「穆雨有事,说不来了,等妳回杨浦时候再见吧,怎么这次这么急要去南京 啊。」米色西装男子故作镇定的说道,不过他手心还是见汗了,毕竟这是他一直 以来的梦中情人,相隔三年,丽人更加美艷.
  「哦,这样啊,这次正好和于娇姐姐一起去南京见一个老师,我这次从法国 回来就不走了,等我回杨浦一定找你们。」穆雪说着,指向第一个的短发女子, 短发女子只是对着米色西装男子淡淡一笑。
  两人简单的聊了两句,穆雪便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应该这个叫做于娇的短发 女子的,另外两个女子也上了车,轿车慢慢的驶向远方。
  米色西装男子感觉心里好像失去了什么,盼了三年,走了半日,等了一个多 时辰,只是聊了两句便和心爱之人分开,少年无精打采的向回走去。
  五月的杨浦已经很热,可是米色西装男子没有停歇的意思,他的方向正是杨 浦的西郊,在一片不高的土山破的北坡有一个不大的院落,米色西装男子到了这 里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山坡下边有一条不大的小河,几只野狗跑了出来,看看米色西装男子独自回 来,便又跑回了不远处的树林之中,西装男子进了院子,院子不大,一间破旧的 木屋,院里有一条不大的黄狗,黄狗见到男子欢快的叫了两声。
  男子没有管这些,进了屋子把西装和皮鞋小心的脱下,然后放进一个已经旧 的不成样子的皮箱里,换了一身粗布衣裳,狼吞虎咽的吃了桌子上的几块腊肉和 一些早上的冷饭,喝了几口水,便躺到了一个很大的木床之上,看着屋顶上挂着 的一块块腊肉发呆。
  ……
  「嘿嘿,这腊肉真好吃,少聪哥哥,我长大一定要和你学做腊肉,然后做阿 姨那样的腊肉西施。」一个娃娃脸的女孩笑着说道,这是十年前的穆雪……
  米色西装男子名字叫做霍少聪,穆家和霍家是世交,他从小就喜欢穆雪,经 常给穆雪和她的姐姐穆雨带自己母亲做的腊肉吃,后来为了讨好穆雪自己也学了 做腊肉腊肠。
  那时候他们还是在一个学堂上课,三人的学习都很好,霍少聪喜欢穆雪,可 是穆雪却反应冷淡,用穆雪的话说,她要去大城市,要出国,后来穆雪果然出了 国,只留下的喜欢霍少聪的穆雨。
  本来霍少聪和穆雨两人也要相继出国的,可是再后来两家先后被人陷害,家 破人亡,霍少聪便和穆雨两人都选择了挣钱供读穆雪。
  穆雪并不知道两家的情况,霍少聪和穆雨也不想让她知道,但是现在穆雪回 来了,他们也只好瞒过一时是一时了。
  为了这次去见穆雪,霍少聪可是早早就起来了,现在已经睏的不行,不久就 沉沉的睡去了,晶莹的口水已经流到了木床上的一层皮革之上,这黄褐色的皮克 可是霍少聪花了不少心思才弄到的,即便是光着身子睡在上边也非常舒服。
  他梦到了穆雪,可是穆雪却在和她心中提到的皮特上床,霍少聪几次想冲过 去,不过却不能,最后自己还被穆雪骂成了流氓,霍少聪最后还是醒了。
  看看天色应该快天亮了,霍少聪匆匆洗漱了便去上班了,他上班的地方离住 处很远,大概要走半个时辰才能到,那就是杨浦监狱。
  二、杨浦监狱内的腰斩
  杨浦监狱不大,但是却是实实在在的人间地狱,据霍少聪所知,到这里的人 还从来没有活着出去的。
  「哎呦,这不是霍呆子嘛,嘿嘿,来的正好,我们哥几个要去喝酒了。」一 个光头男子看到霍少聪说道。
  霍少聪只是呆呆的一笑,便坐到了牢门边上,光头男子和另外两人便离开了, 今天外边下着雨,监狱里实在是没什么事情,因为监狱里现在根本没有犯人,上 次进来的犯人早已经去了阎罗殿,吃完午饭霍少聪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让开,让开,霍呆子,开门,妈的来货了!」四个人扛着四个麻袋进来, 霍少聪赶紧开门,因为他看到第一个是一个马脸大汉,这人可是这里的狱头,叫 做马六,据说和现在新上任的总统大人袁世凯都能达上关系,可是不得了。
  这麻袋里肯定是人了,而且是女人,因为杨浦监狱自从马六接手以后,收容 的全是女犯。
  这些女人都是以政治犯的名义被抓进来的,或真或假,但是最后都是惨死在 了这里,马六管杀人叫做宰羊,宰羊的时候霍少聪多数只是远远的看着,如果不 是人手不够,他连近身都不能,他的差事只是收尸。
  「看样子又要有活干了。」霍少聪低声说道,靠在了监狱边上的牢门那,不 久之后光头他们也回来了,狱房里边开始响起了阵阵女性的惨叫,霍少聪困意又 来,便又睡着了。
  他又做了个梦,又梦到了穆雪,这次穆雪居然在被马六强暴,然后活活被剥 了皮,霍少聪想去救,却总也过不去,这梦好真实,霍少聪以前也梦过那么几次, 没想到这一天多就梦到了两次。
  「起来,起来。妈的,拿铡刀。」光头把霍少聪踢醒。
  霍少聪迷迷糊糊,帮着光头把铡刀弄进了内牢,所谓的内牢就是放犯人的地 方,这里不过七个牢房,中间是一个不但的空地,放着这种刑拘。
  这也是秘密斩杀人犯的地方,地上的青砖已经变成的暗黑色,只要是不用公 开处决的女方都会在这个空地上解决。
  霍少聪是很少进到这里边的,因为光头刚刚介绍他来到这里工作的时候就进 了内牢,并且那天他亲眼见到一个少妇被活活开了膛,肠子流了一地。
  他吓得尿了裤子,光头骂他没用,以后再也不让他进里边了,特别是马六在 的时候,怕他丢人,铡刀拿进去自然是铡人了,显然是这几个女的有不听话的了。
  「啊~~」一声女子的惊呼从边上的一个牢房中发出,霍少聪转眼望去,一张 天使一样面容的少女,正呆呆的看着自己,少女全身赤裸,下身满是污物,显然 被蹂躏了不止一次,这人不是别人,不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穆雪吗!
  「嘿嘿,你这小子倒是识货,这妞不错,今天晚上你也来尝尝吧,和她一个 房间的另外一个小野猫也很好,今天晚上老子玩完以后,你可以来好好爽爽。」
  马六看着双眼发直的霍少聪说道。
  「……」霍少聪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低下了头,穆雪也面色一红双手摀住 了雪白的双乳低下了头,眼泪也又一次哗哗的流了出来,她身后真是于娇和另外 一个女子,于娇还好,另外一个女子已经瘫软成了一团。
  马六又看看了霍少聪和穆雪,很有深意的嘿嘿一下便什么也不说了。
  那个准备被腰斩的女子已经被拖了过来,霍少聪事先在地上铺了草蓆,草蓆 上边有铺了些稻草,这样那女的被腰斩之后肠子鲜血粪便之类的大部分会被稻草 拖住,最后夜好收拾一些。
  这个女子霍少聪认识,霍少聪准备离开的时候马六拦住了他,说跟他混这些 早晚要上手的,如果再尿裤子就崩了他,让他也上来帮忙。
  铡刀被放到了稻草之上,这是普通股的铡刀,就是农民用来斩草的那种,只 是这刀锋被霍少聪已经磨得锋利。
  「别杀我,别杀我,呜呜,我好好的,好好的侍候你们,我是贱货,我是贱 货,我舔,我舔好吗?」
  那女子已经哭成了泪人,拚命的挣扎,可是这么多男人按着怎么可能让她动 的了。
  这女人已经是很有姿色了,细腰丰臀,双乳挺拔,肚脐很深,显得她的小腹 更加圆润,拚命扭动的身躯让她显得更加妩媚,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比不上里 边关着的三人。
  其他人根本不理会这些,把她面向下按在了铡刀上,腰部直接按倒了铡刀的 刀巢之上,柔软的腹部,被刀巢上的圆钉顶的深深的陷了下去,显得更加柔软美 丽,这种柔与刚的结合果然有种别样的美感。
  这种杀鸡儆猴的方法是马六常用的方法,而且屡试不爽,他们往往先是把女 人弄进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强暴,再然后弄出一两个姿色差一点的。
  不听话的,当真其他女人的面用残忍的方法宰杀,最后连哄再骗让其她女人 好好服侍自己,什么放妳走了,什么最低也会给妳个痛快啊,让妳穿着衣服死去 啊,等等,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顺从,但是大部分女人的结果还是在屈辱中惨死。
  马六到了一边抽烟,光头双手握住铡刀,其他人按住四肢,霍少聪则是按住 这个女人的小脚,一看这女子便没有受过什么苦,粉红色的脚掌,每个脚趾甲都 细细的修理过,小脚呈现元宝的形状,在主人的挣扎之下来回扭动着。
  霍少聪还可以看到这个女子的下阴,虽然里边还有白色的液体流出,不过还 是不影响它的美感,美丽的臀部一抖一抖的,好像刚刚做好的白色果冻。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那若软细嫩的小蛮腰怎么可能阻挡 住厚厚的钢刀,年轻裸体女子被拦腰斩成了两截。
  稻草和蓆子上满是鲜血,内脏一下子涌了出来,流了一地,她的双腿依然在 挣扎着,小脚则是微微的颤抖,一股浓重的内脏气息一下子充斥了整个牢房。
  「哇~~~ 」穆雪吐了,然后晕了过去。
  「唔~~~ 」被腰斩的女子发出野兽一样的嘶吼,最后脑袋被光头用马刀一下 剁了下去,总算是给她了一个解脱。
  霍少聪拿了一个破木桶,用一把大剪子剪开被腰斩女子的上身腹部和下身的 小腹,掏出内脏,装进破木桶,然后把尸体用蓆子一卷。
  因为人头要照相的,所以放到了外边,这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一个月总会 做上几次,这里的犯人确实不是人,只是被杀了的羔羊,腰斩和被开膛的犯人的 内脏是一定要用破木桶装了的,如果不装的话搬运的时候会弄的到处都是。
  地上还满是鲜血,明天收了便可以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了看女人被 残杀的情形,他觉得自己已经和这里的每个人一样,已经变成了魔鬼,因为这里 就是地狱。
  霍少聪把铡刀和被腰斩的女的尸体拖出了内牢,看样这个女人要陪着自己睡 一晚上了。
  出内牢的时候马六故意走了过来,低声的说:「小子,你的事情我听光头说 了,嘿嘿,你供读的这个女的根本不是什么处女,在国外早被洋鸡巴操了,我知 道你想救她,你一会别睡,老子今天帮你问问这娘们在国外都干了什么。」
  「是……是~~」
  三、穆雪的故事与割首
  很快里边响起了穆雪的淫叫之声,显然是马六又上了她,不过这次很顺从, 霍少聪偷偷的从门缝里看着,光头上的是于娇,另外几个人一起在玩另外一个女 的,穆雪按着马六的指导摆出各种姿势,并且拚命的吹着马六的鸡巴,最后马六 射了。
  可是他没有罢休,而是用右手抓住了穆雪左边的乳房,那柔软的乳房一下子 就变了形。
  「妞,妳是乱党不?」
  穆雪眉头微皱,却没有喊:「不,不是,我,我只是个学生。」
  「哦,那你在外国和洋人上过床没?」
  「没~~~ 没~~」
  马六手一用力!
  穆雪:「啊~~~ 啊~~~~~ 有,有~~~ 」
  「几个~~~ 最好别说慌,最好说细点,不如老子就把你的小馒头弄下来!」
  说和马六又一用力,狠狠一转,那乳房好像面团一样被拉长。
  「啊~~~~一个~~不~~啊~~~ 四个~~彼特~~马斯~~路~~还有茹特~~~ 」
  「哈哈~~好,继续,他们谁的鸡巴大,妳们都怎么认识的。」
  「……」
  就这样,穆雪被逼着慢慢说出自己国外的性生活,按穆雪说,这些在国外也 没什么,她和这些男人上床一个是因为喜欢,再者是因为她想留在那里。
  但是法国男人只是为了浪漫,没有留住穆雪,最后她没了办法回了国,后来 因为觉得于娇很有背景,便和于娇走的近些。
  霍少聪听听就不再听了,靠着那卷着尸体的破蓆子睡了,这马六很喜欢打听 一些美丽女子的隐私,还有她们和其他男人的床事,穆雪更不列外,霍少聪忽然 觉得自己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了。
  ~~~~~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们答应我了,让我走的,呜呜,你们这帮骗子。」
  天亮了,马六拖了一个女人出来,这女人齐肩长发,身材中等,皮肤比较白, 被人绑住了双手和双脚。
  「哼,没办法,我们今天要拿两个人头去交差,昨晚上有一个了,数不够, 至少拿妳凑数,你最好别叫,不如我就不是割妳的脑袋了,而是先剥了妳的皮再 说。」马六一脸疲倦不耐烦的说道。
  那女子马上不喊了,只是跪在那里抽泣,霍少聪马上又拿了个破蓆子过去, 放到了这个女人的身前铺好,这几乎成了条件反射,这是他的工作,他就靠着这 个还有卖腊肉供读穆雪。
  「嘿嘿不错,我喜欢,我马六就喜欢狗一样的人,老子昨晚日你的假洋婆娘 日的不错,小妞活不错,一会你也试试。」马六看看霍少聪说道。
  「是!是!」霍少聪木然的说道。
  「还不谢谢马爷,跟着马爷混啥都有。」光头踢了一脚霍少聪说道。
  「谢~~~ 谢~~谢谢马爷。」霍少聪看着里边不敢看自己的穆雪说道,他感觉 自己身子一下子被抽干了,穆雪身子看上去还是那么美丽,好看,只是双乳有些 淤青,脸色有些苍白,正捂着自己的两个小兔子,低低的饮泣。
  「妳们两个看好了,特别是妳。」马六指着穆雪说道。
  「本大爷念妳只是跟着于娇胡闹,只要好好表现就会放了妳,让妳和我这个 小兄弟成个家什么的,至于于娇,对不起,郑汝成大将军都知道了这事,后日斩 立决。
  不过妳好好表现,我也会让妳死的痛痛快快的。」说话间,霍少聪也看到了 角落中的于娇,于娇还是那么孤傲,身上一丝不挂,蜷缩在了一起,神情略有木 然。
  「马晓婉是吧,和我一家子嘿嘿,不过没用,有什么想说的没,没有了,哥 哥就送妳上路。」马六结果光头递过的一把菜刀说道,这是马六的习惯,他说女 人就是菜,不用菜刀用什么。
  「呜呜,快~~~ 快~~快点就好,我~~我怕疼,我~~我好想妈妈,还有我弟弟 ~~~ 呜呜。」
  「好勒!很快的,至于妳娘和妳弟弟就见不到了~~」
  马六说着抓住马晓婉的头发,向上一拉,然后「唰~~」刀子在马晓婉的脖子 上一拖,那纤细的脖子就如同多了一张奇怪的大嘴,里边有着气管,血管,食道, 血管里两道血剑喷出,喷了马六一身,下边的破蓆子上也多出两条红色的血线。
  马晓婉的双手和双脚被绑的很禁,口中发出哦~ 哦的声音,一阵阵的血沫从 她的嘴里和鼻子喷出。
  「啊~~呜呜呜~~~ 」穆雪看到这里还是大声哭了,昨天虽然也见到了一个姐 妹的惨死,甚至她都不知道她的名字,她本来不想看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因为 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了,看看或者知道自己当时的处境。
  马六把刀子来回切了两三次,马晓婉的脖子只剩下颈骨的链接,最后被马六 又是一拉一撬,「嘎崩」整个人头便被切了下来。
  「马爷好手艺!」光头马上叫了起来。
  「马爷好手艺!」霍少聪也跟着叫了起来,大爷开始欢呼,马晓婉的无头尸 身噗通一下倒在了蓆子上,血把她的身体和蓆子都染红了。
  鲜血不停的从颈部的两个动脉往外喷着,身子不停的抽搐着,雪白的娇躯痛 苦的扭动着,胸脯剧烈起伏,双腿时而紧绷颤抖,时而乱蹬,大家你一句我一句 的评论着马晓婉的身体好坏,死装如何。
  有人递来毛巾,马六搽搽身上的血迹,哈哈一笑。
  光头把昨天晚上死的那个女人的人头拿了过来,用相机照了相,相片自然是 向上风交代,这可是两个乱党。
  「走,马爷我今天高新,大家喝酒去,忙活一晚上了,老子也要睡一觉了, 霍呆子,这牢房里边的两个妞是你的了,好好爽爽,你的假洋鬼子小妞不错,水 很多的。」马六说着带着大家都离开了。
  看看地上已经不动的马晓婉的尸体,霍少聪把她的人头也拿了过来,放到了 尸体一起,可以看到马晓婉的小腹还有轻微起伏,这尸身居然还有点生机,这种 小腹的轻微起伏让她显得很是性感,可是一切都结束了,她注定是一具冰冷的尸 体了。
  霍少聪把尸体也用蓆子卷好,这就是他的工作,晚上时候他要把这两个人送 到城西的野狗林。
  「少聪,你能救我出去吗?」穆雪终于忍不住问道。
  霍少聪一僵。
  「你不用问他了,他不过是个收尸的走狗,而且这外边鸣哨暗哨无数,只要 出了牢门便会连他一起打死。」于娇没等霍少聪回答就说道。
  「……是的,出不去的。」霍少聪木讷的说道。
  他刚刚开始时候确实想冲进来救走穆雪,可是他知道穆雪已经和那外国人皮 特同居了,也就是被外国人操了,现在又被这么多人操了,他看看穆雪下身的污 物,实在不想动这个心思了。
  「我~~我不想死~~~ 呜呜~~~ 我又不是乱党~~呜呜,我只是个学生。」穆雪 伤心的哭了起来,其实这里边乱党只有于娇一人,但是于娇却是想把她们发展成 她的一员,不过于娇和霍少聪清楚,这里,不管谁来了,出去的只有尸体。
  穆雪感觉身上一暖,原来霍少聪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把一件衣服给她盖了 上去,然后霍少聪吻了她,最后两人缠绵在了一起。
  这个叫霍少聪的男人穆雪也很喜欢,但是她有自己更远的目标,所以她认识 了彼特,认识了马斯~~并且和他们上了床。
  但是他们都有家庭,最后还是抛弃了她,她又认识了于娇,因为于娇很有背 景,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于娇的背景是三井党,就是乱党。
  最后居然落到这步田地,她努力的迎合着眼前这个男人,希望能有那么一线 生机,她像母狗一样舔着这个男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用力的允吸着这个男人的 命根子。
  霍少聪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些,这和找鸡有着根本的区别,他感觉自己舒服的 几乎要疯了,那柔软的舌头,那天使一样的眼神,柔软的小腹,一手可以握住的 水蜜桃一样的小乳房,一切的一切都想做梦一样。
  他插了他最心爱的女人,最后他射了,射到了天使一样的女人的小嘴里,那 小嘴是那么小,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插破一样,精液直接射进了这个女人的喉咙深 处,穆雪把精液咽了下去。
  霍少聪忽然感觉一阵恶心,这个女人或许根本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天使吧,插 了她也不过如此,而且她是那么肮脏,被外国鸡巴插过,被那么多人插过!
  霍少聪把穆雪按倒了地上,然后疯狂的插着,穆雪发出妓女一样的淫叫,不 过还是那么有磁性,那么娃娃音。
  霍少聪不知道插了几次,最后他累了。
  「帅哥,你不想尝尝我这个乱党的滋味吗?」忽然边上的于娇说道。
  三井党据说是原来的土匪王三春弄的一个小党,做的也都是一些偷鸡摸狗的 事情,和一些真正的乱党根本不能相提并论,而这个于娇不过是一个被权势蒙蔽 了双眼的富家女罢了,霍少聪自然不知道这些。
  「……」霍少聪直接扑了上去,如果不是这个女人,或许穆雪不会被抓进来, 不过他也想感谢这个于娇,因为她让他知道,爱情不过如此,上了一切便结束了。
  「啪啪~~啪啪~~~ 」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就这样开始大战起来,于娇的要求很 简单,让霍少聪给自己收尸的时候弄个坑埋了。
  四、腊肉西施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外边开始下起了雨,光头带着一个人回来了,他们 喝了很多酒,让霍少聪把尸体送出去就可以回家了,明天可以不来。
  霍少聪拉着一个破旧的小车,车上是两具年轻的尸体,雨水的冲刷让这两具 年轻而新鲜的肉体渗出丝丝血水,流到深深的车辙里边。
  这条路霍少聪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从三年前到这个监狱来工作,少说也有 两百以上这样的尸体被他从这条路拉到西边的山岗上。
  这也是他居住的地方,因为自己没有家,原来的房屋早就没了,他便在这里 盖了个小木屋,这样送完尸体他便可以睡觉了。
  快到山岗时候几声狗叫,一群野狗围了过来,霍少聪把被腰斩的那具女尸下 身托了下去,然后用车上的斧头从女子的胯部把整个屁股劈开,然后把一侧带着 一条修长的大腿扔给了野狗,野狗疯了似得撕咬着。
  霍少聪又扔下了两颗人头,便把剩下的一个半多一些的尸体拉进了院子,院 子里的大黄狗跑了过来,欢快的摇着尾巴。
  「啪啪~~咕叽咕叽~~」他把那个腰斩的女人的内脏倒进了一个木盆,这可是 大黄最爱吃的东西,看着大黄欢快的吃着食物,霍少聪把剩下的两个尸体拉到了 屋后。
  屋后有个天然的水塘,水塘下边有一个不大的泉眼,水很甜,多出的水会溢 到山坡下边的小溪里。
  霍少聪把马晓婉的身体拖了下来,仰面放到了池塘边上一个光滑的大石板上 边,没了血色的尸体看上去是那么美丽,霍少聪脱去裤子,把肉棒插了进去,这 是每次干活前必做的事情,里边很凉,很紧,他很快就射了。
  霍少聪用刀子刮去马晓婉身上的体毛,主要是腋毛和阴毛,然后清洗干净她 的阴户,用刀子剖开了马晓婉的腹部,业很凉,带着浓重的内脏气息,马晓婉也 算是个美女,只是不能和穆雪和于娇对比罢了。
  他掏出内脏,然后熟练拿来几个木板,把内脏放进一个木板,便开始肢解剃 肉,他就像一个熟练的屠夫。
  把马晓婉身体各部分的肉分类放好,特别是肚皮、大腿、手臂的肉,这可是 做四川腊肉的最好材料,至于排骨手脚内脏则都是用来做广州腊肉和腊肠。
  虽然霍少聪手法熟练,但是一个半多的尸体还是让他忙活了两个时辰,最后 他在各个木盆里边撒了盐、花椒、八角等调理腌制后便回屋睡了。
  他睡得很香,这次又梦到了穆雪,只是这次是插穆雪的尸体,穆雪的尸体没 了血色后是那么苍白,无头的颈部还流着黑色的血液,那颗被斩下的人头更加美 丽,居然嘴角含血的痴痴的笑着看着霍少聪奸尸。
  霍少聪醒来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他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便挑了一些已经凉的差 不多的腊肉和腊肠用那个拉尸体的破处拖着向着市区走去。
  杨浦的市区不是很繁华,但是人流不息,腊肉和腊肠可是好东西,深受杨浦 出海和跑商的人喜欢,也是逢年过节不可或缺的美食,而在杨浦提到腊肉大家便 会想到腊肉西施,在杨浦东边的一个小小店铺的主人~~~ 穆雨。
  「来了。」穆雨欢快的赢了出来,帮着霍少聪把腊肉和腊肠拉到后院,因为 穆少聪虽然把腊肉腌制和晾晒完成,但是她还是习惯把它们都好好加工一下,让 它们变得更加有卖相。
  店铺不大,外边挂着都是成品的腊肉,瘦肉红嫩,肥肉黄滑,这是上品腊肉 的表现,连腊肠也会被弄的整整齐齐的挂在那里,穆雨不用叫卖,没日都会有很 多人来买,一是人美,二是肉更美。
  「累了吧,喝口水。」穆雨笑着递上一杯温水,然后用雪白的毛巾帮着霍少 聪擦着汗,穆雨比穆雪微胖,但是却一点不胖,挺拔的双乳把上衣撑出来个大包, 让她的衣衫显得更紧,低身时候那深深的乳沟几乎可以吸引住所有男人的眼睛。
  霍少聪忽然觉得穆雨是这么美,三年以来很多富家巨商要收他做妾做正房, 她都没干,也因为霍少聪在杨浦监狱工作倒是没人敢迎来。
  霍少聪感受着穆雨给自己轻轻擦脸时候滑嫩的手指的那种细腻的接触。
  「啪~~」霍少聪握住了穆雨的手,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主动握住她的手。
  「少~~少聪~~」穆雨脸色一红,她虽然喜欢霍少聪,但是这么被对方握住手, 她还是感觉脸上一阵火热。
  霍少聪并没有松手,而是轻轻的呼吸着穆雨身上的清香,他忽然好后悔,三 年之久这么好的一个女人在自己身边自己却不在意。
  「对不起!」霍少聪说道,他觉得自己实在是亏欠穆雨太多。
  「是穆雪的事情吗,我看到告示了,明天要公开处决乱党于娇,我在和穆雪 的通信中知道这个女人,我想穆雪也被抓了吧,进了你那里的人没有出来的,你 不用愧疚什么,这都是命。」穆雨说着留下了眼泪。
  「……」
  霍少聪一时无语,他真没想到穆雨会说出这些话来。
  「她~~她死了吗?」穆雨问道。
  「还没有,但是也就是这两天吧。」
  「你会把她做成腊肉吗?」
  「我……会的……」穆雨是卖腊肉不久就知道霍少聪拿来的是人头了,因为 她在一块肉皮上发现了一个痦子。
  但是穆雨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剃去肉上的痦子,并且把霍少聪每次拿了的肉 都细细处理了才挂上去出卖,霍少聪也索性把一切告诉了穆雨。
  穆雨抱住了霍少聪,霍少聪没有像以前一样躲开,而是也紧紧的抱住了穆雨, 那挺拔的双乳顶的霍少聪好舒服。
  穆雨哭了一会:「她的肉我来处理好吗?」
  「好的。」
  「穆雪走了,你会娶我吗?」
  「会。」
  「嗯~~」两人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五、斩首于娇
  第二日霍少聪去了监狱,一日前两人只是深深的吻了一下,和互相抚摸了一 下,并没有做过格的事情,因穆雨要把自己最珍贵的留在结婚的那天。
  今天是于娇的死期,马六答应的于娇可以穿衣服处死的条件最后还是泡汤了, 于娇被光溜溜的绑在了一个马车上。
  如果细看下身会有两条黑色的细线从里边伸了出来,被马车后边一个布衣少 年拉着。
  这少年自然就是霍少聪,绳子的那头是两条被叫做黑鳝的鱼,这种鱼生命力 极强,即便是没水也会活上两个时辰,黑鳝的鳞片会有微微的倒刺,放到阴道和 肛门里边会拚命的钻和扭动。
  勃起的命根子粗的黑鳝放进去可是比坐木驴还要痛苦,于娇本来要骂,可是 早上她被灌下太多春药,只能淫荡的扭动和含糊的淫叫着。
  四周的群众一阵叫好。
  霍少聪的任务指示拉着绳子不让两个黑鳝钻的太深,特别是肛门那条,很容 易钻死人的。
  早上时候霍少聪见到了穆雪,她还幻想着可以出来,霍少聪没有说什么,只 是给了她块做好的腊肉便离开了。
  很快,于娇被带到了刑场,所谓的刑场不过是一个破菜市场罢了,不杀人的 时候大家卖菜,杀人时候大家收摊罢了。
  这次杀的于娇,可以说是百媚千娇了,特别是高傲的面孔、淫贱的眼神、魔 鬼的身材,让整个菜市场被围的水泄不通。
  「大家看到了,这就是乱党的下场,女人也不列外,袁大总统开恩,不然这 就是陵迟,来,带乱党于娇。」马六用他破锣一样嗓子喊道。
  「看看,她多贱,下边好多水。」不知道谁喊道。
  大家一阵哄笑,在哄笑声中,于娇被架了上来,马六上卖肉那拿来一个剁肉 用的木墩子和一把剁肉用的大菜刀,霍少聪在后边拉了拉绳子。
  于娇又扭动了下她小巧的屁股,引起大家的阵阵哄笑,这时候光头接过了绳 子,用力拉了几下,里边的鱼拚命的扭动,于娇也不停的扭动,她又高潮了,淫 水流了一地,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霍少聪要去准备蓆子了。
  霍少聪在人群中见到一个有着小胡子的白皮肤男子,带着一个大斗笠,这人 是非要前来的穆雨。
  按穆雨的话说,自己的妹妹马上要被这些人杀了,既然见不到真人,就看看 这些人如何杀其她人吧。
  「妳不怕吗?」
  「不怕,她~~她下身里边是什么?」
  「黑泥鳅~~」
  「你~~你们好坏~~~ 穆雪是不是会死的更惨~~因为你说过能出来斩首的命都 好。」
  「~~~~~~~~~~会~~~~的。」
  「你会亲自动手吗?」
  「~~~~~~~ 也许~~~~~~~ 会的。」
  ……
  这时候于娇已经死死的被按倒了剁肉的木墩子上,地上还有很多烂菜叶和污 水,于娇的屁股高高的翘起,让她的私处被人尽览无遗。
  「你们~~你们不得好死~~」于娇说道,现在的脖子被死死的卡住,并且尽量 拉长,头发被拢到前边,马六在她的脖子上边比划了一下,然后……
  「吭~~」于娇的喊骂声截然而止,脑袋歪倒了一边,半个脖子被剁开,里边 是白森森的骨头和暗红色的肌肉,只留着前边一点点肉皮没有断开。
  「吭~~」又一刀下去,人头落地,大家松开了于娇的身体,身体不停的抽搐 着,被拖到了一边,有人用馒头沾了于娇里边喷出的鲜血,据说这个可以治病。
  人头被挂到了一个木杆子上,鲜血淋漓,根本看不清原来的面目,于娇的身 体还在抽搐着,其实这是大家最爱看的,很多男的下边都湿了,这种光天化日下 的春光可是少之又少,而女人则多是嫉妒,这么完美的身躯可是自己做梦都想要 的。
  「我要是有这么好的身体,就算是死了也愿意。」站在角落的一个女子说道。
  「嗯,我也是,不过被这么光着身子剁去脑袋多难忘情啊。」另外一个女子 说道。
  「哎~ 真是可惜了,这婆娘要是让我上一次,少活十年我都干,这腿,又细 又长,这小蛮腰,这奶子比迎春楼的最好的婊子都好上百倍。」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有些人开始离去。
  霍少聪过去把于娇的身体用蓆子转了,装上了木车,慢慢的拉回自己的住处, 大家才慢慢的散去,穆雨也到了霍少聪的住处,帮着霍少聪把于娇弄成一块块的 肉腌制完毕。
  「这些都是人皮?」穆雨看着那床上的皮革说道。
  「嗯~~」
  「你可真会做,有空帮我做一张好吗?」
  「我们结婚了,我会做一张更好的。」
  「~~~ 好~~如果我死了,你也要把我做成一张床。」
  「不,我要把妳做成衣服,天天穿在身上,做成内裤,天天包住那里。」
  「你~~你好坏。」
  六、切开的穆雪
  穆雪憔悴的坐在牢房的角落里,霍少聪在牢房外边铺好了蓆子和厚厚的稻草, 穆雪知道自己的时候到了。
  「嘿嘿小子,今天你的梦中情人上路,怎么样,啥感想啊,敢不敢自己来, 不过你要是动手,斩首可是不行。」
  马六坐到一边笑着说道,他的身前放着这种刀具,脚下是那把锋利的铡刀。
  「我来真的可以吗?马爷,我给她开个膛,大卸八块。」霍少聪高兴的说道。
  「开膛,嘿嘿,当然可以,马爷我好几天没看见活妞开膛了,你也知道爷爷 就好这口,来,你来吧,光头你帮忙。」
  「好勒~~」
  「谢谢马爷。」霍少聪在马六身前的刀子里边拿了一把剔骨尖刀,光头则是 把穆雪从牢里边拖了出来,穆雪开始还是神情木然,可是听到活体剖腹时候开始 发疯一样的喊着。
  「马爷马爷,你不是说今天割了我的脑袋吗?求你了马爷,您杀我吧,穆少 聪,你这个没用的狗,你,你别这样对我,我,我爱你。」穆雪挣扎着,被跪着 按到了稻草上边。
  霍少聪没有说话,从屋角拿了一瓶子液体,刀子放在口中,把液体倒在了右 手上,在穆雪的肚子上一抹,然后又倒了一些分别抹在穆雪的四肢根部和脖子上, 这液体是放了盐的豆油,起到软滑作用,特别是在剖腹的时候可以一刀到底,抹 了豆油的肚皮显得更加性感。
  「妳有什么遗言?一会儿我会用刀子从妳的阴毛扎进去,然后挑到心口,然 后掏出肠子放到一边,再切下妳的四肢,因为我不会弄破妳的肠子,妳不会死, 这豆油里边还有大烟水,也会让妳死的慢点,快死的时候我会切下妳的脑袋。」
  霍少聪冷冷的说道,这时候的他好像是变了一个人,那穆雪也好像根本不认 识一样,或者这时候的穆雪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一个人。
  穆雪早已经吓得面色惨白,那被腰斩的女人的惨状她可是亲眼见到,按着霍 少聪的说法自己岂不是更惨:「少聪,少聪我对不起你,我~~~ 我不该和洋人上 床,我~~~ 我是贱人,你放了我吧,不,你切去我的脑袋吧,呜呜。」
  「没话说了是吧,其实我也很贱,贱的连狗都不如。」
  「噗~~」刀子一下子扎进了穆雪平滑的小腹,鲜血顺着血槽喷了出来,穆雪 的小腹是那么洁白,那么柔软,血也顺着她下边黑黑的阴毛流到了大腿上。
  「啊~~~ 疼啊~~啊~~别挑,别挑啊~~我的肚子~~我有话说~ 呜呜。」穆雪哭 着喊道。
  「说吧。」
  「姐姐,姐姐还好吗?她知道我会死吗?」
  「妳姐姐很好,她知道妳会死,她也很伤心,我决定明天娶她了,妳~~走好。」
  「嘶~~」刀子一转,向上一挑,像切开嫩嫩的豆腐,切到了心口,肚皮被切 开,美丽的肚脐也没有幸免。
  内脏哗的一下带着黄色的脂肪涌了出来,涌到了下边铺好的稻草上,弄弄的 内脏气息一下充满了整个牢房,霍少聪想着原来无论多么美丽的女都是如此味道。
  「啊~~~ 啊~~呜呜呜~~~ 」穆雪感到阵阵恶心,还有身体被撕开的剧痛,可 是她喊不出来。
  「咕噜,咕噜~ 」内脏被掏出来,霍少聪娴熟的切断肠子和腹部之间的链接, 把它们摆到了一边。
  穆雪被仰面按倒了地上,她痛苦的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青色的大肠和红 色小肠盘旋在那里,带着红色血迹和黄色的脂肪,让着美丽的姑娘有了另外一种 美感。
  光头照了相,没有人理会下边女孩子的挣扎和惨叫。
  刀子扎进了她的左侧大腿根部,挑左边大筋,然后切开大腿和胯部的皮肉链 接,肉皮外翻,露出黄黄的脂肪和黑色肌肉。
  在穆雪的惨叫声中,又切开屁股和大腿之间的肉,这里的肉很肥,很好切。
  血很快染红了所有的稻草和蓆子,流到了下边便的青砖上,把青砖浸泡的更 黑。
  霍少聪把刀子往大腿根部的骨缝里一扎,然后慢慢一挑一撬,那大腿居然嘎 崩一下被拿了下来,然后霍少聪又挑开右边大腿的大筋,慢慢切开皮肉,拨骨卸 腿一气而成,看的马六光头等人都傻了眼,就连手艺最好的马六都点点头。
  然后霍少聪又切下穆雪的双臂,穆雪双眼已经充满了血丝,她眼睛一转不转 的看着霍少聪,眼中满是怨毒,祈求。
  刀子扎进了她左边的乳房,霍少聪用力的揉了一下这个柔软的肉球,唰的一 些切了下来,扔到了一边,然后是另外一个乳房。
  「哈哈,没想到啊,没想到,我们霍呆子居然是个高手啊,来光头给点根烟。」
  马六大笑道。
  光头赶紧给点了根烟,霍少聪满身是血,却很冷静的抽着烟,光头仔细看了 这个人,确定是霍少聪才慢慢的退后。
  霍少聪没有理会地上还在痛苦抽搐的穆雪,烟灰却掉到了穆雪天使一样的脸 庞上,穆雪嘴巴微微张开,粉红色的舌头露出一半,眼中满是泪水。
  这种被活活开膛并且大卸八块的酷刑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可是今天她却被一 个曾经深爱自己的人像畜生一样开膛肢解了,她很后悔,后悔做过的很多事情。
  这根烟抽的很慢,穆雪感觉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对,从霍少聪开始下刀的 那一刻时间久停止了,不过总算结算了。
  霍少聪抽完了这根烟,慢慢的切下了她的人头……
  一日后
  穆雨在木屋后边的池塘边上,收拾着穆雪的内脏,大肠里边的粪便被弄出去, 然后翻来覆去的清洗干净。
  「小妹死的是不是很惨。」
  「是的。」
  「你动的手吗?」
  「是的。」
  「小妹的肉一定很少吃。」
  「嗯~~」
  霍少聪也在窒息的剃下穆雨的肉,但是他先慢慢的剥下了穆雨的人皮,他要 给自己和穆雨用这个做两件内衣,这样穆雪就可以天天和他们在一起了。
  晚上,满桌子的美酒佳肴,一双美丽的小手和一对美丽秀气的小脚被摆在了 桌子中间,四周是大肠汤,炒腰花,扣肉,南瓜烧排骨……
  穆雨和霍少聪相依而坐,而对面的座子边上放着一颗人头,人头前边是一双 筷子,一杯酒,这人头自然就是穆雪,她依然还是那么美丽,只是眼睛不甘的空 洞的睁着,面容上依然还挂着那痛苦死去的表情。
  「穆雪,我和妳姐夫霍少聪今天结婚了,谢谢妳的送来的菜哦,来干杯。」
  穆雨说着喝下了自己手中的酒,霍少聪也喝了下去,两人喝了很多,有说有 笑,霍少聪说最好吃的是这对桂花双脚,穆雨则说最好吃的是桂花双手和烧心片。
  不久床上响起了两人欢合的声音,穆雨终于把自己第一次给了霍少聪,外边 的饭桌上只剩下残羹冷炙,和依然瞪着双眼看着的穆雪。
  「再来一次好吗?相公。」
  「穆雪在外边看着呢。」
  「不嘛,我要……其实穆雪和于娇在一起去南京是我告的密,我……」
  「……没事,我的错,其实最好的和最喜欢我的人是妳。」
  「你会杀了我吗?」
  「不知道,也许有一天会。」
  「嗯,好舒服,用力~~啊~~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把我的皮做一张床好吗?把 我和穆雪放到一起,因为我也不是人。」
  「好,如果有那么一天我会。」
  「嘿嘿,你好坏,我要给你磨刀子。」
  穆雨风韵的身躯上是莫少聪奋力的身体,而穆雨风韵身体下边却是一张和她 皮肤一样白皙的人皮,人皮有着四肢乳房,只是四肢和乳房是被缝到了上边。
  后记:
  穆雨的腊肉馆还是那么好,霍少聪也因为手艺较好和光头混到了一个级别, 三年后袁世凯因为自封皇帝被世人唾骂。
  (1915)郑汝成也因为牵连被刺杀,被杀的还有当时在身边的马六和光 头,杨浦监狱因此画上了一个简单的句号。
  霍少聪和腊肉西施失踪,至于那腊肉馆,后来被人发现卖的都是人肉更是被 付之一炬,不复存在。
  (全文完)
  「腊肉西施(续)」
  一、逃
  知了不停的在树荫中鸣叫,山西长治的一片山岭中,五个衣衫褴褛的女子相 互搀扶着前进,这五个女子一个是少妇摸样,长得美若天仙。
  虽然衣服破烂,可是看上去还会让男人浮想联翩,剩下的四个明显是学生打 扮,两个皮肤白净,显然是姊妹俩,两个略黑点,但是长得都很清秀。
  那少妇自然是从上海北上逃难的穆雨,穆雨面色苍白,她本来是想自杀的, 可是手中的刀子举起又落下,实在不敢剖开自己的肚子。
  她怕疼,霍少聪死了,是痨病,穆雨亲自埋葬了他,在一条小河边,背山面 水,她本来把自己的坑都挖好了。
  便想用霍少聪给自己防身的尖刀剖腹自杀,可是最后她还是没拿出自杀的勇 气,正好被路过的四个学生救了,于是五人逆流人上,想继续北逃。
  「我走不动了,姐姐,休息一下好吗?」其中一个白净一点的女孩说道。
  这个女孩叫做谢颖颖,才16岁,因为和姐姐还有几个学生游行拥戴三民主 义,便被人追杀,十几个同学最后只剩下她们四个了,同学的惨死让她们身心俱 疲,如果不是谢颖颖的姐姐谢宁宁一直坚持,恐怕三人早就倒下了。
  「好吧,那就休息一下吧,大姐,我们休息一下吧,来喝点水。」谢宁宁说 着,递给穆雨一个水袋,穆雨笑了笑,喝了口水,便还给了谢宁宁。
  谢宁宁又把水袋递给了妹妹,另外两个女孩也拿出了水袋,这两个女孩一个 叫马娇一个叫吴兰静,这一路上穆雨一直一句话不说,四人都以为她是个哑巴, 所以也很少和她对话。
  「呜呜。」谢颖颖喝了一口水后又开始哭泣:「姐姐,妳勒死我好吗,我不 想象香姐她们一样被铡刀铡成两段,还要拿去喂狗,呜呜。」
  「不会的,不会的,出了山西就是河北了,到了石家庄,我们投靠舅舅,就 会好起来的。」谢宁宁说道。
  「呜呜,可是石家庄好远啊,我听说袁世凯的兵抓到女人先奸再虐杀,然后 做成腊肉的,我不想被做成腊肉的。」马娇也开始哭泣起来。
  谢宁宁刚想解释什么,吴兰静却问道:「宁宁姐,妳不用解释了,上海不是 有个腊肉西施吗,听说把无数我们的姐妹做成腊肉去卖,我有个同学就是被袁世 凯上海的走狗抓去了,就再也没了消息。」
  「……」谢宁宁沉默了一下。
  「是的,战争时候的女人根本没有尊严,甚至往往连做人的基本权利都没有, 所以我们才要拥护孙中山先生,只有实现了三民主义,我们才会有立足之地,就 算是死又如何,不过是一刀子的事情,快休息一下,我们好马上赶路……」
  谢宁宁又说了些道理,大家也确实累了,便沉沉的睡去,她们实在太累了, 谢宁宁本打算放哨的,可是最后还是睡了过去。
  二、奸
  过了许久……
  「哈哈,这个小妞不错,好嫩啊。」
  「去你妈的,你果然是个小孩,就喜欢小孩,你看看这个,这才叫女人,这 奶子,这小腰,这小肚子,这大腿,不行了,老子要上了。」
  「嘶~~」
  「啊~ !!」先惊叫起来的是谢颖颖,她发现自己和姐姐等五人都被绑了起 来,几人实在太累,居然被两人都绑人。
  「哈哈,妹妹醒了,不用怕,军爷一会让你爽个够,嘿嘿。」说话的是一个 三十出头的男人,手中一把长筒火枪,手正伸进穆雨的怀中,不停的揉捏着她的 奶子,穆雨已经醒了,只是她没有叫,而是把头扭到一边,任由这个男子蹂躏。
  「你们是谁?!把手从颖颖的身上拿开。」谢宁宁说道,她和马娇、吴兰静 被绑了四肢放到了一边。
  「啊~~呜呜呜」其她三个女孩开始哭泣起来。
  把手放在谢颖颖怀中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见到几人醒了吓了一大跳, 但是最后还是把手又伸进了谢颖颖的怀中,虽然他年龄小,但是跟着眼前这个大 哥可是没少强暴女人,年龄有大有小,有胖有瘦,但是像今天这么好的质量!
  可是第一次,于是他又傻傻的笑道:「岳哥,这次我俩捡到了,还是你聪明, 先用迷药熏熏这几个姐姐,我们才轻松把她们绑了,一会岳哥你先来,我垫后, 嘿嘿。」
  说着又把手向着谢颖颖的下身摸去,大家穿的都是大腰免裆裤,所以少年的 手很容易便摸到了谢颖颖的下身。
  谢颖颖拚命哭喊挣扎,却无济于事,谢宁宁也是泪流满面,她开始后悔没有 勒死颖颖了。
  「嘶!」那个岳哥一下子撕去了穆雨的衣衫,穆雨穿的本来不多,身体一下 子便呈现在了岳哥面前。
  「不用,嘿嘿,这么多娘们呢,我们一起上,你小子不用我教吧。」岳哥流 着口水说道,穆雨简直太美了,雪白的皮肤下边清晰可以看到青色的血管,挺拔 的乳房,淡淡的阴毛下边粉色的小穴,虽然已经身为人妇,但是穆雨的身体还是 会羡煞旁人。
  「噗!」
  「嗯~~」穆雨发出一声轻哼,岳哥的黑黑的肉棒已经插进了她的阴道,暖暖 的,大大的,满满的,和霍少聪的一样,霍少聪从得了痨病到死亡,穆雨已经一 年半多没有做过,被插之后居然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
  「嘿嘿,原来是个骚货,不过老子喜欢。」岳哥说道,岳哥叫做岳大柱,那 个小孩没名字,大家都叫他小跟,因他是岳大柱的跟班,两人是王三春手下的手 下的手下的哨兵。
  这不,王三春想秋收前到河北去抢点粮食,岳大柱和小跟就是来探路的,以 前烧杀抢掠他们就是吃灰的主,今天遇到了五人自然高兴的不得了。
  「啊~~」谢颖颖一声悲呼,衣服也被小跟撕了下去。
  「小姐姐,不用怕,我们差不多,妳早晚会遇到这事的,和我做总比和其他 老头子做好吧,我会温柔的。」
  小跟边说,边把谢颖颖脱得一丝不挂,两人下边都是长了不多的小毛,谢颖 颖倒是比小跟的多了一些,小小的胸脯刚刚发育完好,好像两个白白的小馒头, 粉色的小豆豆如同含苞待放的小花朵。
  「不要,我不要,呜呜呜,别……别……啊!!!呜呜。」
  小跟下边早就硬了,分开谢颖颖纤细的大腿,便直接插了进去,谢颖颖还没 反应过来,便感觉下身一阵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