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34368
                (一)

  在外漂泊了五年,我终于回来了!踏上故乡的土地我深深得吸了一口家乡的空气。这里的云这里的风都是这么的熟悉这么的亲切,五年前离开这里时我丝毫不留恋。但身在外时每天都在想念自己的家乡。难道人真的只有失去后才会知道珍惜吗?我自嘲的摇了摇头。

  不久我已到了家门外,这时我的心竟然有一丝激动,难以想象五年前这里曾经是我无比厌倦无比痛恨的地方。

  我轻轻地打开了门。家里一切如初没有丝毫变化。这时一个女人从里屋走了出来。她愣了愣有些慌张地对我说:怎么不说一声我通知好你爸叫他抽时间去接你呀。

  我平静的说道:「没事。」

  她连忙又说: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见我没什么反映,她又说道:「你先休息下。我去买菜。」说着就准备换鞋子。

  我看了看她对她说了声谢谢。

  她一愣随后惊喜的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话,一家人有什么好客气的。」
  五年的漂泊使我成熟,并学会如何与人相处,让我明白不论是什么人起码的尊重是必要的。今日

的我已不再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我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一丝表情。

  她仿佛有些受不了我目光,低下了头说道:「我去去就来,关上门走了。」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整整齐齐的一点儿也不象是个很久都没住过人的房间。
  这一定是她打扫的吧?我想着。

  父亲晚上没回来,就我和她两人。她张罗了一桌的饭菜全是我喜欢吃的。她居然记得我喜欢的菜。我有些感动,语气温和地说道:「婉姨就我们两个人,何必做这么多?吃不完浪费了。」

  婉姨看着自己的碗低低道:「今天你回来,怎么也要庆祝一番。吃不完我明天接着吃没事。」她至终没抬头和我对视。

  饭后看着她在厨房忙碌的背影,我竟是如此的平静。完全没有当年的怨气。
  也许是因为时间会缝合一切也许是五年的漂泊让我长大,我不知道。

  我坐在沙发上随意的翻着电视频道,她在屋内忙前忙后的打扫着。我知道她在躲避我。

  「小妹呢?」我问道

  「她在学校住,要周末才回来。」她紧张的回答道

  听着她那紧张的语气我有一丝不忍起身道:「我走了。」

  她慌忙道:「你才回家,多住几天吧。至少也等你爸回来呀!」

  见她低着头双手搭在身前紧张得捏弄着自己的手指,我缓缓地说道:「我想去看看小妹。」

  开着车我到了小妹的学校,拨通了婉姨给我的电话,只听一声清脆的声音传入耳内。

  「谁呀?」

  我说:「你猜猜。」

  「哥?是哥吗?」欢快的声音传入耳内

  「怎么连你哥的声音也忘了?」我说道。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现在在那里?」你猜猜我又说道。

  「哎呀!你别逗我了,我都快被你急死了。」小妹对我撒着娇道。

  「我就在你的校门口。」我说道

  「真的?我马上下来。」电话已挂了

  不一会儿急促的呼喊声传入耳内,一个娇小的身影飞快地朝我跑来。

  我连忙伸出头去喊道:「注意车!」

  一辆小轿车按着喇叭急甩了下盘子(方向盘)飞驰而去。

  小妹停下脚步拍了拍小胸脯,看了看路面确定没有车,对我吐了吐小舌头才慢慢得朝我跑来。

  急促得打开车门一把就把我抱住。喉间发出刺耳的嗯声。

  我爱怜的抚摸着她的头,「一回来就被你吓个半死,都成大丫头了以后可不许这么冒失。」

  小妹重重地嗯了一声才说道:「主要是能见到哥太高兴了,我想死你了。」
  我支起她的双肩道:「让我看看,我家丑丫头长漂亮没?」

  小妹不依的又往我怀里钻,我搂着她呵呵的笑着。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妹依偎在我怀里仰着头问道。

  下午刚回,这不刚吃了饭就来看我家丫头了。

  「你在那儿吃的饭?」小妹好奇地问我。

  「我在家呀。」我说道。

  「家?我妈也在?」小妹又问道。

  「在呀,怎么了?」我答道。

  我爱怜的看着她,她也看着我良久又把头埋进我的胸膛说道:「没什么。」
  我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问道:「在学校有人欺负我家丫头没?」

  「没,有谁敢欺负你妹子?」你这么凶小妹调侃道。

  我用手轻轻的拧着她的小脸笑道:「你个死丫头就会嘴贫。」

  我和妹子就这样依偎在车里。

  「走带我参观参观你的学校。」我突然说道。

  听了我的提议小妹一下蹦起,我连忙用手护住她的头,可还是晚了一步,她的头还是撞到了车顶。

  小妹哎哟哎哟的叫着,用手捂住她的头。我心疼的伸出手帮他揉着。「我的小公主你就不能小心点?」

  小妹朝我吐了吐舌头,笑了起来。我用手揪了揪她的小鼻子。

  下车后小妹挽着我,我们一起朝学校走去。到门口我们就被一个保安拦住,这个保安用色咪咪的眼神看了看小妹又用嫉妒的眼神看了看我,他那眼神明显是想岔了,以为我是小妹的男朋友,现在的少男少女发育得很早,也开窍得很早,我在外时早就见识了不少。

  我面带微笑地说道:「师傅她是我妹,我在外面五年了,今儿头一回回来,想参观参观我妹的学校,我看看就出来很快的。」

  哪料这保安朝我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的妹儿不少吧,我说不许进就不许进,这么晚了,出了事谁负责?」

  这时小妹双手合十向他央求道:「大叔他真是我哥,我们很快就出来,你行行好让我哥进去吧。」

  保安轻佻的翘了翘嘴道:「我说这位同学你这么小就谈恋爱,还找个比你大这么多的不会是社会上的吧。」

  我一听他这话就火冒三丈,我揪起他就往墙上顶,怒道:「你他妈在说一遍信不信我剁了你?」

  小妹上来拉我急道:「哥算了不进去了别把事情闹大了你才回来……」
  我放开了他,哼了一声道:「你个杂碎,以后你再用那眼神看我妹,我剁了你。听到没?」

  他那里还能支声捂着脖子坐在地上干呕,我把他顶到墙上时是用手臂外侧压他的脖子。一定是顶到了他的喉结不然不会干呕的。

  小妹死命地拉着我急道:「哥好了好了。你才回来别惹祸。我求你了。」
  听到小妹的这句话我才任她拖着我远去。

  被她拖着走了十几分钟她才松手,见我还是一脸怒容,小妹安慰我道:「好了好了才多大点事你就喊打喊杀的,你才回来我……我真怕你又弄出点什么事,又不见了,说着竟抽噎起来。」

  我看着一阵心疼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哥再也不会丢下我家丫头了。再也不会了……」

  不知不觉已经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了,直到今天我才看见父亲,看见我他什么都没说,我也没叫他一声父亲,两人得隔阂完全没有因为时间冲淡。吃完饭我打点了自己的行李准备搬出去了。

  出了门走没多远就听到婉姨叫我的声音,我转头一看,见她朝我跑来。她对我说着都是一家人啦,这里就是你的家没必要搬出去之类的话。

  我以前那样对她。现在看来她丝毫不怪我还在这挽留着我。其实想想她也怪可怜的,虽然是我的继母可在家里一点地位也无,家里的亲人没一个把她放在眼里的。

  我知道父亲在外面还有很多女人,对她从来就是一个摆设。她为了这个不象家的家,任劳任怨着,没一丝怨气。

  最终我没留下还是走了,看着她目送我很远才回屋一阵感动涌上我的心头。
  半个月后小妹打电话给我,说想我了叫我回去吃顿饭。等我到了家,发现她和她妈也就是婉姨已经张罗了很多我喜欢吃的菜等着我了。

  婉姨看见我真的来了很高兴,母女俩不停的给我夹着菜。不知道是不是小妹的原因我又有了家的感觉,晚饭后我和小妹聊了一会儿因为明天有事情想回去休息。小妹硬是缠着我不准走。

  扭不过这丫头加之父亲没回来就答应了,深夜小妹溜进了我的被子里。我哭笑不得,刮着她的脸说道:都成大姑娘了,羞不羞呀。

  她把身体缩在我怀里撒着娇道:「我才不管呢,今天我就要和哥睡!」
  我们又在床上嬉闹好一会儿,想着她明天还要上学才哄着她睡去。

  第二天早上婉姨把早餐端到我床前,叫醒我和小妹,看着她我一阵尴尬。毕竟我和小妹已经长大,倒是她毫不在意,只是一个劲儿催促小妹赶紧起床。
  我自己一个住从来都是睡到11点才起床的。吃了东西看了看才6:30自然又昏睡过去,等我再次醒来时已经是10点半了,穿好衣服出了卧室,见婉姨在凉台上拨弄着琵琶。

  她看见我起来了,连忙放下乐器。对我说道:「哟起来了。」

  我对她微笑道:「婉姨,还是这习惯呀?」

  她朝我笑道:「没什么事儿,解解闷。」

  说着走向卫生间给我打着洗脸用的水。我家一直有个习惯,洗脸和洗脚用专门的盆。这是父亲留下来的,现在家里富裕了也一直保留着这习惯。

  洗完脸我坐在沙发上,婉姨在我旁边坐了下来,看着她一付欲言又止样儿。
  我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吧。」

  「你爸出国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小林你都到家了,何必一个人住在外面,还是回来吧,这……这好歹是你的家呀。」婉姨关切地说道。

  听着她那关怀的语气,我内心深处一阵触动。突然发现婉姨是那么的善良。
  奶奶去世后再没人真正关心过我。没想到当年差点被我砍伤的女人,竟然不计仇恨,真心待我。

  我摸了摸有些酸酸的鼻子,微微的点了头。

  就这样我又回到了这个家,小妹得知这个消息后自然是惊喜万分,住校的她一有时间就往家里跑,婉姨这几年也难得见女儿这样高兴,也就由她去了。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3个月,这期间父亲只回来过5。6次,他一回来我就去外面或者朋友家借住一夜,等他走了婉姨打电话给我,我才回去。

  经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我才真正开始了解婉姨,她是个简单的女人没什么心机,一副好心肠。人又温柔贤惠。她那无微不至的照顾时常让我有种在古代被奴婢丫鬟伺候的错觉。奇怪的是她对小妹不是这样。虽疼她,却不娇惯,有时还很严厉。不过她的一些习惯让我有些受不了,比如她非常爱干净,按道理是件好事不过有些过了,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洁癖。人也很懦弱。有一回我和她去买东西,商贩短斤少两,她是知道的却不敢字吱声。我自然看不下去正想日

孬商贩几句不想被她拉走,还给我说些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小生意也不容易之类的话。

  任谁都会有些缺点,她的这些习惯倒不是什么大问题,我倒是觉得这样的婉姨很可爱,像这么好的女人现在已经很难找了,我搞不懂父亲为什么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要论外貌身材那可是婉姨的强项,37。8的年纪丝毫不显老态,肌肤如初生婴儿般嫩白,五官极为精致小巧。特别是她的眼睛,眼尾细而略弯,眼神似醉非醉有种迷离的感觉,盯着人时水汪汪的眼睛尽显媚态,她笑时眼睛会眯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可爱又勾人。

  左眼角下的美人痣,让她秀美的脸颊又平添几分妩媚。国色天香,清秀中透着妩媚却不妖娆这些日

子的相处我发现她一个有趣的小习惯,她从来不久看陌生男人的脸。在和陌生男人对话时,她的眼光总是不知觉得飘向别处或低下。我想也许婉姨就是怕她的眼光盯着别人太久会引起误会吧。

  要论身材也是极好的,腰身纤细如少女,臀部浑圆丰满很有女人味。也不知是因为纤细的腰身衬托出臀部的丰满还是丰满的臀部显得腰身纤细,我想两者都有吧,双腿也颇为修长。唯一我觉得稍微欠缺的就是她的胸部,大得实在令人咋舌。我玩个很多大胸脯的女人。当她们脱掉内衣时,胸部往往是变形或下垂的,乳晕也会很大,我觉得不好看所以我不太喜欢胸部太大的女人。不过这只是我的个人爱好父亲还不至于因为胸部的原因冷落婉姨吧?百思不得其解。

  时间在一起长了我发现我竟有些离不开她,她对我的照顾让我不知觉的对她产生依赖。现在的我在家里完全变成了个懒人,什么都不用做,连内裤也是她帮我洗。更别说其他事情了。

  后来我问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少时还提刀想砍她,一点也不恨我吗?她说不恨,毕竟是因为她让我过着没有母亲的生活,一直都觉得愧对我。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不关她的事,父亲和我母亲还没离婚时,他就在外面乱搞女人。母亲性格强硬没有她离婚也是迟早的事。她不过是「碰巧」当了我的继母成了我的出气筒罢了。

  婉姨一直有个愿望,她盼望着有一天我能叫她一声妈这样她的罪恶感会小一点,我起初并不知道,一天和小妹聊天时无意间从她口中得知的,其实我已经接受了她,叫她妈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叫不出来。

  一直到了中秋节那天。按照惯例中秋节我们都要去爷爷家吃饭,小妹和婉姨很早就去了,这种家庭聚会自从婉姨来到我们家就是她常年包办做菜和洗碗。所以她要早去爷爷家做准备。父亲因为碰巧出差来不了,我是到要吃饭时才去的。
  一进门,就是喧闹和麻将声。虽然我已经五年没回来了,可也没引起多大反应。长辈们看见我就轻描淡写的向我打个招呼,弟弟妹妹们干脆视我为空气。
  看见他们奇形怪状的头式我就心烦也懒得去理他们,婉姨和小妹在厨房里忙得不可开交也没人去给她们搭个手。我进去想去帮忙,小妹看见是我马上把我赶出来,说我只会添乱。我只好坐在沙发上无所事事。

  饭菜端上桌面大家围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起来。我没动仍然坐在沙发上。
  这时大姑妈看了看我说道:敖林你怎么不吃呀。

  我微笑道:姑妈我等一下你们先吃。

  大姑妈没再说什么又和其他人边聊边吃起来,她和二姑妈还不停的埋怨菜做的不好,大伙吃完后又开始围在麻将桌上,婉姨和小妹这时才忙完。

  稍微轻松下来的婉姨和小妹才发现我也没吃。婉姨困惑得问我:「你怎么不吃?」

  「我等你们。」我说。

  「你这孩子这有什么好等的,饿坏身子怎么办?」婉姨感动地说道。

  小妹亲昵的捏了下我眼里满是笑意,看得出我这样对她妈她很高兴。

  吃完饭后,我把小妹拉到一旁,从包里拿出一盒人参给她,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这盒人参。

  显然没反应过来。

  我笑笑说道:「去拿给爷爷。」

  小妹有些害怕地看了看其他人,我在她身旁不住得给她打着气,她才鼓起勇气走向爷爷。

  「爷爷这是……这是给你的。」小妹怯怯道。

  爷爷一脸错愕,打开盒子看见居然是颗野山参他可是识货的人,自然瞧出它的价值。拉长的脸立即眉开眼笑起来。

  小叔这时走了过来好奇地问道:「哟,什么东西?」

  沉默片刻后又道:「还有证书呀?」

  站在小叔身旁的小姑悄悄的捏了他一把,他才「乖巧」的住了口。

  爷爷笑得合不拢嘴,「怜爱」的摸着小妹的头道:「咱家的敖诺长大了,都懂得孝敬爷爷了。花了不少钱吧?」

  我赶紧岔道:「这是婉姨和诺诺特地托人从俄罗斯带来孝敬您的。熟人拿的便宜也就20来万。」

  听到这个数字屋内一下安静下来。长辈们虽然都很富裕,但一个20万寿礼还是很「刺」他们眼的。

  爷爷笑呵呵的说道:「这颗参值这价!我家儿媳妇呢?跑哪去了?」

  我扯着嗓子喊道:「婉姨爷爷叫你!」

  婉姨才急急忙忙跑出来站在一旁还没弄清怎么回事。

  爷爷笑眯眯的看着婉姨道:「还是我家婉妮好。」随即看了看其他儿媳妇和子女哼了一声。

  看见他们难看的脸色一阵快意就涌上我的心头。这下碗也不用洗了,拉着儿媳妇的手嘘寒问暖好不亲热。

  临走时我对大姑妈扬了扬头道:「大姑姑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下次你来做吧,每次都是我家婉姨做大家吃都吃腻了。」

  大姑妈气得脸都白了嘴角微微哆嗦着,婉姨赶紧过来拉了拉我,我甩开婉姨的手,继续看着大姑妈。

  二姑妈赶紧过来打圆场道:「哎哟敖林的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馋的?过几天来你二姑家玩,我做给你吃怎么样?」

  「我也好久没吃了。」爷爷的声音传入我耳内。

  我转头望向爷爷见他老人家双眼微闭地看着大姑妈。大姑妈此刻脸更加难看二姑妈也不敢再插嘴了。

  这时大姑爹才干笑两声道:「做,做爸想吃那还不简单?下个星期大伙来我家,爸我来接您。敖林你下个星期早点来,你也好久没来你姑家了……」

  今天我心情大好开着车没直接回家,载着婉姨和小妹到一所公园散着步。
  婉姨焦急地看这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缓缓地道:「你干嘛去惹你姑,你又不是不知道她……」

  我打断她道:没事,「我就喜欢硬柿子,随手把外衣披在她身上又道:妈,爸不护你,我护!」

  婉姨身躯一震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我,眼角已有泪光,小妹眼儿也是红红的挽着我的手更紧了。

  三人就这样静静地走了会儿,婉姨又想起什么抬起头道:「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你妈给的?」

  我笑笑道:「是我妈给的但也不完全对。」

  她不明白,小妹也是睁着大大的眼儿看着我。我又道:「前些年我找我妈要了点钱,自己做了些小生意,我爸给我的钱我一分未动。」

  婉姨显然很吃惊,没想到只会惹祸的我,居然也可以自己赚钱了。

  她又心疼道:「那也不用买这么重的礼呀,你赚点钱也不容易,留着自己用呀。」

  我说:「其实没这么贵,人参是我托熟人收的,证书是我自己办的。要比市面上便宜很多。」

  她还是很心疼地道:「能便宜多少?你这孩子……」

  小妹这时岔道:「妈,那是哥疼你!看见你被姑妈们欺负向着你呢。」
  婉姨听了小妹话羞红着脸道:「你这死丫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小妹吐了吐小舌头又对着我说道:「哥,你看妈害羞了。」

  婉姨闻言在也挂不住了从我后面跨过,去「打」小妹,鬼丫头机灵得很,早有防备。笑着跑开,婉姨轻轻啐了一口。我也有点不好意思地捞这后脑看着她。
  婉姨这时晕红的脸上洋溢这幸福的微笑。我的心突然狂跳起来,此时她那双美丽的眸子宛如两道弯弯的月牙儿,十分勾人,晕红的双颊让她媚态毕现。幸福竟能让她如此迷人?我们快乐得在月下漫步,看见她们高兴我也不由自主的高兴
               起来……

  那天以后我不再唤她婉姨,在人前我叫她小妈,私底下就直接叫妈。小妹奇怪地问我有人时为什么叫小妈。我笑笑,问她那你红阿姨怎么办?(小妹管我妈
               叫红阿姨)

  我母亲脾气火爆,我有时都怕她。等她旅行回来,如果被她知道我认了婉姨真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风波,一想到母亲就头痛。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像菩萨样供着。稍不和她意就是一巴掌,我都这么大了还是一样(我在外时她来看过我几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我后妈。我母亲还有个极其恶劣的习惯,打人时她身边如果有东西不论是什么就往人身上招呼(当然一般是我),往往还会殃及他人(一般是我爸)。

  小妹一直埋怨我说我脾气太差,但我和我母亲比起来那是小巫见大巫。小时候也只有她镇得住我。也多亏了她不然少时真不知我会闯出多大祸事来。

  和婉姨生活得时间越久,越觉得她娇媚无比,她那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媚态,总能让我心潮澎湃。

  像老天特意安排似的,一天我病了得了个副伤寒。我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了,其实我觉得已经没什么大碍,病来时很猛去得也快。可婉姨显然是吓着了硬是不让我起来。我只好不分白天黑夜的睡着,睁开眼自己也不知是第几觉了,看了看四周发现婉姨爬在我床边已睡得很熟了,这几天小妹的学校搞什么封闭,不能出来,她也怕打扰到我,没打电话给我。只给婉姨打过几次多半是问我的情况,婉姨这几天就一个人没日

没夜的照顾着我。

  我见了她这么劳累很不忍,又怕她着凉。就轻轻的把她抱进我的怀里。我打量着她熟睡的模样。心里涌出异样的感觉。熟睡中的婉姨是那样得清秀,没了平日

里那股妩媚。她的睫毛很长还有些微微上翘,很可爱。眉毛细长这大概就是古书里形容的柳眉吧我暗想。她的嘴不是很大但很红润饱满,鼻梁小巧挺直。最难得得是她从不用化妆品。就连女人最常用的口红,我也没见她用过。

  看着她这娇美的脸庞,我感到我的心脏开始加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我竟然吻向她的唇,我伸出舌头舔着她那柔软的红唇,用我的唾液润湿了她那嫩柔的双唇。舌头慢慢伸进她的口中。

  婉姨因为我的拨弄已有反映,我抬起头没有继续吻她,她用那嫩白的手背擦了擦嘴。睁开了迷人的美眸见竟在我的怀里显然没弄清怎么回事,也没发觉我吻她,双颊迅速晕起两片红霞。有些不自然地道:「我怎么在这?」

  我强压快速跳动的心柔声说道:「你爬在我床边睡着了我怕你着凉,就把你抱上床了。」

  她对我嗯了一声表示明白,她那因为刚刚睡醒微显沙哑声音,此刻却让我更觉诱人犯罪。她想起身我却紧紧把她搂住。婉姨微微错愕,抬起她那水旺旺的美眸不解的望这我。

  我火辣辣的双眼对上她的眸子。我明白我不会放了她,至少现在不会。婉姨虽然单纯但毕竟是个成熟妇人。瞬间就读懂我眼里的信息。她慌乱地扭动着娇柔的身躯想摆脱我的右手。我强健的右手此刻更加用力地搂着不容她挣脱!

  她娇躯微颤惊慌地问我:「林儿你这是干啥?快放开我!」

  我喘着气道:「婉姨我喜欢你!」

  听了我的告白婉姨娇躯颤得更厉害惊恐地道:「我是你妈,是你婉姨呀你疯了不是?」

  我没搭话猛地低头噙住她的唇把舌头伸进她的檀口里,婉姨楚楚可怜的呜咽着,任我挑弄吮吸她的丁香小舌,她的牙齿几次想咬下却始终忍不下心,最后还是任我在她檀口里放肆。

  我的右手得寸进尺地捏住她丰肥的臀瓣,我只觉手顿时陷入一团棉柔之中。
  这让我邪火狂涌婉姨感觉到我那做恶的手后娇躯又是猛地一颤,反手用力抓住,头猛的一甩逃出了我的口舌。

  颤声哀求道:「林儿我们不能这样,我是你婉姨呀、你要想想你爸呀。」
  听她提到父亲我怒道:「我不想他,我只想你!」

  「你……」婉姨为之语塞。

[ 本帖最后由 hj19881022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