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年06月04日

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本站首发(是)
字数:10779

             第二十八章天高地迥

  京城夜色,万家灯火。

  萧沅荷带着雨荇在客厅看动画片,程琳躲到卧室里面玩手机,我则坐在餐桌旁,看穆雪娇收拾,继续之前的话题。

  她的话并未让我如何意外,希曼雪婆媳在出现的时候就是个麻烦,不然也不会这么折腾,不过我还是很好奇,穆雪娇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我听钱云说过,那个后台老板很在意这对婆媳,当初放她们在那里做,也是有调教她们的意思,哪成想半道被人截了和。按说以他的能力和掌握的资源,找一对愿意陪他的婆媳不是什么难事,我也不懂他为什么对这娘俩这么上心。」
  穆雪娇动作熟练,对家务活毫不陌生,这有点出乎我的意料,看到我的表情,她展颜一笑:「虽然说起来不怎么让人信服,但我是真的挺喜欢这种家的感觉的…」

  造化确实弄人,一个沉湎于欲望不可自拔的女人,竟然对居家生活如此热衷,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关于这个后台,你还知道些什么?」

  「知道的不多,钱云跟我也并不交心,很多话都是点到即止。不过我能感觉出来,她挺怕这个人的,当谈起这个人的时候,她的手都会忍不住发抖。」穆雪娇把碗筷洗干净,放在沥水架上,又把厨房有条不紊的擦拭一遍,动作轻柔细心,展现了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心中了然,这个后台老板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姓白的,至于他的动机是什么,我仍旧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我本身就不是以谋略擅长,这种事情想想也就算了,看着婀娜走来的美丽熟女,很快我就将之抛诸脑后,牵着穆雪娇的手,到卧室里面去找程琳了。

  是夜,我在母女花身上纵横驰骋,尽情享受了母女二人迥异的风情,以至于第二天早起的时候,小雨荇都看到了我浓浓的黑眼圈,取笑我是大熊猫,问我早餐是不是要吃竹子。

  好饭不能多吃,程琳毕竟还有学业在身,穆雪娇送她返校,同时处理一些私事,母女二人便一起离开了。

  小雨荇在医院里闷了这许久,如今重获新生,更是不愿意在家里呆着,小姨和姨姥一走,就开始闹着要出去玩。

  萧沅荷还有顾虑,怕她病体初愈,这么快就出门对康复不利。我却不以为然,之前已经和大夫谈过,只要不是剧烈运动就没有问题,而且大夫还鼓励可以多出去走走,良好的环境和快乐的心情对小孩子的身心很有好处。

  听了我的话,萧沅荷终于同意了女儿的请求,而小雨荇看我的眼神顿时就不同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响应小朋友的号召,我们决定驱车到郊外春游。四月已尽,已是暮春时节,除了风中的一缕寒意提醒人们仍旧是春天之外,几乎已经没有了春的痕迹。因为不是周末,路上车很少,道路两边的风景便一览无遗,小雨荇趴在车窗上,看着路边吐绿的花草树木不断变换,为突然出现在田地里的一头牛和公路上各种各样的汽车大呼小叫,孩童的天性展露无遗。

  许是一直身体不好的原因,小雨荇很少有这样的表现,除了偶尔会小大人一般爆出几句惊倒众人的话来之外,大多数时候都是像个小淑女一般安安静静的。
  看到这样的雨荇,我有些惊讶,更多的则是欣慰,萧沅荷则情不自禁的湿了眼眶。

  注意到萧沅荷的情绪变化,我握住她的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感受到了我的心意,萧沅荷轻轻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眼眶发红,嘴角却绽放出了最美的笑容,她回过头叮嘱女儿远离车窗,双手却反握住我的手,伸向她的裙摆下方。

  因为今天有我陪伴,萧沅荷大胆的穿起了一件短身的棕色皮裙,配上腿上的黑色棉丝袜和白色的纯棉T 恤,完美的展现了她美好的身材,显得更加青春靓丽。
  她换好衣服出现在卧室门口的时候,我和小雨荇不约而同的惊叹出声,小雨荇更是大声惊呼「妈妈好漂亮」,把萧沅荷弄得很不好意思。这与她平时的穿着风格并不相符,一直以来,她都用简单朴素的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不透露自己曼妙的身材,而她的外表粗略看过去,并不会如何夺人眼球。这是她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放下伪装,展露出美丽的一面。
  因为开着车,安全起见,我并没有深入探索她裙下的风光,只是向里探了一探,便浅尝辄止,手却仍旧停留在那里,感受那独特的温热。

  含嗔带笑的看了我一眼,萧沅荷回头去看女儿,仿似不经意的说道:「里面可什么都没有喔……」

  我被她说得心头一动,手指继续深入,果然触碰到一丝毛发,心中不由好笑:「这个温度你也敢这么穿,你不怕作病啊?」

  「文叔叔,你笑的好奸诈!」小雨荇突然扑上来,趴在我的肩膀上,满脸坏笑的问道:「你在跟妈妈说悄悄话吗?跟我也说说好不好?」

  「雨荇,别闹!叔叔在开车!」萧沅荷厉声的制止女儿,却并没有吓倒小女孩,只见她翘起嘴,满不在乎的说道:「让我别闹,你又抓着叔叔的手,他一个手怎么开车呀!」

  两个大人同时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一路欢声笑语,很快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驶离高速,在一个小路口下道,在野地里开了一段,终于找到了一片合适的野地。

  这是一片培育树苗的林地,小树刚长到小孩子手臂一般粗细,春风拂过,一片绿意盎然。把车停好,把事先准备好的东西搬下车,等我收拾妥当,母女二人已经转了一圈回来了。

  小树才吐新芽,树荫并不浓重,上午的阳光洒在身上,只有浓浓的暖意,并不炎热。春风拂面,带来些许的清凉,这是春天才有的独特感受。我们三人静立风中,感受着盎然的春意,感受着天地间的美好。

  萧沅荷怕凉,把我的外套缠在腰间挡住春风,小雨荇则早已耐不住寂寞,四处奔跑去寻找自己的乐趣了。

  我躺在特地买来的儿童爬行垫上,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和飘散的白云,心中宁静安详,一尘不染。大声的叮嘱小雨荇不要乱跑,萧沅荷也坐了下来,趴在我的胸膛上,看着自己的女儿在那里跑来跑去,小女孩似乎在追一只蝴蝶,开心的笑声时不时随着春风传来,惹得我和萧沅荷也不由得跟着笑了起来。

  「谢谢你,海潮。」萧沅荷没有抬头,但我仍旧感受到了她话语中的感激,轻轻的抚摸她的秀发,我柔声说道:「我也很开心,我没想过帮助别人会让我这么开心,这么满足。」

  「看见雨荇这么快乐,我觉得我终于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虽然最开始的动机不太好。」

  「讨厌!」萧沅荷轻轻的锤了我一下,接着把脸贴在我的胸口,轻声说道:「没什么好不好的,你的心我能感觉得到。我们只是在不合适的时间遇见了合适的人罢了。」

  「现在想想还跟做梦一样……」她转过头,注视着我,眼含深情:「就算是做梦,我也不想醒过来。」

  「傻丫头!」尽管年龄上萧沅荷比我大了三岁,但实际相处起来,我总是不自觉地把她当成小姑娘,也许这跟她对我的依恋有关系,而她也愿意把我当成她的哥哥。

  「你不用醒来,这个梦我们一起做,做一辈子。」

  「嗯!」郑重的点了点头,萧沅荷随即坏笑起来,问道:「做一辈子?哥哥你蛮自信的嘛!」

  「说说你就下道!」我敲了她的头一下,没有惹来她的娇嗔,却换来她调皮的笑容,接着,一只微微冰凉的玉手伸进了我的裤子,握住了冬眠的分身。
  仿佛被春风吹动,肉棒快速膨胀,很快就怒发冲冠傲然独立了。感受到手中肉棒的变化,萧沅荷看了眼不远处用铲子挖土的女儿,便转过头来,眼波荡漾的看着我,手上轻轻套动,为我带来舒爽的快感。

  我闭目享受,感受着这春天里的春情和春色。火热的肉棒不知何时暴露在春风中,手上的动作不停,萧沅荷解开了我的裤袋,释放出了怒目圆睁的阳具,她笑眯眯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把肉棒轻轻的含进了嘴中。

  这是一片小土岗,我把车停在岗上,爬行垫铺在斜坡朝阳的一侧,这样既背风又能晒到太阳,唯一的缺点是这个位置斜着朝向远处的公路,坐在呼啸而过的汽车上,只要往北转头,就能看到硕大的SUV 和同样显眼的爬行垫。

  这个距离已经足够的远,远道不用望远镜根本看不清人脸,但这个距离又足够的近,近到看以看清人的动作。烂漫的春光里,一个身材美好的女人,伏在一个男人的胯间上下吞吐,我能想象到他人眼中此刻的我们是怎样的画面,我也相信任何一个成年人都能从我们的动作中判断出我们在干什么。

  我有心制止萧沅荷,却又舍不得这份难得的刺激,在犹豫和挣扎中,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萧沅荷已经开始了更加激进的动作。

  背对着公路,就像背对着全世界,萧沅荷分开双腿,跨坐在我身上,露出裙摆下湿润的蜜穴,诱惑的眼神妩媚一笑,施施然的便坐了下来。

  温暖湿热的触感将我紧紧包围,瞬间的舒爽让我不自觉的呻吟一声,头脑一时间竟然有些恍惚。萧沅荷的蜜穴火热滚烫,肉棒被紧密的包裹,柔软的腔肉借着滑腻的体液揉搓着坚硬的棒体,带给我无边的快感。引导我的双手伸进她的衣服,抚摸着她硕大的乳房,柔软的乳头倔强的勃起,告诉我她勃发的性欲。
  无与伦比的手感让我心潮澎湃,特殊的环境似乎连阳具都更坚硬了几分。配合着她的上下套动,我不断挺腰抽插,加剧彼此的快感。

  这样的环境,幕天席地,郎情妾意,众目睽睽,白日

宣淫,众多意念纷至沓来,舒爽的感觉竟如此与众不同。

  因为雨荇还在不远处,一方面担心她,另一方面也怕她突然跑过来发现两个大人的奇怪秘密,所以我分心旁骛之下,虽然兴奋异常,却并不如何投入,反而是萧沅荷,因为背对着这一切,起伏套动的极为投入,也获得了更多的快感。
  「哥哥…好哥哥…肏死小荷了!」

  「是你自己在肏好吗?」我故意逗她,双手伸在她的衣服下面,摸着挣脱了束缚的一对硕乳,美好的手感和眼前的美景相得益彰,让我身心上都获得了无比的满足。

  萧沅荷曼妙的身体上下起伏,偶尔趴到我的身上略微休息,然后继续追逐性爱的快感。因为知道我在关注着女儿的安全,所以就算是我提醒她对面的公路已经有车慢慢停下准备看戏时,她仍旧保持着动作的幅度和频率,而身体的反应则告诉我,她变的更加兴奋起来。

  看到公路上的车子有了变化,可爱的小女孩站在那里考虑了半天,回过头来看见自己母亲和叔叔奇怪的样子,大声喊道:「妈妈,文叔叔,你们不要再做坏事啦!都被人发现了!」

  看萧沅荷并没有什么做出改变的意思,小女孩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尝试着伸手去拉母亲。等到女儿的手握住自己的胳膊,萧沅荷才从无边的快感中回过神来,身体下意识的继续套动,嘴上却说道:「宝贝儿,妈妈好快乐,好幸福!」
  她的话语中自然有一股特殊的味道,一股符合人类天性的味道,这种味道对于一个小女孩来说过于晦涩,但并不妨碍她天性中对其的敏感。小女孩儿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妈妈,你快乐我就快乐,我希望你快快乐乐的。」
  高潮早在女儿呼唤她的时候到来,萧沅荷此时浑身无力,又要应付女儿,却又脱不开身,正是好不尴尬。赶上女儿如此乖巧懂事的表现,一方面是母爱使然,一方面是借机脱身,便把女儿紧紧抱在怀里,随即转身躺在我的身边,给我清理战场的机会。

  短短的这么一会儿,萧沅荷来了两次高潮,我却没有射精,不过我并不在意,经历了之前的鏖战,估计此时也是无精可射,正好趁着娘俩母女情深的机会简单擦拭一下穿好裤子。

  或许是小女孩的出现让他们觉得我和萧沅荷并没有做什么越格的事儿,远方停下的两辆车明显为没有看到更加火爆激情的戏码而不满,大声的鸣了一阵长笛之后才不甘心的离开。

  我把准备好的野餐篮拿出来摆好,召唤小雨荇过来吃午餐。借着这个当口,萧沅荷赶紧到车里做了简单的清理,等到她关上车门,才注意到我观察的目光。
  她蓦地红了脸,走到我身边坐下,挽着我的胳膊,低头吃起带来的饼干。
  「妈妈,你们刚才在干嘛啊?为什么那些人要停下来看呢?」小女孩儿的嘴被好吃的零食塞的满满的,仍旧不忘之前的困惑。

  我注意到萧沅荷的耳垂变的更加红了,便想替她遮掩过去,可没等我说出口,萧沅荷已经开口说道:「妈妈在爱着文叔叔,妈妈和文叔叔这样做是在表达对彼此的爱,就像你刚才趴在妈妈身上一样,你也爱妈妈,对不对?」

  「噢?」小女孩儿明显并不在意真正的答案是什么,问问题只是一种情感的需要,所以很快就把这件事忘之脑后,开始关注起眼前一大堆吃的。

  我为萧沅荷的机敏暗自叫好。她转过头来正碰到我赞赏的眼光,便冲我妩媚一笑,那眼中除了荡漾的幸福和满足,隐约还有春天的气息…

  在外面玩了一小天,回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从后视镜看着抱着女儿熟睡的萧沅荷,一股温馨从心中弥漫开来,竟是如此的满足和幸福。

  回到家里,萧沅荷把刚买的菜分门别类整理好,然后去厨房准备晚餐。小雨荇坐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我在厨房帮着打下手,一时间,我竟有了一种三口之家的错觉。

  这种错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希曼雪的电话提醒了我,这个家庭,不止三口人那么简单。

  婆媳俩的意思是,小雨荇出院了,她们应该过来看看,可又顾虑到之前的问题,害怕有什么风险,所以问我的建议。我放下电话,把基本情况和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萧沅荷,她表达了她的担心,随即便建议说可以去天津那边溜达溜达,毕竟小雨荇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也不是出远门。

  把萧沅荷的意思透露给希曼雪,她在电话那头很开心,我知道在她的心里,真正值得开心的是又能和我在一起了,至于看到大病初愈的小雨荇,相比之下就没那么重要了。

  到天津的路程甚至不如郊游的路远,我们抵达希曼雪婆媳俩的住处时,还不到上午十点,这还是小雨荇赖床的结果。

  婆媳俩对小雨荇给予了最大程度的热情,小女孩的懂事和乖巧也让婆媳俩更生恋爱,推己及人之下,感情便真挚了许多。也因为了小女孩的缘故,几个女人之间的尴尬不知不觉便消散了许多。

  来之前特地叮嘱了小雨荇不要叫错人,乖巧懂事的小女孩非常听话,没有乱叫奶奶姐姐之类的,乖乖的叫大人教好的称呼。

  张姐以为萧沅荷是我的表姐,看到小女孩这样的乖宝宝也是稀罕的不行,没一会儿就被小雨荇的甜言蜜语攻克了堡垒,乖乖的拿出糖衣炮弹来给她,逗她开心。

  深刻的意识到年长之人对孩子的溺爱,萧沅荷和南冰有了更多共同语言。之前的短暂接触并未给彼此留下深刻的印象,此刻萧沅荷卸下心灵重担放开了心扉,和南冰的交流便深入了许多。

  平南在楼上小睡,希曼雪不放心,要上楼查看,我拒绝了她规劝我留在一楼的建议,尾随其后,也上了楼。

  小男孩睡的正香,在婴儿床边,我从后面紧紧抱住美丽的熟女,温暖的体香传来,我的心中一下子无比安宁。

  没有了道德和伦理的羁绊,剩下的只是男女之间最真挚的吸引,感受着彼此拥有,也感受着彼此的无与伦比。

  「小海……」希曼雪呢喃着,手向后伸,摩挲着我的头发,任我在她肩头贪婪的呼吸,她的身体火热,我则情深欲炽,情不自已。

  一只温柔的手熟练的伸进我的睡裤,握住勃起的肉棒,希曼雪弯下腰,任我撩起睡裙,抚摸她的丰臀,手上不停的撸动套动。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回过头来看我,满脸的笑意和媚色,还有数不尽的柔情百转,蜜意千回。

  肉棒轻车熟路的剥开内裤,分开潮湿的蜜唇,缓缓插入它曾经流连忘返的地方。希曼雪轻轻的喘息着,压抑着不发出声音,她柔情的注视着我,眼中仍旧充满了笑意,只是多了一些湿漉漉的欲望。随着我的逐渐插入,肉棒每前进一分,她的神情就有一丝变化,或娇嗔,或哀怨,或享受,或惆怅,有皱眉,有浅笑,有无力承欢,有长吁短叹。我惊叹于她的千变万化,认真的注视她的表情,而她则始终与我对视,她的眼神愈来愈亮,双眸中尽是依恋和沉醉,直到我前进到最深处,才绽放出明媚的神采,宛若霓虹横亘天际,炫丽,美好。

  感叹上天造物的的神奇,我享受着希曼雪的带给我的独特感受,抽插的速度并不快。希曼雪也感受到了我的情绪,反手握住我的手,柔柔的挺凑肉臀,任我撞出一阵阵的臀浪。

  分别未久,却恍若此去经年,我爱怜的握住她的腰肢,每一次插入都饱含深情,用心感受着美妇人蜜穴的美好。希曼雪被剧烈的快感侵蚀,又怕吵醒睡熟的孙儿,她完全将自己的身体交给我,腾出一只手来捂住嘴,剧烈的喘息着,偶尔漏出一声舒爽又似痛苦的呻吟。她的秀发随着身体的前后晃动摇曳生姿,不时从耳边略过,秀美而成熟的容颜上,一股难掩的熟媚发散出来,更刺激了我的欲望。
  希曼雪沉浸在性欲的汪洋里不可自拔,有时候下意识的回头看我,眼中也是湿漉漉的性欲和迷乱的春意,还有的就是对我深深的依恋和痴迷。

  粗壮的肉棒带出阵阵白浆,兴奋而又成熟的女体因为剧烈的快感轻微抖动,希曼雪的每一次挺凑都恰到好处,就像配合多年的老搭档,永远在最合适的位置以一个最好的角度等待我的插入。

  我一直都被她这一点深深吸引,这是年龄的沉淀,是天赋的瑰宝,更是彼此热爱的证明,在她的身上,我永远攫取不够,也付出不够。

  两个人激烈而无声的做爱,静悄悄的楼上满是淫靡的气息。不知什么时候楼下的欢声笑语安静了下来,随即一声惊呼,接着便是一阵上楼梯的声音。我回过头,小雨荇正出现在楼梯口,气喘吁吁的边走边说:「文叔叔,小弟弟醒了没有?
  我要和他玩!「

  萧沅荷跟在女儿身后,脸上尽是无奈的笑容,她冲我歉然一笑,赶上抱住女儿,说道:「弟弟还没睡醒呢,一会儿睡醒了你再来看他,好不好?」

  「不,我要看看他睡觉的样子,我都不知道我小时候睡觉的样子。」

  「说的好像你现在多大了一样。」我正要抽身离开,希曼雪握着我的手却是一紧,不肯放我离开,我回过头来,见她不知何时已经放下了睡裙,长款的睡裙下摆正好遮住两人接合的地方。除了我的睡裤形状看着有些怪异之外,并没有特别惹人注目的地方。

  这个刺激的冒险游戏显然吸引了我,之前和萧沅荷野合带来的特殊感受也让我无法忘怀,我保持着挺动的节奏,尽量不让动作幅度变大,希曼雪看我领会了她的意思,则直起身装作看顾孙子的样子,同时招呼小雨荇到自己身边来。
  小雨荇并没有注意到两个大人的丑态,即便是注意到了,她也无法理解这代表的含义。萧沅荷则不同,她一眼就看明白了两个人的猫腻,她脸色红润的瞥了我一眼,用身体挡住小女孩的视野。

  希曼雪投过去一抹感激的笑容,在如此强烈的刺激下,她的优雅只保持了一瞬间,便被剧烈的快感冲刷殆尽。她紧紧握住婴儿床的栏杆,压抑着自己不发出呻吟,只是特殊的环境带来的快感竟然如此之强,她很突然的就高潮了。

  萧沅荷就站在身侧,在陌生人的身边高潮,这对希曼雪来说也是难得的体验,尤其是眼前还有两个自己孙子辈的孩子。

  萧沅荷的左手搭在女儿的肩上,右手自然的垂下,我邪心骤起,拉着她的手伸进希曼雪的裙摆里,让她握住坚硬的分身,让她感受这根曾经带给她快感的肉棒在别的女人身体里进进出出的感觉。

  萧沅荷被我弄的满脸涨红,手上却情不自禁的用上了力。感觉到了身边女子的动作,希曼雪在高潮的余韵中再次兴奋起来,她的阴道开始无节奏的收缩,身体前后挺凑,带给我极为强烈的快感。

  三个成年人正玩的高兴,小雨荇那边终于忍不住的伸出手,穿过婴儿床的栅栏,摸上了平南的小脸蛋。小男孩本来就已经睡的差不多了,她这一碰,直接醒了。瞪着朦胧的眼睛,因为有熟悉的奶奶在身边,他并没有哭啼,只是好奇的看着眼前的几个人,以及旁边好奇的摸着他脸蛋的小女孩。

  此时的希曼雪正在高潮的边缘,而我马上就要射精,抽插的力度和频度明显加快。看到孙子醒来,希曼雪性的本能和母爱的本能让她毫不犹豫的做出了一个动作:弯腰,双手放在孙子的身边,同时呻吟出声。

  「嗯…平南…啊…平南醒了,乖…嗯…啊…啊,好舒…舒服,嗯,奶奶…抱…要来了,啊!」

  希曼雪已经无法保持平衡,只是依靠着婴儿床的支撑菜没有摔倒。随着我的肏干,婴儿床靠床的另一侧不断发出碰撞的响声。

  在希曼雪高潮的瞬间,抱起孙子的她本能的挺直了腰,在我的把握和萧沅荷的搀扶下才勉强站稳,而我也迎来了最后的射精。

  被精液灌注的瞬间,希曼雪向后试图靠在我的胸上,却不料这一动作让刚射完精的肉棒滑了出来。萧沅荷手里正握着肉棒的根部,裙摆落下,漏出了所有的秘密。

  「妈妈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啊?」小女孩的眼神相当好,一眼就看到了眼前的异常情况。

  「没…没什么,叔叔肚子不舒服,妈妈帮叔叔揉揉。」萧沅荷脸蛋潮红,说起谎来却毫无痕迹。

  「叔叔你吃零食了吗?妈妈说吃零食的人才会坏肚子。」

  「雨荇,奶奶带你去看小弟弟的玩具好不好啊?你和弟弟一起玩,怎么样?」
  眼看着小女孩要继续深究,希曼雪赶紧带过话头,用玩具吸引走了小姑娘的注意力。

  果然是孩子的天性,听到有玩具,小雨荇直接忘记了之前的困惑,乖乖的跟着刚刚来了两次高潮的「奶奶」去找玩具了。

  「她很在意你呢。」希曼雪离开时探身吻了我一下,这个动作落在萧沅荷眼中,显然意味良多,在她原本的思维里,年长的婆婆或许本来没什么竞争力,有的只是年轻儿媳妇的附加意义,现在她才明白,年纪更大风韵犹存的希曼雪才是真正吸引我恋之不去的根源。

  「嗯,我也很在意你。」把萧沅荷抱在怀里,轻轻的吻她的秀发。

  在我怀中依偎了一下,萧沅荷弯下腰,褪下睡裤,把肉棒解放出来,用她美艳的红唇为我清理。

  爱怜的拂起她两鬓纷乱的秀发,我好奇的问道:「你不嫌脏么?」

  把该做的做好,为我提上裤子,萧沅荷站起身来,笑着说道:「体液是别人的,但是…但是大鸡巴是哥哥的呀!」

  说完这句,便羞得不行,把脸深深埋进我的怀里,温存了一会儿,又仿若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还这么得心甘情愿。」

  好像知道我心中所想一般,萧沅荷说道:「并不完全是因为钱,我觉得更多的原因是你出现的时机。如果我不是那么绝望,那么的无助,我可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状,即便是再多的钱,也不会让我这样的屈服。」

  「我已经被现实摧毁了,你才出现。」似娇嗔又似埋怨,萧沅荷语声喃喃,娓娓道来:「你就像救世主,一下子给了我希望。我感觉到了你对我的感受,感觉到了你在乎我,于是我就想,自己都这样了,难得还有人这么对我好,管他呢!」
  我心中一松,长久以来困扰我的心结终于解开了,一直担心萧沅荷无法接受我的实际情况,直到这一刻,这份担心才算完全的放下。

  我所拥有过的女人中,萧沅荷带给我的完全是恋人般的感觉,她的重要程度让我完全无法忽视她的感受。不能说希曼雪不重要,只是因为希曼雪对我有毫无底线的纵容,所以我从不担心会失去她。而对萧沅荷,我则无法把握,这个内敛的有思想的女子,是否愿意接受我这样的生活方式。

  于我而言,南冰并不重要,程琳穆雪娇无足轻重。苏恬姐妹让我无法割舍,可与萧沅荷希曼雪比起来,却也相差甚远。这也是为什么我愿意这么爽快的履行约定,送姐妹俩出国的原因。

  解开了心结,我心内欢喜,便有些喜形于色,感受到了我的心意,萧沅荷笑着说我像个孩子,我也不以为意。

  温存了一会儿,萧沅荷去看女儿,我一时无事,便下楼来看南冰。明显之前小雨荇上楼来,萧沅荷追上来,是南冰挡住了张姐。两人正在厨房里张罗午饭,张姐的手艺不需多说,南冰也就是打打下手,更多的作用是给我和她婆婆创造机会。

  我走进厨房,站在南冰身后看她择菜,手上不自觉的便有些小动作。南冰被我弄的羞红了脸,小声娇嗔道:「张姐在这儿呢,别闹…还没闹够么……」
  我正要抽手,张姐却听得一清二楚,一边咔咔的切菜一边爽声笑道:「年轻人嘛,这都很平常地,我家小子当着我的面儿就跟他媳妇亲嘴儿,这臭小子可不像你们有文化人,说话都轻声细语的,毛手毛脚的都是家常便饭。」

  「不过你俩都在这儿,我还得多说两句,年轻人这事可得有个规矩,这才一个孩子,不想着再要一个?」

  张姐的话题让我越来越招架无力,只能逃离厨房重地,留下南冰尴尬的和张姐解释。

  我坐在客厅里,隐约听得见楼上孩子叽叽喳喳的笑声,还有厨房张姐故作低沉的窃窃私语声,我闭上眼,浑身放松下来。一直以来我的心都悬在半空,一方面担心着萧沅荷,担心雨荇的安危,一方面牵挂着希曼雪婆媳,怕她们出事。这段日

子一直在京津两地奔波,两头都放不下的感觉很不好受,难得有今天这样的机会,我所牵挂的人都在一个屋子里,我不需要出门就能看到她们安全快乐,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男人的天职就是为自己的女人提供安全的避风港,让她们漂泊无定的心有一个归宿,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的将萧沅荷和希曼雪婆媳定义为自己的女人了。我的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只是这个想法还需要征求萧沅荷的意见。

  一双温柔的按到我的肩膀上,轻柔的按捏酸胀的肌肉,揉了一会儿,这双手又转移到我的两鬓,一圈一圈的剐蹭我的太阳穴。我闭着眼躺在那里,舒服的哼出了声,身后的少妇这才出声:「在想什么呢?」

  我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的晃了晃头。希曼雪不会问我这样的问题,萧沅荷也不会,尽管早就从气味和感觉上确定了来人是谁,我心中还是一阵感慨,人和人必经是如此的不同。

  南冰的年纪决定了她不会像希曼雪那样成熟睿智,也不会像萧沅荷那样历尽人情冷暖,她对爱情和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向往,因此尽管我已经知道了她不会离我而去,我还是愿意给她更多的想象空间。

  握着她的手,给她需要的温存,这是我此刻唯一能做的。可能是起点比较高,南冰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和婆婆同床卖春,她对我此刻这样左拥右抱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反感,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经历,她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渴望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竟然睡着了,睡的很沉很熟,最后还是被一个稚嫩的女声吵醒的:「哎呀,怎么还睡呀!我都快要饿死啦!」

  我睁开眼,眼前四个女人带着笑意看着我,严格来说,是三个女人一个女孩,这三个女人带着笑意,小女孩则是满脸的官司。

  很少有机会睡的这么香这么安稳,即便是在最有安全感的地方,细微的声响也会把我惊醒。我惊讶于自己的变化,心中暗自警告自己,可别真的饱暖思淫欲,居安不思危。

  因为三个女人都不愿意叫醒我,小雨荇又家教极好,不肯自己先吃饭,所以这顿午饭吃的便有些迟。

  午饭简单而热烈,张姐做了六个家常的菜肴,小雨荇很久没有和这么多人一起吃饭了,兴奋的不行,吃了两碗米饭还嚷嚷没吃饱,最后在大家的劝说下才放弃了再来一碗饭的想法。

  吃过了午饭,两个孩子都要午睡,希曼雪因为体力消耗也有些倦怠,便让我去给萧沅荷母女俩买些生活必需品回来。

  本以为南冰要哄孩子午睡,没想到她把孩子丢给了婆婆,要陪我去采购。我乐得有美女相伴,开开心的带着美丽的年轻少妇出门购物。

  给萧沅荷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南冰给儿子买了一些婴儿辅食,给雨荇买了两个娃娃,又去给希曼雪和萧沅荷买了两件衣服。这么一逛,一个下午就过去的差不多了,南冰给别人买东西的时候很果决,到了自己喜欢的衣服,一般都是看看就算了,很难下决心。我看她逛的高兴,也不多说什么,安心扮演拎包工人的角色。

  南冰最后买了一套黑白条纹的休闲裤和一件乳白色的短袖外套,两件衣服才花了不到一千块钱,看她满面春风的样子,我也很开心,心中却想,以前的她应该不会喜欢这个价位的衣服吧?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人也是会变的。

  坐到驾驶位上,我长舒了一口气,大包小包的拎了这么多东西,走了这么久,饶是我当年受过魔鬼训练,也有些经受不住。南冰也早就累了,只是兴趣所致,没有发作,直到坐到车上,才嚷嚷起腿酸脚疼来。

  注意到我的窘态,她有些不好意思,凑到我身边轻吻了我一下,甜声说道:「谢谢哥哥陪我,你是最好的哥哥!」

  「真有这么好吗?」

  「嗯,以前都没有哪个男生肯这么陪我逛街的。」南冰痴痴的,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因为别的,我正暗自得意,却被她接下来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看你这回往哪里跑!」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zhujuno 金币 +20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zhujuno 原创 +2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zhujuno 威望 +2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