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的自白(人妻的自传)


字数:8889字

             (一)不平凡的车厢

  我是个平凡的女人,年约二十七,一米六三,我并没有羞花闭月的容貌,但是我仍然是美貌成熟性感的少妇。

  四年前我和丈夫离开家乡来到富饶的南方城市——广州,我丈夫国华凭着个人的能力进入某地产开发公司,很快得到老板的肯定,委以工程规划主管一职。
  从此丈夫更没有多余的时间来陪我了。我虽然有时感到很寂寞,但是我深爱着老公,从来没有做过也没想过一些背叛国华的事。

  我一直没有出去工作,每天不是找朋友逛街就是上网聊天,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过得很平凡很无聊。但是在2002夏天的一天,改变了我的……

  那一天很热,大清早老公就上班了,又是寂寞的一天。

  正在我准备上网的时候,我的朋友小玲打电话约我逛街。正好没处去,我换了一套休闲服装——紧身T恤、超短牛仔短裤,就搭地铁到目的地和小玲汇合。
  小玲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好老公也算是高薪阶层,她也是终日(淫色淫色4567Q.COM)无所事事。我们是在网上聊天认识的,可谓一见如故,很快成为知己朋友。

  「小芸,我觉得那件裙子很不错啊…」我和小玲在XX步行街逛得很快活,不知不觉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小玲也因为她老公打电话叫她回家了。我也该回家了。

  下班高峰期,地铁站内真是人山人海啊,刚才来了一趟车,还来不及上车已经满额了,很快下趟又到了,我在拥挤的人潮中被拥上车。自我保护意识下使我挤进最里面,站靠在里面的那个门上,因为广州的地铁另一个门是不开的,所以这里我认为是很安全了。

  人很多,我面前有一男子和我面对面而立,贴得很近。很快到了一个站,下了一批人,刚以为能轻松一下了,谁知拥上了更多的人,站我面前的男人被挤得几乎是趴在我身上了。

  我被他那结实的胸膛压在我的双峰上,虽然不情愿有这样的接触,但是在这么拥挤的环境下我还能做什么,可我仍然控制不住心跳不断的加速。更令我吃惊的是他的手开始摸我大腿,另一只手伸到我两腿间隔着裤子来回擦着我的私处。
  真是色胆包天了。我惊讶地抬头望向他,却见他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我。我赶紧扭头不敢看他。

  他见我这么怕事,更大胆了。一只手在我的短裤腿边摸索着,接着手指从裤管插入,挑开内裤直接拨弄着我那水肥的小阴沟。我本能地马上夹紧双腿,可惜迟了,不知什么时候他就伸进一只脚在我两腿之间阻止我的夹紧,看来是个经验丰富的色狼。

  我那不听话的身体开始出现强烈的反应,他那手指也已经探索到阴道口处。
  他在我耳边小声的说:「小姐,你好敏感哦。合作点,不然对你没好处!」
  手指插入了我的小穴,我感到一阵酥麻,一阵阵快感随着他那轻微抽插的手指散向全身,我开始感觉到我的内裤已经湿了,淫水不断地涌出。他的手指插得更深,我双腿一阵发软,差点站不稳。这时他用另一只手紧紧环抱着我,车内的其他人一定以为我们是情侣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我正在被骚扰着。

  他开始用那硬邦邦的下体顶在我的身上,虽然隔着裤子也感觉到那火热的阳具非常的硬、非常的热,随着一阵一阵的脉动感觉到他下面那家伙好象在示威。
  「下一站XXX已经到达,请乘客检查随身物品……」

  听到广播,到了我下车的站,我清醒过来,想挣脱他,可是力不从心,只觉得手软脚软的。「我到站了,求你放开我吧!」没办法,我红着脸羞辱地小声的说着。可能他也怕我叫,只好放开我了。

  车停了,门开了,我拨开人群挤了出去。同我一起下车的人不多,大约有十多二十人。我从站台往外走,希望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刚走几步,觉得下体湿湿的,怪难受的,向下一瞟,发现我的小牛仔裤衩处有一片湿了,我才知道我刚才流了很多淫水,要是被人看到了多羞人啊。我赶紧快步走进洗手间。

  真不好运,人满为患。

  很快等到一个空格,马上走进去,才发现这一格的门栓坏了。「没关系吧,反正是女厕。」我是这样想的。

  这时其他格如厕的人都完事了,只我一个了,我拉下裤子,看到内裤裆上湿透了,低头看了看下阴,我的下体阴毛很疏,毛色很淡,我老公经常说我的下体好看……

  它好象还不过瘾,还在流。真是不争气的身体。

  我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乾净内裤,看来擦牛仔裤是没用的,只好晾乾再走吧。
  我就蹲下另拿出一张纸巾擦下体,擦到还在勃起的阴核时,全身如触电般一阵颤抖,汗毛竖起,我差点哼出声来了。心想反正晾乾牛仔裤要一些时候,不如这个时候自慰一下吧。

  不自觉的手摸向阴唇搓揉着阴核,电流般的快感不断冲击着。我并拢食指、中指,两根手指插入了我那美穴。啊!真是太好的感觉啊,两根手指虽然是小不过还是有着充实感。我怕一会有人进来,马上开始快速的抽插着,大拇指还不时的搓揉着阴核。那感觉真是不可言喻,真想大声叫出来,但环境不允许我叫喊,我嘴巴张得大大的却不敢喊出声,喉咙深处哦哦作响。

  正在我差不多到达顶峰时,「砰!」厕格门被人推开了。

  「啊!」我惊呼一声,抽走插在下阴道的手指,同时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在车上骚扰我的那个男人,他左手上还拿着一把旅行水果刀。

  「嘘!别叫,对你没好处。」仍然是那句话,只是现在手上多了一把刀。
  「不要动!」我站起来想扯上裤子却被他沉声喝住。

  他反手带上门,拿刀的左手搂着我的腰,用嘴开始亲我的颈部,他那火热的呼吸扫得我难受极了。他右手也没闲着,伸进我T恤里隔着文胸搓弄我的双乳,我反抗着,想拉开抓在我胸前的手,这时他拿刀往我面前一晃,笑笑的说:「我知道你也想要啊,大家爽一下也没什么吧!」

  他把我推贴到墙上,收好刀子,解开我的文胸扣子,揭高我上衣,含着乳头吮吸着,我被他吮吸得浑身发热。他右手伸到我下阴,我的小穴已是淫水泛滥,经他一阵摸弄流出更多的水,我仰头闭目,不自主哼出声来:「嗯……」

  声音虽然很小,还是让他听到了,他蹲下来吻了一下我那勃起的阴核。
  「哦……」我一阵颤抖。

  他欣赏了一下我的下阴,小声的说:「好漂亮的小B啊。」

  他开始用手指抽插我的小穴,还用舌头舔我的下阴,我已经接近崩溃了,心底不断的斗争着,还有一个声音:「老公,我对不起你了!!!」

  他玩弄了一阵,站起来好象要把我转身背向他,我也知道他是要乾了。我急忙说:「不要,求你放了我吧……最多我用手帮你好了,放了我吧。」我差点哭出来了,虽然我现在已经是欲火焚身了,但是基於我不是那种淫荡的女人我必须要推却,再说我是很注重卫生的人,就算和老公做爱都是先冲洗乾净才做的。
  他也不怎么强迫我转身,他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褪下了,他那粗大的阴茎硬邦邦的竖在我面前,发亮的龟头有如鸡蛋般大小。我是第一次看到老公以外的阴茎,他的家伙比我老公的大些,茎身微弯向左侧。这时我更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他轻声说:「我不要你用手,要和你做爱,我也求你了,让我做一次吧。」
  「可是……不卫生……」我自己也不知为什么说了这些话。

  「我洗一下,你就给我好不好?」

  我不再出声了,他拉我走出厕格,在洗手台取些水洗乾净它,再拉我到另一个厕格,这个厕格的门栓是好的。他关好门后把我转过身体,其实当时我忍不住了,非常配合地翘起雪白的屁股。他左手扶住我的腰,右手扶阴茎,在我的阴唇上下磨擦。

  这时我已经准备好接纳他的插入,暂停呼吸别着气等待着,他的龟头已经粘了很多我的淫水,便对准我的阴道口腰间一沉,龟头轻易地分开我闭合的阴唇,进入到阴道颈口处,这个地方是阴道最窄的地方。

  我不禁「呜……」一声呼出了别在体内的气,他稍稍停一下马上又用力一插到底,「啊……」这次叫出声来了,我真的背叛了我老公,我竟然和不认识的男人在厕所里做爱……

  他忙用手捂着我的嘴,怕我再次叫出声来。他缓缓地抽插,他那大龟头就象密封的活塞一样,把我阴道内分泌的淫水全部刮乾净排出体外。我双手扶墙,低头看到我下阴处,每次他抽出时淫水就滴滴答答的滴在地上。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些人交谈的声音,有几个人进来厕所了。他放慢了抽插速度,以免抽插过猛发出声音。

  他虽然抽插慢了,但是每一抽都几乎把阴茎抽出到我的阴道颈口,每一插入都顶到我的花芯处。快感源源不断地由阴道扩散至全身,我差点大叫起来,不过他用手捂住我的嘴,我只是发出一些微小的「嗯……」声。

  这时如厕的人好象都离去了,他马上加快抽插速度,在他的撞击下我的脸差点碰到墙壁上。「哦……」一阵晕眩的感觉,我的高潮到了,我绷紧身体每一寸,所有力气好象都使在下体上,双脚绷得直挺挺的承受着他的冲刺。

  突然间,他深深插在穴内停止了抽插,我也感觉到那火热的阴茎在我体内跳动,只是没感觉到他射出什么来。原来他还不想这么快完事,只是稍作歇息以避免射精。但是我仍然持续高潮,我那紧窄的阴道一收一放的夹得他「呵……呵……」

  低呼,这时我体内一股热流阴精泄出,感觉到他一阵微微颤抖……

  「啊……忍不住了……我……要来了……」他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抽插频率抽送着,边抽插一边低呼着。

  我现在的感觉好象飞到九霄云外,全身上下无一处不被快感冲刷着。我也知道他应该快射了,准备第一次接受老公以外的男人的精液……

  忽然间,我想起这几天不是安全期,连忙挣脱他捂住我嘴的手,「不行……不……不能……射在里……面啊……」

  可惜!太迟了,我刚说到一半,他猛插几下,深深的顶在我的花蕊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浇在我花蕊上,我的高潮又再一次来临,「啊……」

  我双腿发软,站也无力……

  许久,他抽出那半硬不软的阴茎,用纸擦了擦粘满我淫水的家伙,一脸满足的说:「你叫什么?能留个联系方式吗?」

  「我……我们当没事发生算了。我要方便,麻烦你出去。」我并不想留下什么后患,把他推了出去,关好门蹲下用手把阴道扒开,希望能把刚才入侵者遗留的精液排出……

  出地铁站后,我马上走进最近的药店买了事后避孕药。


             (二)背叛的开始

  上次被厕奸后,我渐渐发觉自己越来越倾重於肉欲. 在寂寥时经常会胡思乱想,幻想着如何偷情、和不同的男人做爱的感觉。

  不过幻想归幻想,我并不愿意去实现它,因为我知道偷情会使我付出天大的代价。

  被陌生男人奸的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包括我的好姐妹小玲也不说,当然我丈夫更不能让他得知了。但是我对我丈夫更加好、更体贴,我总觉得我对不起他,虽然说是被强奸的,但我自问在那过程中我自己也在享受,虽说我不是自愿的,但我发觉我好象也不怎么反抗啊!

  那事件过了几个月后,我和小玲依然常常在上次那个地方出入,不过再没有碰上过那个男人。也在这几个月时间内,我和小玲的丈夫相互认识了。

  她丈夫——阿昌是广州本地人,三十岁左右,标准的南方男人,个子精瘦精神饱满,样子还挻帅的,最特别的是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源源不断地散发出男人独有的魅力。我发觉他常常盯着我看,每次我与他眼神相碰,我马上转开并且心如鹿撞。我常把他幻想成偷情对象。

  这天晚上我和小玲本来约好一起去健身中心跳有氧舞蹈的,不过临出门时小玲来电说月事来不能去了。我只好一个人去了。

  在运动后洗完澡整个人都清爽了,从健身中心出来已经是九点了。

  「小芸,上哪去啊?」

  我顺着声音望去,「阿昌?哦,我刚健身出来,你怎么在这里的?」原来是小玲的丈夫阿昌。

  阿昌那摄人的眼睛往我脸上一扫,笑笑的说:「哦,我刚才和朋友在这边谈些事。」忘记介绍了,阿昌是做生意的。

  「小芸,你有没有空,我请你喝东西。」阿昌好象蛮高兴的样子

  「呵,看来今晚你的生意谈得很有收获哦,好吧,去哪?叫小玲出来吧。」
  反正老公这几天赶工,都在筹建处过夜,这么早回去也是无聊之至。

  「好的,到地方坐下我再打电话给小玲。」阿昌望了我一眼笑着说,「今晚谈生意还真的收获不小,等一下慢慢告诉你。」

  我随阿昌走过了一个街口,上了他停泊在那里的车子。我们来到环市中附近的一间XXX酒吧,坐下后阿昌马上又站起来说是出去打电话给小玲。

  我也打电话给老公告诉他我和小玲在喝东西,免得他打电话回家找不到我。
  「小玲说她很不舒服,不来了,还说今晚放你飞机很不好意思,让你玩得开心点。」阿昌回到座位上就说个不停。

  我们坐的位置在大厅的一个角落,这间酒吧的情调还蛮好的,灯光很柔和,但并不象其他「情侣吧」的昏暗环境,这里绝对是朋友相聚的好地方。

  我们边喝着喜力边聊天,话题由小玲聊到家庭、生活等等,不知不觉的我喝了几瓶喜力,头有点昏昏的、沉沉的。

  阿昌说该走了,当时已经十一点多了。

  这时阿昌说酒喝多了点,先去个地方吹吹风醒一下再送我回去。我们便驱车来到了麓湖畔。刚喝完酒再在这凉风习习幽雅的湖区漫步真是无比的享受啊。
  回到车上,黑暗中阿昌插车钥匙时不小心掉到座位下了(过后才知道他是有意掉的),他马上弯腰下去摸索。那天我穿的外套是短摆裙、休闲衬衫,脚下是一双精致的凉鞋。他有意无意地碰了好几次我的脚,还在脚趾处扫过。平时我的脚就非常怕痒,连自己碰都受不了,可是这时我不是觉得脚痒痒的反而觉得心痒痒的。

  「唉!我这车内的灯坏了,早该修了。」阿昌叹气说着,「小芸,你伸手在后排座位上拿个手电给我。」

  「你先起来,我手够不着啊。」我伸手探了几次都摸不到手电筒。

  「不用起来,你坐好了。」他已经整个人蹲在我脚下了,伸手到我座位边把我的靠背调成平躺的,他还乘机偷摸了我的美臀,我又是一阵心慌。

  他接过我递过去的手电筒并说:「你暂时先躺着吧,我找找看。」

  过了一阵,我觉得有点不对,我挺身一看,他哪里是在找钥匙,手电筒照在我微开的两腿间,他在欣赏我裙底的风光呢!

  「不要这样,阿昌,别玩了,快找钥匙吧。」我一直都对他有性幻想,但是到了真正有事发生时我竟然怕了。

  阿昌并没有离开那个位置,只是抬起头望着我说:「小芸你太漂亮了,还有你的腿真是难得一见的美腿啊,让我再看一下好不好?」

  他那迷人的双眼在黑暗中好象发出摄人的光芒,我的心一阵狂跳。可能是虚荣心作崇又或是酒精的作用,我竟然没有拒绝他。

  「我哪有你们家小玲好看啊。」

  「和小玲比较的话,我觉得你的小腿比她的漂亮,再上去嘛……」他边说边掰开我的双腿,我的阴部只賸下一条黑色丁字裤遮掩了。「你的下面很肥啊,小内裤包不完,还露出好多肉来。」他开始摸我的大腿根部,顿时我的汗毛突竖,一阵微颤,马上感觉到我下面开始大量地分泌液体出来。

  「阿昌,不要这样,我们到此为止吧。」我听到他以及我的呼吸开始急速,感觉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急着想阻止他。

  「我是有老公的,你也有小玲的,我……我……不想对不起他们。」

  「小芸,别这样,我保证不做那回事,看一看就行了。」他停下摸腿的手,「真的,不做那回事,相信我。我们没有做那回事就不算是越轨,没有超乎朋友关系……」

  他那该死的迷人的眼睛在手电筒的弱光辅助下,看得我心慌意乱,脑海中闪过:「对呀,没发生关系就不会超乎朋友关系呀。」(哎!这是什么道理啊,光看不该看的地方就已经超乎朋友关系了。都是酒精惹的祸。)

  「我欣赏一下就行了,我感觉你的应该比小玲的好看,光看小内裤包得鼓鼓的外形就非常的漂亮了。」他说完用裤里那硬得发烫的阴茎在我的小腿摩擦着。
  「别说了,我觉得羞死人了。」我被他逗得浑身发烫,就平躺在了座椅上。
  他用小拇指小心的挑开我的内裤,使我的下阴完全裸露在他面前,直接观看着我那肥沃的下阴,由于他的头伸得很近,热浪般的呼吸喷在我的下阴处,喷得我下阴一阵抽搐,又涌出了许多淫水。

  阿昌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大腿根部,还试探性地偷摸了几下我的阴唇外围。
  「你的毛真少,阴部能看得一清二楚的,太好看了,这正是我最喜欢的型。啊!你流出很多水来了!真美啊。」

  被他说得我十分难为情,羞得我用手捂住下阴,可是他没有就此罢休,用手指沿着我的手指缝隙轻轻撩拨着那稀疏的阴毛。另一只手向上进攻,伸到衣服里面抚摸着我光滑柔嫩的背部。我明白他的意图,稍稍抬起背配合,他伸到文胸后面一拨,轻松熟练地打开了文胸扣子。

  他已经弓起身来,把我的上衣卷起,拨开文胸,低头下来吻着我的胸、我的双乳,含着我的乳头用灵巧的舌头在舔着。电流般的刺激不断地从乳头发出来,我时而抱着他的头,时而抓他的头发,我由喘粗气变成低声呻吟。其实那并不是阿昌的调情技术非常好,我觉得那是偷情的刺激,那时候心理上的刺激已经远胜过生理上的刺激了。

  阿昌开始拉我的内裤,被欲火煎熬的我也已忍不住了,抬起臀部让他很容易地把内裤拉下来,他边吸吮着乳头边用手指在我下阴的淫缝里来回撩着,拨弄着我那最致命的阴核。每次拨到我的阴核,我都不自觉地浑身一阵颤抖,感觉到淫水已经股沟流到座椅上。

  他不知几时把那刚硬发烫的阴茎释放出来,拉我的手去摸弄它。黑暗中我感觉到那东西真的很热,龟头还有点湿湿的,茎身有许多弯弯曲曲的微凸的血管。
  我紧紧的抓住它,慢慢地套弄它,我已「哦……哦……」的呻吟不止。
  他再次蹲下身去,把我的凉鞋、内裤统统解除,埋头到我胯下狂吻着我的下阴。我和老公从没试过口交,因为我们都觉得不卫生。今晚第一次嚐试被口交,并且是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好朋友的男人口交,那种美妙的感觉、刺激,真是美不可言,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特别是他那又热又湿又软绵的舌头在我阴核上打转时,顿时我感觉天旋地转。

  我既紧张又兴奋,双腿用力紧夹他的头,手在乱抓他的头发。我快发疯了,由于环境所致,不敢大声呻吟,只能用力乱甩头以发泄压抑的快感。我的淫水分泌一批又一批,流在真皮座椅上浸湿了我的屁股。

  他的手指拨开了我的淫缝,找到湿淋淋的小穴口,慢慢地插进了一节手指,手指在阴道的窄口处不停的搅动,嘴不停的攻击着阴核。手指继续插入,整根没入后开始抽插着。现在的我已经不再去理会是否超乎朋友关系,道德已经沦陷,肉体欲望已经主导了我的理智,我只知道很需要阴茎插入的那种满足感,我需要男人、需要爱抚、更需要性爱……

  由于车内闷热,我俩经过一阵欲火焚烧已经大汗淋漓,他摸出车匙,也不转身,打着车开了冷气,然后爬到我身上,我已经做好准备默默地等待他的进入。
  在黑暗中,他手握阴茎在我的淫缝上来回划了几下,很熟练地分开了我的阴唇,龟头已经压到我的阴道口外,我双脚交叉盘在他腰间。就在那瞬间,我才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经出轨了,等待着的是丈夫以外的男人、陌生的阴茎,即将插入丈夫专用的阴道。

  我屏住气等待,他好象并不太着急,慢慢的插入,龟头已经进入到窄口,我才「呼……」呼出一口气,好象刚完成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后的那种松一口气的样子……

  一阵急速的手机铃声在我们毫无防备下突然响起,真是把我俩吓一大跳。
  「嘘!是小玲。」阿昌拿起电话接听,龟头仍然插在我体内,「小玲…哦,我们还在谈啊……是啊,刘先生第一次来广州……我回去再说吧……好的,就这样啦!」

  听完电话我才敢喘口大气。感觉到插在体内家伙没有刚才那么硬了。本来如果是正常做爱的话,这些电话声不会吓到软的,只是我们现在是在偷吃啊,原本就偷偷摸摸的了,稍有响动就会吓一大跳啊。

  他没有拔出,用大拇指按在我阴核上有节奏地搓揉着,我被弄得呻吟不断。
  在呻吟声的刺激下,阴茎再度硬起,我十分清晰地感觉到龟头在涨大、变得更硬。体内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更多的淫液,只是被龟头塞住出路没有流得出来。
  此时他也忍不住了,腰间一沉,「噗」的一下泛水声,一下插到底,满腔淫水受到挤压溅射出来。

  「啊……」我被这突来一插,一阵兴奋的叫声冲喉而出。

  他开始不紧不慢地长抽长插,「噗、噗、噗」的抽插声有节奏地响起。他的阴茎比不上我丈夫的大,不过对女人来做爱并不是大小来决定快感的(除非有特殊爱好的例外),由于偷情的刺激使我觉得比和丈夫做爱具更强烈的快感。
  抽送了七八分钟左右,他几乎完全拔出,只用龟头卡在我的阴道窄口处,轻微的磨动五六下再猛地深插入,又马上抽出重复以上的动作。我最受不了这一招的了,经常是这样被老公弄丢的。

  「啊……啊……」我大声呻吟着,此时的感觉先是体内一阵空虚,但在阴道口的阵阵酥麻让你期待着在门口的阴茎插入,接着突然袭击的充足感使人好象被推上天的快感,不过马上又消失,再次变得空虚。

  这重重复复使我咬牙切齿地抵受着快感的冲刺和空虚的煎熬,一声声大声的呻吟从体内被迫出。

  一股强烈的快感热浪卷袭我全身。这股热浪使我眼前一阵昏眩,身体不住地悸动、抽搐,双手用力抓在真皮座椅上,一阵阵「啊……」的长声呻吟伴随着脑袋疯狂乱甩。这第一轮高潮使我感受到从未有过如此强烈兴奋的快感。

  好在他在高潮中停止了活塞运动,静静地插在深处和我一起分享我的高潮。
  许久,高潮渐退,他再次开始了猛烈的活塞运动。这次他采用了全抽全插,每一下都使我们的耻骨相碰,速度由慢向快。他扳起我的头,让我借助月光看到自己的下阴处那抽插的情景。

  「小芸…………好看吗?」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他也开始沉沉的呻吟:「哦……哦……」

  狂抽猛插一阵子,肉体的快感和感观的刺激使我再一次被推至最高点。我正抓狂般迎来第二轮高潮,他这次没有象上次那样停下来,反而抽插得更激烈……
  「小芸……哦……我……快要……要……射了……」

  只见他用尽全力,拼命的乾着,「我……射……射……射在里面……安全吗……」

  「啊……呜……呜……」我的高潮呻吟已经带有哭号声,「阿昌……啊……安全……呜……」

  猛插一阵,他忽然重重地插了几下,最后深深插到深处,阴茎一跳一跳的,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进我阴道深处。此时我两腿交叉紧紧夹在他的腰间,双手紧箍在他颈部,我们一起共享最快乐的高潮……

  高潮过后,我们开始清理战场。真皮座椅上流了一大滩淫水,还有从我阴道流出的大量阿昌射进去的精液……

  那晚过后,我没有再和阿昌做爱,为了小玲,为了保卫甜蜜的家庭,我拒绝了阿昌私下对我的邀请。那次之后每见到他,当然一般小玲都在一起,我都有一种罪恶感。

  虽然有过几次他趁小玲去洗手间或其他原因暂离,都会偷偷抚摸我,但那只算是我们仍然维持的一种特殊关系吧……

  我终於对丈夫提出要出去工作,其实我是想避免再次陷入其中……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