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评語: 【作者区管理员温馨提示】        
                        
读文前 点击页面右边的红心支持楼主
读文后 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05/07发表于:SexInSex.net
是否首发:是
字数:8430

              第04章 杀机

    时间大约七点五十分左右。

    楚天佑陪同楚天雪来到九龙渡假山庄酒店的二十层,看着身边的绝色丽人,楚天佑为自己今晚的决定感到庆幸,身旁的楚天雪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完美地衬托出女人高挑婀娜的动人身姿,酒红色的长发高高挽起,裸露着她脖颈处雪白晶莹的肌肤,经典的黑与白使得楚天雪高傲的气质中又添加丝丝神秘,仿佛沐浴在月光下的夜之贵族,洁白圆润的脚踝下是裸色的半高跟,配着女人优雅的步伐好似随风轻舞的精灵。

    看着女人在灯光下的美态,楚天佑刹那间恍惚,真挚的赞美道:「姐姐,你真漂亮,就像幽暗古堡中的公主。」

    「呵呵,谢谢,不过天佑你也很帅哦!」楚天雪嫣然一笑,眨了眨眼睛称赞道。

    确实,楚天佑一身黑色的男士晚礼服、领口系着黑领结、里面穿着白衬衫、脚上蹬着黑皮鞋、手上戴着钻石表,这一身行头在配着男人端正的面孔、温文尔雅的微笑、笔直挺拔的身姿,绝对是让任何女人眼前一亮的帅哥哥。

    楚天佑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进去吧!」

    ……

    今夜的晚宴是自助餐形式的聚会,富丽堂皇的宴会大厅装饰豪华奢侈又不失典雅大气,光滑的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大的离谱的水晶吊灯,大厅的两侧各摆着一张长条桌子,上面摆满了东西方风格的各式美食名酒,一个个侍者端着托盘在宴会中来回穿梭,响应着客人们的召唤。

    不过今晚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华南市的一些富商或家世非常的年轻人,大家来着里也不是为了吃东西来的,而是来这里找乐子、交朋友、广结人脉,所以那些美食都是无人问津的,来参加聚会的人往往都是端着一杯酒,在厅中流淌的轻柔音乐声中四下游走,或与相熟悉的朋友闲聊,或与看中的异性搭讪,或是三五人聚在一起谈生意、讲趣闻、聊美女。

    楚天雪和楚天佑款款步入大厅融入宴会。

    「楚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一个微微惊讶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楚天佑与楚天雪转头一看,顿时两人均是面容一沉,只见一身黑色西装革履的唐龙彬彬有礼的站在两人身后微笑的说道,身旁站着一袭黑色露背露肩晚装的丁敏,两条黑色的衣带在她颈后绑了一个蝴蝶结,贴身的晚装完美的勾勒出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材。

    「真是没想到唐先生也收到了陈公子的邀请啊!」楚天雪故作夸张的说道。
    唐龙没有在意女人的口气,而是出口赞叹道:「楚小姐,您今天晚上真漂亮,就像天仙一样耀眼。」

    楚天雪虽然不喜欢唐龙这个人,但是男人的赞美还是让她「咯咯」一笑,道:「唐先生这样子说,您身边的这位美女可不愿意了哦!」

    丁敏闻言一怔,连忙笑着说道:「怎么会,我就是一个小模特,怎么能和楚总相比呢。」

    「不好意思,我们想到那边吃点东西,失陪了。」楚天佑这时轻描淡写的插话进来,说完轻挽着楚天雪向大厅左边的长桌走去,楚天雪朝着丁敏微笑的点了点头。

    唐龙看着楚天雪的背影微微一笑,对着身边的丁敏轻声问道:「你对那个女人了解有多少?」

    丁敏闻言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光,她知道身边的男人对楚天雪产生了「性」趣,低声说道:「我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和她的公司有几次合作,嗯,她是一家内衣公司的老板。」

    「那她身边那个男的呢?」唐龙依然笑容依旧的问道。

    丁敏脸带异色的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没听说楚天雪有老公,应该是她的男朋友吧!」

    「男朋友,不会是她养的小白脸吧!」唐龙恶意的说道。

    女人天生就是善妒的动物,现如今落魄的丁敏也变得仇富了,这会儿听到唐龙的猜想眼神变得非常古怪,看着楚天佑那身价格不菲的晚礼服,在看向楚天雪的背影时脸上有一丝不屑,说道:「你还别说,那个男人身材真棒,气质也不错,楚天雪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就是不知道他床上功夫怎么样?会不会让楚天雪那个女人淫声浪叫?」

    「呵呵呵,我只对那个女人床上的功夫感兴趣,至于男人怎么样?你一会儿可以去试一试。」唐龙笑呵呵的说道。

    丁敏闻言是大惊失色,曾经的她在模特界小有名气,又嫁了一个有钱的老公,只是现在生活所迫才会委身于唐龙,她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而现在听男人的意思好像让她去勾引楚天佑,这就碰触到她的底线,连忙摇头说道:「那个就不必了,我可是有老公的。」

    唐龙浑不在意的笑着说道:「一千万,你只要帮我引开那个男人一会儿就好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操(淫色淫色4567q.c0M)心了。」

    「一千万!一言为定!」丁敏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神采,脑子想着:「有了这一千万,就可以还清所有的债务了。」

    ……

    片刻之后,大厅里响起旋律优美的音乐,一双双男女牵着手走进大厅中央的舞池。

    「天佑,陪姐姐跳支舞,怎么样?」楚天雪走到静静站在大厅角落喝酒的楚天佑面前说道。

    「姐,我还以为你喜欢这样的宴会呢,看你刚刚和那些成功男士高谈阔论的样子,我都自动消失了。」楚天佑有些自娱的说道。

    楚天雪拉起男人的手走进舞池,大大吐了口气,用小手煽了煽风,顺手摆弄了晚礼服,而后搭在楚天佑的后背上,说道:「臭小子,姐姐也是没有办法,要在这个圈子里混,就必须搞好关系,我也很不容易的啊!还要养活你这个臭小子。都不体谅一下姐姐。」

    看着女人俏皮发牢骚的样子,楚天佑嘿嘿一笑,说道:「跟我来。」带动着楚天雪的动作身体一转,脱离舞池往厅外的阳台上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带你去个清静的地方。」

    晚风疾劲,凛冽刺骨。

    毕竟是二十层的高楼,在这五月的山间,最顶层的阳台上,袭来的夜风跟深秋的冷风没有多大区别,所以刚刚一出来,楚天雪就打了个寒颤,修长的玉劲微微缩了一下,双手抱住了香肩。

    楚天佑见状连忙脱下礼服外套,披在女人的身上,又站在她面前背靠着阳台栏杆,替女人挡住了部分寒风。

    「天佑,你不冷吗?」楚天雪披着男人脱下的外套,又见他挡住了风口,不由的抿了抿嘴唇轻声说道:「这里风太大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我不冷。」楚天佑鼓了箍胸膛笑道:「我的身子可壮着呢,这点风算不了什么。」

    楚天雪噗哧一笑,伸出玉指在男人胸膛轻轻捅了捅,讶然道:「好硬啊!真没看出来,我弟弟居然有这么硬的肌肉,快脱了衣服给姐秀一秀你坚硬的胸肌。」
    楚天佑闻言脸上瞬间闪过一丝丝尴尬,苦笑道:「姐,你这个样子好像欲求不满的怨女啊!」

    楚天雪嗔怪的白了楚天佑一眼,语气幽怨的说道:「哎!姐姐都成老姑娘了,当然会想男人了,可惜没人要啊!」

    楚天佑顿时心里有丝丝紧张,故作轻松的问道:「怎么会,今天这大厅里这么多成功男人,家世好、长得帅,又成熟稳重,难道没有一个能入我姐的眼吗?」
    楚天雪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厅里确实有些很优秀的男人,可惜姐姐就是不喜欢啊!」

    楚天佑心中窃喜的说道:「那是我姐姐眼光太高了。」

    「眼光高吗?也不是了,只是他们都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已。」楚天雪轻声说道。

    楚天佑有些惊讶的问道:「哦?那么多人,有温文儒雅的、有成熟稳重的、有端庄肃穆的、有热情开朗的……那么多品种丰富的高富帅,姐姐你都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楚天雪闻言视线下移,落在楚天佑只穿礼服衬衫的胸膛上,透过薄薄的衬衫,男人的胸肌轮廓隐约可见,使得她眼神一阵迷离,喃喃道:「我说我喜欢糙爷们儿,你信吗?」

    「糙、糙爷们儿?」楚天佑浑身一震,神情有些古怪的说道:「姐,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

    他实在是难以置信,姐姐这样气质高贵优雅,样貌绝世倾城的女人居然会喜欢糙爷们儿,脑袋里本能的想到了一幅画面: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敞着胸襟,迎着烈风露出胸毛,坐在大街边上仰头灌下一杯啤酒,然后伸手抹了把沾着酒液的络腮胡子大呼一声爽啊!姐姐安静的坐在胸毛壮汉身边,一脸幸福陶醉的样子,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战。

    这时就听到楚天雪不满的嘀咕道:「臭小子,姐就知道你是不会相信的……哼。」

    楚天佑不由的摇头苦笑道:「姐,我的亲姐啊!你这让我怎么相信你呢?我从来没想过姐姐你这么重口味,居然会喜欢那些五大三粗的胸毛大汉啊!」

    「什么五大三粗的胸毛大汉,啊!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楚天雪瞬间明白楚天佑说的是什么了,连忙摆手解释道:「我才没有那么粗犷的审美观呢,我说的糙爷们儿是指气质,好不好,糙的是气质,你想象一下,一个看上去英俊的男人,敞开衣襟,秀着轮廓有型的胸膛肌肉,眯着眼睛懒洋洋的坐在那里,但突然之间,他猛然睁开眼睛,眼神中杀气昂然好似要吃人一般。」

    说到这里,楚天雪越来越兴奋,俏脸微微泛红,水润的双眸却是精光肆意,双手比划着说道:「只见他大手一摆,低声吼道: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啊!然后如猛虎般冲了上去,杀杀杀杀杀!不一会儿他浑身染血的冲到我面前,把我抱进怀里疯狂的抚摸蹂躏……」

    楚天佑看着沉浸于幻想的楚天雪,禁不住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居然会有这样怪异的爱好。」

    讲完了自己的幻想后,楚天雪又恢复成了优雅高贵女人的模样,叹息地说道:「哎!我理想中的男人该到哪里去寻找呢?」说着抬起头,看着楚天佑那震惊的样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瞬间又有了丝丝迷离之色。

    「楚小姐,原来你在这里啊!」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楚天佑姐弟两人之间的寂静,唐龙挽着丁敏也出现在阳台上。

    丁敏也暧昧的朝着楚天佑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我想邀请楚总的男伴跳支舞,怎么样?」

    楚天雪这会儿也感到一丝尴尬,笑着对楚天佑说道:「天佑,既然美女邀请你跳舞,你就去吧!」

    楚天佑闻言望着对面的女人,黑色的低胸晚装里一对饱挺的乳峰因为没有内衣的束缚而微微荡漾,雪白深邃的乳沟在配上女人露齿的微笑,销魂的眼神直勾勾盯着自己,点了点头伸出手,被丁敏拉着走进了舞池。

    此刻,大厅换了一首浪漫的曲子,舞池的也随之灯光转暗,楚天佑轻轻拥着丁敏在舞池中轻摇,望着女人销魂的媚眼,嗅着女人如兰的体香,双手搭在女人光滑的雪肤上,胸膛被女人一对弹性十足的乳球贴摩着,楚天佑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人也是一个动人的尤物。

    看着楚天佑抱着丁敏共舞,楚天雪不禁皱了皱眉头,唐龙在一旁注意到女人的表情,暗自一喜,马上很有风度的走到楚天雪的身前,正式邀请道:「能否与楚小姐共舞一曲。」

    楚天雪歪头想了想还是点头应允了,唐龙强忍着兴奋带着楚天雪融入了舞池当中。

    「哎呀……」

    丁敏发出一声低呼,紧接着一双美眸似幽带怨的瞪着楚天佑,因为就在刚刚,她的脚趾被男人踩了一下,忍不住疼呼出声。

    楚天佑连忙把目光从不远处共舞的男女身上转回来,低头看了丁敏一眼出声歉意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毕竟在跳舞之时踩了舞伴的脚,让他多少有些尴尬的。

    丁敏蹙着秀眉,红唇微张轻声道:「没关系,我的脚趾好痛哦,你扶我去那边的包厢坐一会儿吧!」

    「那好吧!」楚天佑搀扶着丁敏的臂膀,在女人一瘸一拐中走出了舞池,随意拐进了大厅旁的一个小包厢,只见里面仅有相对而设的两个单体真皮沙发,中间靠墙放着一张小矮桌,显然这是给来宾私密会谈用的。

    楚天佑扶着丁敏坐到沙发上,说道:「你现在这歇会儿,我去问酒店找瓶跌打的药酒过来。」

    丁敏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嗯!」

    ……

    当楚天佑再次进到包厢的时候,目光却在丁敏开叉的礼服领口处停留了片刻,然后就挪开了。

    丁敏心里微微失望的停下俯身揉搓被踩脚趾的动作,抬头楚楚可怜的望着楚天佑,那楚楚动人的表情让楚天佑咳嗽了一声:「找到跌打酒了,还是我来帮你涂吧!」

    丁敏略略有些为难,但还是把脚伸到小矮桌上,俏脸浮起一丝酡红说道:「好吧。」

    楚天佑拧开跌打酒的瓶盖,坐到丁敏对面的沙发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玉足,女人脚上的肌肤白里透红、晶莹剔透、润泽滑腻,雪肤下的细细青筋若隐若现,五根脚趾纤长而直、严丝合缝,却有两根脚趾微微红肿,精心修剪过的趾甲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自由一种魅惑性感的味道,虽然因为曾经是模特的关系,但是脚底却没有一丝厚茧,反而脚弓的形状很优美,看起来女人平时没少下功夫来保养这双玉足。

    放在小矮桌上的玉足纤趾俏皮的动了动,丁敏嗔怪道:「你不是要帮我吗?」
    楚天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忙倒了些药酒在女人红肿的玉趾上缓缓揉搓起来。
    丁敏难耐的蹙着秀眉,只感觉男人的手厚实有力,却又力道均匀,从男人的指尖透出丝丝热流通过被踩的脚趾,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险些呻吟出声,连忙低声问道:「哎,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楚天佑低着头仔细的揉搓着手中的玉趾,听到女人的问话抬起头,瞬间看到女人不经意间分开双腿间的风光,贴身轻薄的绿色蕾丝内裤,包裹着一个丰润的宝蛤形状,暗自咽了口唾沫,回道:「楚天佑。」

    丁敏闻言瞬间有些疑惑楚天佑和楚天雪之间的关系,问道:「那你和楚总之间的关系?」

    楚天佑低头继续着手中的动作,解释道:「她是我姐。」

    「哦!」

    丁敏若有所思的看了楚天佑一会儿,像是突然做出了某种决定,收回脚说道:「我感觉好多了,突然有些口渴,你能帮我倒杯水吗?」

    楚天佑耸了耸肩,收拾好药酒转身出了小包厢,当他端着水杯再次走进包厢的时候,丁敏却一把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接着站起身走到包厢的门前,砰的一声把包厢门关上。

    「丁小姐,你这是干什么?」楚天佑微皱眉头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解的问道。
    丁敏双眼雾蒙蒙的好似有一层水汽,看着楚天佑幽幽地说道:「唐龙那个混蛋,设计骗了我老公所有的钱,还令其欠下两百万的赌债,现在又逼迫我供他奸淫来还赌债,所以我想楚公子帮帮我。」

    楚天佑愣愣的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丁敏,说道:「你是在开玩笑吗?」
    「是真的?」丁敏泫然欲泣给楚天佑讲了她的遭遇。

    原来,丁敏凭借自身优越的条件,在华南市模特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一场走秀下来也能赚不少的钱,然而模特是一个吃青春饭的行业,随着年龄的增长也就想着找个有钱的靠山,她也没想着什么嫁入豪门,就和追了自己很久的一个富商结婚了,丈夫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豪,但是两人小日

子却过的挺好,然而好景不长,自从无意中结识了唐龙这个人,丈夫很快就迷恋上了赌博,而且没过多久就输光了所有的家业,并且还欠了赌场大约两百万的赌债,在这个时候唐龙又出现了,提出只要丁敏肯陪他玩两天,所有的赌债就一笔勾销,丁敏夫妇两人这才意识到调入别人的陷阱里,然而唐龙财大势粗,丁敏迫于无奈答应了唐龙的要求。

    楚天佑听完丁敏的哭诉,将身子斜靠在沙发上,一脸玩味地看着她,笑道:「呵呵呵,有意思,那你凭什么认定我能帮你。」

    丁敏媚眼如丝的看着男人轻声说道:「因为您是楚总的弟弟,我曾经在楚总的公司走过秀,清楚的知道楚总的内衣公司在本市也算是业内的龙头企业,您有这个财力。」

    楚天佑喝了一口水随口说道:「就算我可以帮你,我又为什么要帮你呢?」
    丁敏闻言默默的走到楚天佑面前,从他手中拿走水杯放在一边,然后蹬掉脚下的高跟鞋,赤脚微微躬下身子,胸前的一对雪白饱满的乳峰毫无遮挡地呈现在他眼前,在楚天佑喉咙滚动之际,丁敏伸出一只手轻轻掀起裙摆,沿着自己雪白丰润的大腿一路上滑,快到大腿根部的时候才停住,像是勾住了什么东西,然后轻轻地往下拉,最后褪到脚踝的时候,楚天佑终于看清了女人手中的东西,那是一条绸质的绿色蕾丝丁字裤。

    丁敏用小指轻轻挑着那条丁字裤,眼神轻佻地望着楚天佑,在楚天佑浑身血液沸腾的时候猛然坐进他怀里面,玉臂搂着他的脖子吐气若兰的说道:「两个条件。」

    一阵沁人的香水味直往楚天佑鼻子里钻,他双手抚摸着女人光滑的背脊嘴上说道:「哦?说说看,那两个条件?」

    丁敏撇撇嘴说道:「我自认为自己长得也不差,所以呢?这第一,只要你帮我,今后我就做你的情人,第二吗?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唐龙此刻又在打楚总的主意。」

    突然,丁敏感到丝丝冷意从男人的身上传出,低头看到男人嘴角一抹冷厉的笑容,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男人的神情,血腥、残忍、淡漠的眼神让她心生恐惧,只听男人森然说道:「他这是寻死的节奏吗?给我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
    到此刻,丁敏也是全盘说出:唐龙身为银河酒店的老板,身边自然不会缺少漂亮的女人,然而他却有一个变态的嗜好,那就是喜欢玩弄他人的女人,而且是不分时间场所,丁敏这两天就是深受其害,车里、厕所等等一些地方,甚至今天在摩天轮和马背上都被唐龙强迫奸淫,然而在今天他遇到楚天雪和楚天佑后,就有了新的猎物,那就是楚天雪。

    ……

    宴会大厅的舞池中。

    唐龙闻者楚天雪身上飘来的阵阵体香,体内的欲火不住的高涨,胯间的巨物早已高高凸起,所以撅着屁股轻拥着女人跳着怪异的舞步。

    楚天雪很有兴致地看着唐龙,弯弯的柳眉皱了又皱,忍不住说道:「唐先生这样的姿势好奇怪啊!」

    唐龙小声的在楚天雪耳边说道:「哦,没什么?只是因为楚小姐您太漂亮了。」
    楚天雪眼神怪异的望着唐龙道:「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唐龙大胆的把下身推到女人胯间,坚硬的凸起碰触到楚天雪胯间的神秘禁区上,使得他的凸起与女人的凹陷完美的契合在一起,说道:「就是因为楚小姐您太美了,美的我无法忍受。」

    「啊……」

    楚天雪突然张开红唇叫了一声,幸好有音乐相伴,要不然两人绝对尴尬全场。
    「我们可是在公共场所,楚小姐不想成为舞会的焦点吧!」唐龙突然双手按在楚天雪的腰眼处,紧搂着女人,鼓起胸膛贴膜着她胸前的乳球。

    「嗯……」

    楚天雪娇羞万分,好像也有所顾忌,所以忍住没有发作,而是尽量扭动着身体躲避着男人的摩擦,同时暗暗鼓劲想脱离男人的怀抱,然而男人的力量却大的出奇,一连几次都没有挣脱男人的怀抱。

    唐龙把自己凸起的大肉棒隔着几层布,狠狠顶在楚天雪的私密处,暗自耸动着屁股,加剧着两人的摩擦,闭着双眼享受这销魂的一刻。

    在舞池内昏暗的光线下,没有人发现两个人在干什么,楚天雪也被唐龙弄得十分难受,她的手指开始抓着男人的衣领,不再像刚刚那样挣扎,而是翘着臀部想逃离男人的碰撞,却又被男人一次次追寻到,呼出的鼻息渐渐加速,轻启着两片红润的樱唇,好似随时都要呻吟出声一般。

    「呼……呼……呼……」

    正在这时,浪漫的音乐停了下来,楚天雪立刻离开唐龙的怀抱,脚步似乎有些蹒跚匆匆离开了宴会大厅。

    唐龙望着楚天雪的背影自得一笑:「哼哼,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逃得出我的手心。」

    二十楼走廊尽头的拐角处的卫生间里,楚天雪坐在厕所最里面小间隔的座便器上,她的左手急不可耐地抚摸着自己高耸的胸部,右手竟然从晚礼服的下摆探入,消失在那神秘的双腿之间,形成一幅美女自渎的香艳画面。

    ……

    一辆黑色的路虎缓缓停在渡假山庄酒店大楼下方的露天停车场,一身黑色风衣带狼头面具的男人从车中下来,向着酒店大楼的正门走去,门厅前的两个保安和四个女侍应有些奇怪的看着来人,其中一个女侍应迟疑了一下,就准备上前询问。

    「嗤……」

    一抹亮光闪过,女侍应捂着喷血的脖颈缓缓倒下,刹那间,门厅前的保安与侍应都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唰唰唰唰唰……」

    鲜血四溅,门厅前剩下的五个酒店职员转眼间身死,男人手提着东洋长刀来到了酒店大堂,大堂的经理是个四十来岁仪表堂堂的中年人,见到门厅前的惨状本能的发出一声惊呼。

    但他这声惊呼只叫出了半声,男人就以非人的速度冲到他面前挥手一刀,大堂经理的头瞬间飞上天,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紧接着男人施展鬼魅般的速度,大堂里的迎宾小姐、侍应、保安等酒店职员,在很短的时间内被杀光,一时间酒店大堂里是惨叫不断、鲜血横飞。

    一个前台小姐缩在柜台下瑟瑟发抖,她吓的是花容惨白、面无人色,双手死死捂住嘴巴眼泪如雨,突然,一具断头的死尸蓦然倒在她眼前,喷涌的鲜血让那前台小姐彻底崩溃,猛然尖叫一声,手舞足蹈的冲出柜台向着大门口跑去,那男人又迅速来到前台小姐身后伸手直刺,东洋长刀划过一道亮光穿过前台小姐的后心,前台小姐浑身一僵,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了两下失去生机。

    男人眼神冷漠的扫视了一圈的大堂后,走进大堂旁的电梯,直接按了二十楼。
    技能娴熟、心狠手辣、杀人如麻,这人是一个绝顶的杀手。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zhujuno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blueteethguy02 金币 +118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blueteethguy02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blueteethguy02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